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揉了揉感觉都快断掉的手臂,低声道:“凌飞要救安若曦必须用碧落明心手,如果用……”

    “等等,你说碧落明心手?”凌子轩挑眉,“这个名字我好像在哪听过。”

    “说出来您应该就知道了,是几百年前易家前辈易不全的医术,现如今已经遗失数百年。”林明解释道。

    “易不全的医术?易家?”凌子轩眉眼一动。

    “是的。不过对于凌飞所用是不是碧落明心手各大医药世家还是有争议的,大部分还是认为不是,只是某种类似的医术。毕竟易不全前辈的医术已经遗失数百年,易家一直都在寻找,也没有找到。”林明说道。

    “也就是说……昨晚轻舞一百亿帮凌飞买下寒山雪莲,很可能是因为他手里的碧落明心手?”凌子轩沉吟。

    林明一顿:“这个我不知道。”

    凌子轩乜了眼林明:“我什么时候问你了,继续说你的消息。”

    “是。”林明低着头,“碧落明心手虽说医效惊人却也有弊端,它是一样很耗费使用者生命力的医术。传闻中碧落明心手的最高手法叫做碧落手,上穷碧落下黄泉,就算是死人也能救得活。”

    “嗤,无稽之谈。”凌子轩嗤笑一声。

    “虽然有夸张的成分在,可也证明碧落明心手的神奇。”林明小小反驳一句,“现在安若曦病情严重,朝不虑夕,想要救她就一定要用碧落手。而一旦用了碧落手,强烈的副作用会让凌飞受到巨大反噬,他会陷入一段虚弱期!”

    凌子轩眼前一亮,虚弱期!

    “虚弱期内他实力尽失,如砧板之肉,凌少您再施以手段。”林明低声道,“如此……”

    凌子轩嘴角扬起:“很好,今天勉强算你将功折过。”

    “好了,你出去吧,如果消息属实,我会把约定的那家医药公司送给你。”凌子轩又道。

    “谢凌少!”林明喜道,没想到还是到手了!这辈子衣食无忧了!

    林明走出房间,凌子轩眼中精光奕奕,不知多久,出声道。

    “去,帮我找个人。”

    “谁?”

    “莫问天!”

    ……

    浓郁的药香在安神医的实验室中弥漫,凌飞颔首:“差不多了,我先去给若曦用明心手疏通经络。”凌飞时间掐得刚好,他疏通经络时这汤药应该刚好送过来。

    “这里交给我们,你先去。”张奕心老爷子道。

    “嗯,麻烦三位老爷子了。”

    凌飞说完离开实验室,门口安又吟等人都在等他。

    “走,去若曦的房间。”

    众人跟着凌飞往安若曦的房间而去,安又吟一家三口都在安若曦房间外的客厅坐下,等待着。

    凌飞走进安若曦房间,安若曦母亲双手合十,她不是一个有什么信仰的人,可这段时间她开始信佛,向上天祷告希望上天怜悯她可怜的女儿。虽然知道没用,可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安又吟在外如何雷厉风行,手腕铁血,在此刻他只是一个满心忧虑,期待女儿复原的父亲。他心中在内疚,这些年为什么没有多抽一些时间出来陪若曦,明知道她的寿命很可能只有二十岁,可自己还是一再疏忽,把精力放在公司的事情上。如果说今天凌飞没有治好若曦,那……

    安若愚想着小时候一直跟在他身后跑的安若曦,那个从小体弱的妹妹永远笑得那么灿烂,儿时不懂事的自己还时常欺负她,现在想起来心里一阵阵刺痛。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今日,若是不成,他将永远失去那个跟在他后头甜甜叫着哥哥的善良妹妹……

    凌飞在床沿蹲下,看着安若曦毫无血色的面容,轻声道:“过了今天你就会复原,放心,一切交给我。”

    真的会一定复原吗?不一定,哪怕是有了研究几个月的药帮忙,也不一定,只是增加了治愈几率而已。这句话凌飞不知是说给安若曦听,还是给自己听……

    凌飞坐在床沿看着昏睡的安若曦片刻,扶起她,坐在她身后。他眸光凝实,全神贯注,将注意力提到顶峰,之后的每一步都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安若曦是他两辈子以来治过的最难治的一个病人,任何一点都马虎不得。安若曦如同风中残烛,稍大的风都能将之熄灭,凌飞的的处理手段稍有不慎就会断送安若曦性命。

    以手化剑诀,双手齐出,点在安若曦神堂、至阳两处穴位,随即又落在天宗、陶道两处,双手飞速落在安若曦穴位之上。疏通全身经络,这是现在准备阶段凌飞要做之事。

    背部,身前,腿部,头部,以及**部分,无其他想法,都是为了治病。

    用明心手对凌飞来说现在是很轻松的事,以他现在不断进步的归一决,明心手不再有任何负担,只不过渡劫手和碧落手还是问题。尤其是碧落手,负担相当恐怖。

    门外的安若曦母亲心急如焚,坐了一会儿就站起来,来来回回在房间里踱步,走了许久又坐下,坐立不安。旁边的安若愚和安又吟两人也没心思说安若曦母亲什么,他们两个也心中着急。

    咔哒——

    突然门响安若曦母亲立马站起盯着安若曦门口看,门被推开她才发现原来是外面的门,过于着急让她现在精神敏感。门外安神医端着药进来,药已经熬好。

    “爸。”安若曦母亲忙道。

    “嗯。”没多说一句安神医走进安若曦房间,而另外两位老爷子都在门外坐下。碧落明心手是凌飞的**,身为医者都有这般估计,他们都懂得。

    安神医进来后看到凌飞正扶着安若曦在床头靠下,他道:“药好了。”

    “麻烦老爷子了。”凌飞道,“接下来全部交给我。”

    安神医张了张嘴想对凌飞吩咐几句,可张嘴后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待会儿切记,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发出过大的动静。”凌飞沉声道,“我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麻烦了老爷子。”

    “你放心,绝不会出现外力干扰的情况!”安神医眉宇间流露出几分煞气,他也曾是一家之主,安家的崛起就是他以一己之力撑起,他怎会一般。他的话,说到做到!

    安神医转身离开房间关上门,走出门便道:“下令,让所有人远离若曦房间,不能有任何一点声响打扰到凌飞!”

    安又吟站起身:“是,父亲。”

    房间内的凌飞端起碗,单手扶着安若曦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将碗贴在她嘴边,想尝试给她喂药。

    “嗯。”凌飞皱眉,安若曦这样子根本没法喝药!随便喂下去不知要浪费多少,这一碗药乃是凝聚了几个月的心血,药材也是再难寻到第二剂,绝不能浪费。可是,安若曦现在根本醒不过来,她现在一天能醒过来一小时都算多了。

    凌飞望着安若曦良久,端起碗大口含在口中,将碗放在床头柜,扶着安若曦的背吻上她的樱唇。另只手附在安若曦脸部,轻轻挤压让安若曦的嘴巴张开,凌飞将药由嘴渡给安若曦,救命要紧,凌飞也顾不上其他。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凌飞根本没心思管,一口一口地给安若曦渡药。

    貌似凌飞还忘了一件事,他可以找安若曦母亲来做这件事的……可现在的凌飞满脑子都是今天治病的程序如何进行,真未想到这点。

    用这样的方法将这一碗的药物都渡给安若曦,没让这药物精华浪费一丝。

    重新扶着安若曦盘膝坐好,凌飞面色凝重,要用碧落手了,这样他自从习得碧落明心手以来从未用过的招数!

    “若曦,祝我们好运。”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