整个事件都是围绕凌飞而起他也不可能不回,只是,不知道等他回去那些人会怎么动手。既然筹谋已久,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而后凌飞又一一给那些重要的朋友发了消息,回复他们。

    安若曦就一直在凌飞旁边静静坐着,她不时偷偷摸摸打量凌飞,看他认真的模样眼眸波光潋滟。又不知想到什么,她脸颊泛起红润,咬着樱唇低下螓首,都不敢看凌飞。

    安若曦想到的自然是没治之前凌飞和她说话的事,当时她还大胆和凌飞表白,凌飞也说喜欢她。当时自己只认为是敷衍,可现在想起来却又觉得可能不是。如果是敷衍,以凌飞的个性来说愿意敷衍他人吗?而且,治疗自己还是拼了命的,用以命搏命的方式才把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如果不喜欢正常人会拼命到这种程度吗?并且还是凌飞这样性格冷酷的人。

    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喜欢自己的?安若曦贝齿将嘴唇咬得发白。当时还说那位姐姐,也就是唐娉婉,也会同意的……好像从电话内容里来看,娉婉姐姐真的没有抵触排斥自己,她还让自己照顾好凌飞呢,托付时声音很温柔。

    安若曦倒是没想过凌飞有女朋友就不能和他在一起之类的,她的想法和其母亲一样,都是标准世家男女想法。她想的是,唐娉婉会不会反对。

    现在,她已经好了,娉婉姐姐好像也不反对,之后该怎么样……

    凌飞发完讯息一抬眼就看到安若曦面色红润的模样,他忍不住嘴角一牵打趣道:“脸怎么这么红?”

    “啊?没,没事。”安若曦急忙捂住脸,羞不可耐,本性腼腆的她最受不得别人这么打趣她。她这辈子的大胆恐怕就是在那天和凌飞的表白中用光了吧。因为觉得自己很可能会死,恐怕再也没有说出这些话的机会,所以她就说了,这几天想起来都让她羞涩欲绝。

    凌飞笑意宛然,这妮子真的是可爱。

    “帮背后的垫子给我垫高点。”凌飞道。

    “啊?哦。”安若曦小声应道。在床沿往后面坐了一点,伸双手一只手抵在凌飞背后撑着她,一只手拉了拉靠枕。

    凌飞看着眼前的房间微微一顿:“等一下,这是你的房间?”

    “嗯,你昏迷了,就一直让你躺在这。”安若曦替凌飞垫好靠枕,双手压在膝盖上,微微侧着脸半瞥眼看着凌飞,有些不敢直接扭过去,因为她坐在床沿两个人太近了,她如果转过脸凌飞的脸就会离她很近,她不敢看。

    坐下静默一阵安若曦觉得很不自在,忍不住找话题:“新城具体出了什么事?”

    凌飞微微一笑:“不算大事,我回去就能解决。”凌飞骨子里对自己极其自信,视天下于无物,这是基于自己强大无匹实力的自信。

    “是吗,那你回去的时候小心点。”安若曦轻声道。

    “没事,不用担心。”

    说完这些安若曦没话题了,而凌飞似乎也压根没准备说些什么,就看着安若曦的侧脸。安若曦也能感受到凌飞的注视,这让她更加害羞,一直低着头。

    “你,你看什么呀。”安若曦声音细细地,如同蚊吟。

    安若曦这幅姿态更让凌飞嘴角牵起:“看你可爱。”

    安若曦的脸从耳根红到脖子,鲜艳欲滴:“你,你胡说什么呀。”

    “哈哈,今天怎么这么害羞,那天可大胆着呢。”凌飞笑道。

    凌飞提到那天安若曦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这几天她一想到就拿头撞枕头,忍不住咬被角,真想在地上打滚。现在凌飞说起来,更是羞得头也抬不起。

    凌飞眉眼都带笑,他这个人还真是有这种恶趣味,唐娉婉冷冰冰地他就想各种看她娇羞的模样,安若曦也是,这么腼腆他就想打趣她,看她害羞的样。

    “忘了你那天说的什么吗?”凌飞伸出手,拉过安若曦放在腿上的红酥柔荑,触手滑腻软绵。

    安若曦娇躯一颤,贝齿咬得樱唇发白。

    “哈哈哈。”凌飞大笑不已松开了安若曦的手,这样子他最乐意看到。

    安若曦羞怯难当,凌飞太恶趣味了!

    “笃笃笃——”

    安若曦听到敲门声吓了一跳,缓过神就想站起来,而门已经推开,露出安若曦妈妈张岚溪的脸。张岚溪一推开门就看到女儿着急想要站起来的模样,她目光在凌飞和安若曦之间流转一番,嫣然而笑。

    “凌飞醒啦。”张岚溪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可以。”凌飞也是第一次在张岚溪脸上看到不是勉强的笑容,这位美妇人灿烂而笑很漂亮。养尊处优的女人这个年纪包养得依旧很好,看起来都很美。

    张岚溪笑容微微收敛一些:“凌飞,这一次真的得好好谢谢你,如果不是你,若曦可就……”

    “无碍。”凌飞看了眼脸色鲜红欲滴的安若曦,“这是我自愿的。”

    安若曦心头一跳,低着头不好意思说话,手指揉搓着衣角。

    张岚溪会心一笑,她内心是真希望凌飞和安若曦能在一起。凌飞能力强,地位也足够高,能够好好保护若曦。而且最重要的是,凌飞爱若曦,甘愿为她豁出命来,单是这一点就够够的。

    “昏迷了好些天,有没有想吃的,我让下面的人给你做。”张岚溪道。

    “有面吗?”凌飞道。

    “当然有,我们这就让人去做。”张岚溪说着转身出门,“哦对了若曦,你之前不是一直想学厨艺吗?来,妈妈今天亲自教你。”

    安若曦抬起头,偷偷瞄了眼凌飞,加快脚步走到门外:“好!”

    安若曦害羞得都不敢在凌飞旁边呆着,妈妈这话让她刚好离开。而且,她也想试试看自己下一碗面给凌飞吃是什么感觉……

    安若曦和张岚溪离开,凌飞闭上眼睛,感受体内的伤势,运起归一决调理己身。一运起归一决凌飞彻底感觉到自己伤势的严重性,他缓缓睁开眼,确实得再修养个十天半个月。

    不过,凌飞可不是那种愿意瘫在床上的人,他费劲掀开被子,咬着牙下了床。站在安若曦偌大的房间中央,他运起归一决,身体摆了个起手式。

    归元!

    归一决里面有一秘技名为——归元。归一决中介绍,有延年益寿之功效,若是受伤对于伤势能有所缓解,是一门固本培元的招法。

    凌飞当年受伤时时常这么锻炼自己,效果尚可,不知有没有描述的那么夸张,可至少确实对伤势有缓解作用。

    安若曦的房间够大,凌飞在里面打拳也完全不成为问题,凌飞放开了手开始运起归元。凌飞的姿势很古怪,不似正常的武学招式更像是瑜伽动作,可又和瑜伽动作有天壤之别,看起来的第一感觉有点招式的味道。每一个招式的转换过度都是没见过的动作,很是诡异,有别于天下各类武学。

    每一个动作变化凌飞都在咬着牙,全身骨节啪啪作响,体内运转的归一决那股若有若无的气顺着一条经脉在运转。每练几个动作凌飞就汗流浃背,难以进行下去一般。

    归元演练一遍便耗费了快半个小时,凌飞直接在地上坐下,长舒口气。

    咔哒——

    这时门外传来开门声,安若曦端着一碗面进来,看到凌飞坐在地上急忙叫起来:“凌飞,你这么了!”

    凌飞缓缓站起来:“没事,就是锻炼了一下。”

    “太早了笨蛋,你现在不能这样。”安若曦语气重了几分,“你怎么这么不关心自己的身体。”

    凌飞看了眼安若曦一笑:“好,知道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