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柄短剑应该说是有一对。夏娃所用乃是雌剑,而雄剑,则是凌飞所用……现如今血狼身死雄剑失踪,现在又在这里看到雌剑,凌飞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压抑,预感到了些什么。

    夏娃,真的出现意外了吗?

    云四海看了眼凌飞,眼神微异,继续道:“各位,这柄短剑相当不凡,干将莫邪想必都听说过吧?古时有不少人倾慕干将莫邪,或仿照或根据其想法改造,所以有不少雌雄剑问世。眼前这一柄,乃是雌剑,还有一雄剑。”

    “说起这仿照铸剑,水平参差不齐自然出来的成品也良莠不齐,有废铁,也有神兵。当时有一位大师名唤张道全,传说他曾惊鸿一瞥见过干将莫邪二剑,而后便终身痴迷铸剑之道,他铸出的最有名那两柄雌雄剑名唤阴阳剑。这两柄剑乃是短剑,隐现于世家杂史中。我个人喜好古玩稀奇之物,也曾在家中见过介绍,没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真物!”

    云四海笑道:“不错,这柄雌剑正是张道全大师铸就的阴阳双剑中的阴剑!今时今日依旧能削铁如泥,即是国宝又是神兵。估价,十亿!有些可惜了,如果说雄剑也在,两者合一,恐怕价格得翻上数番。”

    凌飞眼中目光灼灼,有一股强烈的yu wàng将这柄剑夺下,因为那是夏娃的东西!可这不是一般场合,他必须收敛,强迫自己压下这股念头。

    “所以,05号包间出价二十八亿。”云四海道。

    所有人视线都往安家那边看,二十八亿啊,安又吟还要往上喊吗?

    安若愚看着安又吟:“爸,要喊吗?”

    安又吟面色难看,二十八亿!

    “如果喊,我们必须拿出价格超过八亿的东西才行。我们的几处不动产若是……”安若愚一一细数着公司难处。

    “一百亿。”

    在安若愚要和安又吟商量之时,楼上一个包间中一道女声响起。其音袅袅,若渺渺仙音,光是声音就让人有恍惚之感,好似雾里看花的朦胧,动听而美丽。

    听到这声音传出,所有人都是一愣,不只是为恐怖的一百亿,更是为出声者!

    “易轻舞!”

    “是易轻舞的声音,对,不可能是其他人!”

    “易家神仙女今晚怎么也凑上这热闹。”

    “关键是,一百亿啊,易家神仙女今天是疯了吗?什么东西能值一百亿?”

    “不是吧,她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一百亿买一药材,想什么呢?”

    “难道说这药材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不然为什么会叫到这么高?”

    凌飞也往发声源看去,易轻舞!多次听到易轻舞的声名,却从未见过她,在所有人口中她都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奇女子。可今晚这奇女子竟然用一百亿的价格买寒山雪莲?

    凌飞目光幽幽,这一百亿着实太高,得打电话让安家不要再继续。要想要这寒山雪莲,并不是一定要用买的,偷,不也是可以?只是他没想通,和易轻舞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什么易轻舞要这么做?明显是蓄意抬价!

    凌子轩面色一僵,神色复杂地皱皱眉,易轻舞啊……她为什么会出价。

    易轻舞是燕京无数世家子弟的梦中情人,凌子轩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必要,他不会和易轻舞起任何一点冲突。他复又苦笑,都喊到一百亿了,既算他想争也没能力争了。

    安又吟目眦欲裂:“易轻舞!”

    安若愚也是神色难看,这是要得罪死他们安家吗!

    “又吟,怎么办?”安若曦母亲心中急切。

    安又吟目光幽冷:“还能怎么办,只能往上喊,不然若曦怎么办。”

    “可是。”安若愚张张嘴,复又闭上。

    “一百亿……”安若曦母亲面容苦涩,这已经不是可以用天文数字来形容,太夸张了。

    云四海发懵,一百亿?这,今晚太疯狂,他脑子都有些转不动。

    “易小姐,这一百亿,全额支付吗?”云四海要确认,不是以物易物的方式,他有些难以想象,一百亿怎么说都太夸张。即便是易家,他也不觉得会有如此之多的流动资金。

    咻——

    易轻舞的包间里突然飞出一张什么,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拍卖台上云四海的面前。凌飞看得眉头一挑,好手法,看来易轻舞那有高人。

    “用它,足矣。”

    云四海打量了一番,是一张卡片包裹着的纸张。他拆开来一看,卡片只是普通的卡片并非银行卡之类,而纸张上有字。云四海认真看了看……

    嗯?云四海猛地睁大眼睛:“这!”

    “是否值一百亿?”渺渺仙音再次传开。

    “值!”云四海重重点头。

    安家那边安又吟呼吸急促,真要拼命了么。

    “爸……”

    “喊!”安又吟目光变得坚决!

    “一百亿一次。”下方的云四海道。

    “一百……”安又吟喉咙都在发干。

    砰!

    “等一下!”

    在安又吟就要喊出之时门被推开,秦妙心闯了进来。

    “嗯?秦小姐?”安若曦妈妈抬眼。

    “爸,赶紧。”

    “一百零……”安又吟。

    “安叔叔,不用喊,轻舞会把药送给你们的。”秦妙心当即道。

    准备喊话的安又吟话语卡在喉间,房间内所有人都愣住,送给他们?相当于说送他们一百亿?

    “一百亿第三次!那么这份寒山雪莲就由易小姐拿下了。”云四海擦了把头上的汗,一百亿的恐怖交易,让他也津津冒汗。

    拿着电话的凌飞放下了手机,遥望安家包间。他一直在打电话,可安又吟就是没接。不过还好,他们还是没喊。何必浪费这一百多亿,他待会儿自有办法拿到手……

    安又吟方才心里多乱,哪还能注意到口袋里的手机震动。

    “为什么?”安若愚忍不住问道,“易轻舞为什么要帮我们?那可是一百亿。”

    秦妙心清幽一笑:“不过是一个可能得到一百亿的构想,对轻舞而言,只是脑子里的一个想法,没损失什么,不必介怀。”

    安又吟目光悠悠,一百亿的构想,可能得到?应该说是很大概率得到才是,不然云四海怎么可能如此爽快答应。云四海精明得和什么一样,他和云四海曾打过交道怎么可能不明白。绝对是纸张上写的东西他确信能得到一百亿,所以才同意。

    “不是钱的问题,她为什么要帮我们?”安若愚不解,他们安家和易家没有任何瓜葛,凭什么易轻舞要帮他们们?

    秦妙心的笑容渐渐敛起:“为了未来之计,为了将来必定面临的问题!”

    “嗯?”

    ……

    真的是一百亿拍下了,大厅中的世家子弟们感慨万千。

    “易轻舞拍下这药干什么?想不通。”

    “对啊,还是一百亿拍下的,不能理解。”

    “这药难道说真的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易轻舞不是一个会胡乱消费的人,可她今晚偏偏如此做了,让人费解。

    云四海合上寒山雪莲的盒子:“待会儿工作人员会吧这寒山雪莲送到易小姐包间。”

    “不必。”房间内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传出。

    “嗯?”云四海不解。

    “凌飞先生,我家小姐说了,此物赠你。”

    “哗!”

    整场哗然,什么情况?

    “为什么送给凌飞?”

    “换个说法,易轻舞花费一百亿的东西,就这样给了凌飞?不是吧!”

    “这凌飞和易轻舞什么关系?为什么易轻舞要花费一百亿给他买这个?”

    “包养了?”

    “我呸,包养你个头,那可是易轻舞,别把她和那群养面首的世家女混为一谈。”

    “可是,凭什么给凌飞啊?”

    整场皆是震惊之色,纷纷往凌飞这边看过来。易轻舞在燕京名头何其之盛,由生女当如易轻舞这样的话便可知。同时易轻舞还有着燕京四美之首这样的名头,她无疑是燕京最受瞩目的女人,没有之一!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竟然在此刻做出如此之举,怎能不让人震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