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明目光幽幽,扫了眼周围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他淡淡道:“是我。”

    果然不出所料,凌飞心中暗道。其实一开始他怀疑的人就只有林明一个,原因也很简单,就是林明给他的感觉和卡洛斯一样,现在也确实得到了确认!

    不过,林明如此爽快就承认让凌飞略显意外。

    周围的佣人们纷纷低呼,就这样承认了么。

    “为什么!林明,我们安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安又吟冷声。

    林明嘴角讥讽:“不薄?不过是为了赎罪吧。当年要不是你们撞死了我父母,怎么会收养我,这些年我只不过是拿回我应得的东西。”

    “白眼狼!”安若曦母亲忍不住骂道,“我们心存善念收养了你,让你上学,教你医术,你现在竟然说这种话!”

    “呵呵,白眼狼?”林明讥讽,“我在安家这么多年还不是在变相给你们打工,我林明不欠你们!相反,你们让我从小没了父母,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安若曦母亲怒道:“怎么算?当年是你父母碰瓷,撞死活该。”

    林明一怔,面色变得难看,怒道:“胡说八道!”

    “以前不告诉你只是怕你受影响,现在看来你和你父母是一种人。”安若曦母亲道。

    “闭嘴!”林明厉声道。

    安若曦母亲轻哼一声不说话了,他也害怕林明“撕票性的报复”。

    林明大口喘气,显然这句话的冲击对他来说很大。他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不管怎么说,今天我就是拿了,你们能怎么样!”他扫过众人,在凌飞身上停顿了一下,挑衅看了眼凌飞。

    “你!”安若愚恼怒。

    一旁的安神医却很平静:“说吧,你的目的,你应该不会无的放矢做这些。”

    “不愧是师傅,很聪明。”林明冷笑,“我想的目的你应该最清楚,不是么?”

    “把安家的不传医术交给我!”

    “狼子野心,果然!”一旁的张奕心皱眉,早有听老友说过这两弟子还留在他身边的原因,果然如此。

    安若愚嘲讽:“痴心妄想,你这种白眼狼还想要我安家不传医术?门都没有!”

    “好。”安神医平静道。

    “啊?爸?”

    “爷爷?”

    “老伙计!”

    安神医的回答出乎众人的预料,他怎么能同意把安家不传医术给这种人!

    林明先是一愣,随即大笑起来:“果然是我的好师傅。”他也没想到安神医能这么轻易答应。

    林明扭头看众人的神色讥讽道:“傻眼了吧,我这个白眼狼就是得到了,你们能怎么样!”他视线停在凌飞身上,嘴角衔着讥讽,“凌飞,你不是那么能猜吗,你不是那么能吗?现在怎么样,屁用没有!”

    前几次凌飞的姿态让林明特别不爽,现在看凌飞这样子心中大快。而凌飞神色平静,只是上下打量着林明,又在地上扫视着什么。

    “爸,你这……”安又吟有些不满。

    “不然若曦呢?”安神医反问。

    安又吟一怔,闭上了嘴。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答应。

    “听见了没。”林明嗤笑一声,“还是识相点好。”

    “你这嘴脸真让人恶心。”安若愚不由得皱眉道。

    “看你这吃了死苍蝇一样的脸,我很开心。”林明大笑。

    “你……”安若愚怒了。

    “怎么?准备打我?你试试看。”林明扬首,语气何其张扬。

    啪!

    林明话音刚落下飞来一只手臂抡圆了胳膊扇在他脸上,只听得一声脆响,接着林明整个人原地转了一圈后退几步撞在后头桌上,药草倒翻一地。

    “你,你敢打我!安若曦的命你不要了!”林明怒道。

    “凌飞!”安神医也唤道,以林明的性情来看,要是他真的恼了,真可能会不将药材的下落说出来。

    林明紧盯凌飞:“现在条件改了,加上一条,我还要他跪下给我道歉!”

    啪!

    凌飞反手又是一巴掌,林明惨叫一声一旁栽倒。

    “你真不要安若曦的命了吗!”林明捂着脸步步后退。

    “如果你聪明一点我可能会妥协。”凌飞淡淡道,“可你太蠢,没必要对你妥协。”

    “呵呵,你很刚,那待会儿你可以看看谁更刚!你会后悔的,凌飞!”林明讥讽。

    “凌飞,住手吧,若曦的事要紧。”虽然安若曦母亲也很厌恶这个人,可现在安若曦的事最重要。

    “不必担心,若曦的药还在安家。”凌飞看着林明缓缓道。

    “嗯?什么?”

    “还在我们家?”

    林明瞳孔一缩,面色却没有变化:“白痴,我还以为你多聪明。趁现在跪下来求我,否则待会儿就算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了!”

    凌飞嘴角扬起一抹讥讽:“自以为是的蠢货,看看你的鞋吧。”

    林明低下头,猛地瞪大眼睛。

    “鞋子怎么了?”安若曦母亲不解。

    “正常来说偷了东西应该直接拿出安家比较稳妥,可你自作聪明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你昨晚并未把东西带出安家,而是把他藏在了一个你认为绝对安全的地方。”凌飞道。

    “呵呵,真能扯。”林明笑着。

    “刚刚进来我就发现了你鞋子上沾着的黄泥,起初我还奇怪你是哪沾上的,现在想来应该是在药田或者花圃里吧?”凌飞淡淡道,“这些天没下过雨,想沾上这么多泥可不是一件容易事,你说,会不会是你在药田或者花圃里刨坑所以才沾上这么多的?”

    林明身体一颤,面色僵住。

    安又吟看到林明的反应当即道:“去,派几个人去药田和花圃里看看,有没有泥土翻新的地方,小心取出里面的东西!”

    安若愚望着凌飞心中感慨,到底是谁传凌飞靠武力成为凌家继承者的?看他的观察力、推理能力,说是侦探都不为过吧?有这般脑子的人怎会传成一介武夫。

    林明红肿着的脸嘴角在抽搐,双腿战战,他方才如此有恃无恐就是因为这两样被他藏起的药物。现在凌飞都猜到在哪,他的依靠没了……

    “怎么不说话了?”凌飞淡淡一笑,“明白了自己的有恃无恐不过是笑话,所以怕了?明白了激怒了我的下场,所以怕了?还是说你知道我现在愤怒得想要杀了你,所以怕了?”

    林明额头汗水直冒,心脏剧烈跳动。

    “凌飞……”安神医张了张嘴,凌飞那句要杀了林明让他心中不忍,毕竟相处了这么多年,他于心不忍。

    凌飞抬手止住安神医的话,笑容慢慢变得冷漠:“说吧,幕后指使之人是不是凌子轩?告诉我真相,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嗯?”安又吟侧目,凌子轩?

    林明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异色:“不是。”

    凌飞缓缓向前迈进:“我没有什么耐心听你瞎编排,我的耐心很有限,我数三个数,如果不认真回答,我就杀了你。”说到杀了你三个字凌飞的手猛地伸出掐在林明脖子处。

    “千万不要怀疑我不敢,也不要认为老爷子给你求情我就会心慈手软。”凌飞冷漠道,“我的脾气想必你也有听过,别和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凌飞的举动很凶悍,旁边却没人敢说一句话,安家人都是冷眼看着,唯有安神医心中叹息不已。

    “一。”凌飞眼中隐隐有红芒闪烁一般,紧盯林明。

    林明直觉得脖子上凌飞的手渐渐缩紧,呼吸越发困难。

    “二。”凌飞眼中红芒更甚,那股淡淡的杀意仿佛是要凝成实质。

    林明疯狂挣扎,拍着凌飞的手臂,抬眼看到的便是凌飞恐怖的眼睛,他心头巨颤,凌飞给他一股强烈的感觉,绝对会杀了他!

    “是!”林明用尽全部气力嘶喊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