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哗之声久久难消,云四海也是面露异色,盯着凌飞看了许久,这个年轻人何德何能?竟然能让易轻舞如此。须知,易轻舞不只是在燕京世家之间名头极盛,哪怕是在他们燕云二家乃至更多隐世家族之中,亦是如此!易家神仙女的名头也是他们公认的。

    最过震惊的当属凌子轩,他满目不可思议,脸色渐渐变得难看。那个该死的杂种,竟然能得易轻舞青睐!凭什么!凭什么!本就对凌飞恨之入骨,加上现在这件事,他的肺都快气炸。愤怒在胸中汹涌,怒气几欲从胸腔中喷薄而出。

    凌子轩面色阴沉地转过头来,盯着头戴鸭舌帽的男人沉声道:“不惜一切代价阻止,我要让凌飞抱憾终身!我让他在痛苦愧疚中折磨一辈子!”

    戴鸭舌帽的男人犹豫:“可是……”

    “没什么可是,做不到,我杀了你!”

    “唔……”

    凌飞也是错愕良久,他不记得自己和易轻舞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易轻舞要替他买下寒山雪莲?还是一百亿。即便自己的魅力再大,但要说折服被称为易家神仙女的易轻舞,根本不可能,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他深深望了眼易轻舞的包间,那渺渺仙音仿佛梦一般让人没有实感,似乎她都不曾出现过。一个被称之为神女的人做这样的举动,让凌飞不由得沉思。他苦思冥想只能在一点上找到联系,那便是易不全前辈的碧落明心手,易轻舞乃是易不全后代!

    今天的情,他承了。

    之后的拍卖会凌飞不再关注,他离开了会场,在外头的前台处拿到一个特质木盒。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朵体积相较寻常莲花更大的寒山雪莲。浓郁的药香弥漫而出,沁人心脾。凌飞立即合上,以免药气消散。

    这等珍惜药材连药香都能治小病,每一丝精华都是宝贝。所以才用这特制木盒来装,为保证寒山雪莲药性不消散一丝!

    拿着药材出刚出门没多久,安又吟的电话过来。

    凌飞一接通便道:“安叔叔,寒山雪莲已经到手。”

    “哈哈,我知道!”安又吟那边发出了笑声,这一次易轻舞真的帮了大忙。秦妙心口中只是易轻舞一个想法,可不管怎么说,他欠了易轻舞一个大人情。

    “明天我就过去,准备开始替若曦医治。”

    “嗯。”

    放下手机,凌飞看了眼会场内部,心中念头流转。他在想夏娃之事,夏娃的短剑他想拿回来。

    犹豫几番凌飞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马上就要给安若曦治疗,他必须保持最巅峰的状态。要想从凌子轩手里拿回夏娃的剑恐怕是场硬战,到时必定影响他的状态,不可。

    打定想法,凌飞离开回家。

    ……

    今夜,月星隐晦,时值深夜三点,暗得渗人。

    一道身影在安家内轻车熟路从外入内,这个时间段所有人都陷入睡眠,因为得到寒山雪莲之故,大家都安下心,睡得比平时更舒心、更沉。

    人影穿过药田,来到左侧建筑,也就是安神医所住的地方。

    人影走到安神医这段时间试验的实验室,犹豫片刻,还是轻轻推门而入……

    ……

    凌飞一大早便起床,准备前往安家。昨晚他养精蓄锐,用归一决中的养气之法让自己精神状态都达到顶峰。这个时候洛倾城还没醒,凌飞直接出门开车前往安家。

    安若曦的性命准确来说只剩下三两天,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现在的她每天只能醒来一个小时。施救迫在眉睫,不能再拖。

    一路疾驰,早高峰还没到之时凌飞就已经来到安家门外。

    开车进大门,门口保安一看到凌飞急忙道:“凌先生,快点去看看,出事了!”

    凌飞目光一凝:“出了什么事?”

    “好像说药材被偷了,我也不大清楚,您赶快去看看。”保安急道,本以为苍天有眼,善良的大小姐终于有救,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出了这档子事。

    凌飞心一沉车速瞬间飙升,在安家内部玩起了飘移。

    在中间的房子下车,凌飞快步狂奔,穿过花海走进大厅,一看没人,凌飞转身往远处人头攒动的实验室而去。凌飞过来,人群纷纷退让开,他走进了实验室内。

    实验室内安神医等人愁眉不展,安又吟脸色阴沉,周围的佣人和安神医两个徒弟噤若寒蝉。

    “怎么回事!”一进来凌飞便问道。

    “凌飞,你来了。”安若曦母亲眼眶发红,“出大事了。”

    “什么情况?”凌飞心中一沉。

    安若愚开口给凌飞解释了情况,今早安神医和两个觉少的老伙计和往常一样很早就起来,练了练太极便回到实验室想要准备今天的东西。没想到安神医回去后却发现安若曦救命的药草没了!没的还是和寒山雪莲同样重要的龙吟草和银心花!其他都在。

    得知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慌了神,赶到实验室里来,也就是现在的情况。大家发现安若曦救命的药材没了,都好似傻了一般,

    凌飞神色异常冷静,听完安若愚说的话,他冷厉的目光在实验室内扫了一圈,嘴角浮现淡淡的讥讽,视线移到佣人身上。

    安神医注意到凌飞的视线,心中一动。

    “凌飞,你这是……”经凌飞一说安又吟慢慢恢复了冷静,也是有了些想法。

    “好巧不巧刚好消失的是最重要的两味药。”凌飞冷笑一声,“如果说不是特意找这两味药,我不信。而且,这么多草药看起来都很相似,换做寻常人定然认不出来个一二三来。想要偷这关键两味药也不简单,可以料定,盗窃者通晓医术。”

    凌飞的目光从佣人身上流转到了林明和李军羽二人身上。

    李军羽神色一变:“凌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除此之外,偷窃者必然知道这药是救若曦的药方中最重要的药物,否则不会单单消失这两样。因为他们知道这两样最重要,无可替代!”凌飞目光幽冷,“再看这房间里的情况,没有丝毫被翻乱的痕迹,就好像是盗窃者很清楚这两样药材的所在位置一般,轻而易举拿走这两样药材,不必乱翻。”

    听着凌飞的言论众人眼神变了,也纷纷看向李军羽和林明二人。

    “一个正常的盗窃者会怎么进行偷盗?肯定是偷值钱的东西,让他来实验室里偷药材,可能么?让一个正常的盗窃者进来,不到处乱翻可能吗!”凌飞语气变重,目光紧盯林明李军羽二人,“由此可见,此乃家贼!”

    凌飞的每句话让人都不得不认可,李军羽想反驳却又说不出什么来。而林明从头到尾都没说,面沉如水。

    “并且,这家贼通晓医术,对实验室布局清晰了解,知道药材在什么位置……”凌飞说到这里就差没说家贼就是李军羽林明中的一人,“你们说,这家贼会是什么人呢?”

    李军羽面露怒容:“肯定不是我!小师妹好不容易才有了治愈的机会,我怎么可能会破坏。”

    “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凌飞淡淡道。

    “我……”李军羽昨晚确实是一直一个人,不在场证明根本没有,“反正不是我!”

    “这么说就能抵消嫌疑?”凌飞笑了。

    李军羽面红耳赤就要争辩,安神医替他开口:“不是他,军羽喜欢若曦,不会是他。”

    李军羽面色发红,却没说否认的话,确实如此……

    凌飞听这话也没什么反应,转头看向林明:“那么,就是你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