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脑子里一直在思考这包间里的人会是谁?凌文敬?莫问天?还是凌子轩?

    刚刚凌飞一直猜不出,可在此人喊出五亿之时他可以肯定,这个人一定是凌子轩!凌文敬现在忙于魏家之事,因为计划没有完美完成导致他的进攻频频受阻,现在和魏家处于僵持之中,恐怕不会分心过来管他。而且,以凌文敬此人的城府,怎会为了和凌飞置气花上五亿。

    至于莫问天同样如此,虽然凌飞并不熟悉莫问天,只见过莫问天一面,可那一面的印象他记得很深。那是个目空一切的人,蔑视他,一点不将他放在眼中。连看都不屑于看凌飞的人会花上五亿来和凌飞置气?概率太小。

    论城府心性、论手段的高低,想来也只有凌子轩才这么幼稚会以这种低级手段来报复凌飞。但是,又不得不说,凌子轩手段虽然低劣却戳中了凌飞的要害,今晚的寒山雪莲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会放手!

    五亿二字落下,秦妙心和安家的包间内都沉寂了片刻。

    “五亿第一次。”云四海已经开始最后的决定。

    凌飞缓缓站起身,周围的人都看过来。

    “敢问,凌子轩的脑袋值多少钱?我以他的脑袋来换下这寒山雪莲。”凌飞冷漠道,视线扫过那个包厢。

    场面霎时间一顿,随即又一次喧闹开,凌飞的言乱未免太过惊人。

    云四海也是错愕片刻,随即笑道:“抱歉,我们拍卖会不支持这种以物易物的方式。若是给出相应价值的东西来交换,倒是可以。”

    楼上的凌子轩眼眸冷厉:“看来他发现了,现在后悔也没用了。”

    “云先生,他明显是不加价,不继续吗?”凌子轩的包间里大汉的声音传来。

    云四海颔首,凌飞虽然想要,可拿不出东西来那就只能往下喊。

    “五亿第二次。”

    秦妙心那边抿嘴,凌飞这句话她知道是威胁上面的人,可目前来看,人家根本不在意。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喊……

    “五亿一千万。”秦妙心道。

    “五亿五千万。”凌子轩。

    “五亿八千万。”安又吟道。

    安家看来也接受了这个事实,对面明显不想让,那就只能用钱来杠到底!

    “五亿九千万!”

    “六亿!”

    “六亿五千万!”

    价格不断攀升,三家的都不愿停下。

    “八亿!”凌子轩那边道。

    秦妙心摇了摇头,幽幽的眸子里尽是叹息,她不准备继续喊了,没有意义。凌飞让她帮忙,现在她的身份都已经无效。

    “小姐,现在就这样吗?”秦叔问道。

    秦妙心黛眉颦蹙:“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想到安若曦那个可怜的孩子,她心里就觉得很不舒服,为什么善良的人总会收到这种不公之事,她不服气!

    “可现在只能砸钱。”

    “不,还有办法。”秦妙心扬首。

    “还有办法?”

    秦妙心站起身往门外走:“今天,她也来了……”

    “唔?”秦叔眼前一亮,是啊,说不定真的能行。

    “九亿!”安家那边更加不可能停下,安若曦的命就在这寒山雪莲上!

    “十亿!”凌子轩那边道。

    全场议论之声从喊到六亿开始已经停不下来,在十亿之时喧哗之声已经吵翻了天。

    “十亿啊,多久没出现了。”

    “十亿其实也并不少见,关键是这只是价值两三千万的药材而已,太夸张了。”

    “那个包间里的人到底是谁?看来要把安家得罪死了。”

    “从凌飞的话来看,很可能是凌子轩。”

    安又吟眸光幽冷:“十二亿!”他一口气拔了两个亿!

    “十五亿!”凌子轩身后的大汉喊完后看了眼凌子轩,“少爷,我们的资金最多十八亿,那是极限了。”

    凌子轩眉头皱紧。

    “十六亿!”

    安家的包间内也是如此,安若愚忍不住道,“爸,我们家的流动资金恐怕……”

    “最多可以拿出多少?”安又吟直接道。

    “二十亿左右。”

    “如果二十亿继续往上,那就拿出公司不动产、分公司、乃至公司的股份!”安又吟冷声道。

    安若曦母亲坐在旁边一直都没说话,听到安又吟这话抬起了头,她一直认为安又吟对女儿疏于关爱只顾着忙公司的事,这些天安若曦病危她看到了他父亲的责任。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公司在女儿的病情面前,连股份都可以拿出……

    大厅的喧闹声慢慢静下来,十六亿的天价啊,今天真是太疯狂了。

    凌子轩深吸口气:“喊吧,十八亿!”

    “十八亿!”

    凌子轩看了眼旁边一个长条形的盒子,目光灼灼,如果继续的话……

    安又吟喉间发干,拳头握得紧紧地:“二十亿!”

    云四海主持过无数拍卖会,但像今天一样疯狂的他还没有碰到过,两千万的药材爬到二十亿,整整一百倍的价格!关键这一百倍不是以几块几百块为基础,而是千万为基础的百倍!饶是他也喉间发干,疯狂!

    二十亿了,应该不会再加价了吧?

    “还有人要加价的吗?”云四海问道,“如果没有,二十亿第一次!”

    “二十亿第二次!”

    安又吟心中稍按下,二十亿,可以接受。

    “二十亿……”

    “慢着。”凌子轩的包间内传出一道声音来。

    “十八亿,加上这东西,估个价吧。”凌子轩那边道。

    安又吟心中一沉,还要继续?

    云四海侧目,还拿了宝贝过来?

    “各位,请稍等。”云四海对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去拿东西估价。

    工作人员上楼,云四海笑着道:“我们云腾拍卖会允许以物易物,只要能拿出相应价值的东西即可,这规矩想必大家都不陌生吧。”

    大部分人皆是点头,云腾的规矩他们都知道,相当于现场典当。

    “工作人员会去拿东西进行估价,我们的老师们都在后台时刻准备着,最多十分钟,不会耽误大家太多时间,请放心。”

    这规矩一直以来都有,大家自然不会说些什么。不过一般都是压轴的几样东西才会有钱不够的情况,在这么早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少见。

    大家安安静静地等候,安家各位在包间内都有些坐不住的样子,关键时候被拖住,当然着急。

    凌子轩也在等,这样东西他确定能拍卖出一个高价,可具体多少无法确定。

    “嗯?”台上的云四海扶住耳朵上的耳机眉头一挑,扫了眼楼上,“拿上来吧。”

    后台工作人员拿着东西过来,是一个不足一米长的盒子。

    “各位。”云四海手扶着盒子扫视下方,“嗯……怎么说呢,我先不说了,先打开让各位看看。”

    咔哒一声盒子掀开,一把长约一尺三的短剑,剑柄花纹雕铸很是华丽,小巧秀气却又带着几分凌厉。剑身寒光凛厉,泛着一抹渗人寒光,中央一竖血槽平添杀伐之气。第一眼让人感觉,这把剑的主人应该是女人,剑的构造从剑柄至剑身都有一股应该是女人用的感觉。

    台下议论纷纷,而凌飞在看到这柄短剑之时整个人都站了起来,眼中惊异!这是……夏娃的剑!

    凌飞突然的失态让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凌飞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夏娃的剑会在这里?凌飞凝眸,紧锁眉头。夏娃对这柄短剑爱不释手,不可能会遗弃!难道是出了意外?不,不可能,她的能耐仅次于自己,怎么可能会出意外!可如果不出意外,夏娃的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凌飞心中纷乱如麻,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一样和前世有关之物,还是夏娃的东西……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