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妙心凝眸,终于到了么?她站起身,走到窗台望着下方的凌飞,待会儿凌飞会不会喊价?凌飞不喊就要她开口了。

    下方的凌飞凝视着大屏幕中那盛开的白莲,很是平静地举起牌子,和前面几次一样。

    “一千两百万。”凌飞说出了一个和早前也差不多的数字。

    凌飞的各种举动都表示自己和之前一样,没什么两样。

    然而……

    “一千五百万。”大厅内有一个人举起了牌子。

    “嗯?”凌飞侧目,举牌子的是一个年纪二十多的年轻人,身着素色古风长袍,他脑中过了一遍,不是仇人,医药世家的人?如果是医药世家的人也能理解,寒山雪莲确实属于稀有物品,想要争抢很正常。

    凌飞看着年轻人嘴角一牵:“四千万。”

    这位年轻人听到凌飞的喊价头皮一麻,这不就和刚刚凌飞坑莫雨凝和另外那家包间里的人一样吗?他急忙放下手,不准备想不开。

    凌飞这涨幅速度和他先前一样,本来有人想要叫价,听到凌飞这话犹豫了片刻都垂下手,谁也不想让凌飞平白无故坑上几千万乃至上亿。

    就当所有人以为这寒山雪莲会像之前一样落入凌飞口袋中时,楼上悠悠传来一声。

    “一亿。”

    “哗!”

    全场炸锅,又有人要和凌飞杠上了?不过听位置,不是之前那个包厢才对。

    凌飞脸色不变,心却沉了下来。之前他铺垫了那么多,现在还有人敢这么喊价,还是喊一个亿,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楼上的人是他的仇人,且知道他要的就是寒山雪莲。

    不过,这个位置分明不是方才包厢的人,也就是说,今晚来了另外的仇人?凌飞眯眼,看来今晚的努力作废了。

    凌子轩也不由得往声源处望去,是谁?他刚刚想喊了的,没想到有人加入这个行列?也好,有人动手省得他费心。

    楼上的安又吟面色有了变化:“怎么回事?”

    安若愚也是皱眉不已:“突然加价,是真的想要,还是故意针对凌飞?”

    “真的想要也不可能以这个价格。”安又吟眼中阴霾极深,“故意针对凌飞很有可能,可是,为什么偏偏早不针对晚不针对就在寒山雪莲拿出来拍卖之时针对?刚刚凌飞拍卖的东西不少,但都没有针对,让人不得不怀疑……”

    “对方知道凌飞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安若愚替安又吟回答了下半句,“或者更准确的说,对方知道凌飞想要寒山雪莲,所以来破坏。”

    “既然知道凌飞想要寒山雪莲,必定知道凌飞是为什么要寒山雪莲。”安又吟冷眼,“真当我安家好欺负不成!”

    安又吟语气中压抑着怒火,几欲燃爆。换做是二十年前的安家,谁敢欺辱!老首长们一个个离世,安家的地位每况愈下,现在安家女儿要病逝,需要这寒山雪莲,对方在调查到了这些事情的情况下还敢动手,真的太不把安家放在眼里!

    “欺人太甚!”安若愚攥紧拳头,他知道安家这些年面临的窘境,明明有着医药世家的名头,却没有相应的地位。他知道自己没有医学上的天赋,所以全部注意力都tou zhu于商业上,他想改变,让安家转型,如同易家一般。

    安又吟站起身,走到窗口处,冷声道:“一亿五千万。”

    “咦,那个是安又吟?”

    “安家家主开口了,看来是安神医要的药。”

    “听声音应该是生气了。”

    “能不生气吗,两三千万的东西喊到一亿多。”

    “嘿,现在这安家可大不如前了,如果有人正想要,估计不会给安又吟面子。”

    如众人所说,那个不知名的包厢里传出声音来:“一亿六千万。”

    安又吟神色更加难看,他都出面了那个人还不给面子,安家都到了这种程度了么。

    “一亿七千万。”

    而这时,另外一间包间内秦妙心终于是开口,秦妙心的声音传开大厅的人纷纷议论开来。

    “秦妙心也要,这……”

    “秦国手都开了口,会给面子吧?”

    “我也觉得给个面子比较好。”

    “秦家和安家可是不一样的。”

    是的,秦家和安家完全不同,一个是落寞的医药世家,一个是如同烈日般升起正值壮年的世家,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并且,秦妙心本身就是一代国手!且她还是燕京四美之一,她的追求者估计能从这里排到秦家门口,得罪秦妙心可要掂量着点。

    那位开口之人也哑口,沉默半天也不说话。

    云四海眉头一挑:“一亿七千万一次。”

    凌子轩等待着,看看那个人还喊不喊。

    “一亿七千万两次。”

    凌子轩轻哼:“孬种,秦妙心就怕了吗!”

    “一亿七千万三……”

    “一亿七千五百万。”凌子轩这边喊道。

    凌飞坐在下方沉吟不已,秦妙心也不好使么?这个人是谁?和他的仇恨大到这种程度,只会有三个可能性。凌文敬、凌子轩还有莫问天!也只有这三人才有如此经济实力和魄力这么喊。其他人可能性较低,虽然有仇怨,可不至于连秦妙心、安家都得罪。

    并且凌飞也确信了一点,寒山雪莲是安若曦药方中的重要药物他们一定知道!所以现在他没喊了他们还在加价。

    现在,怎么办?凌飞皱眉,如果上面的人是这三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秦妙心黛眉蹙起:“一亿八千万。”她心中不适,这味药是救命的,为什么要因为仇恨让那个女孩失去治愈的可能性!

    “一亿九千万!”凌子轩打定了注意咬死了不松口!这对于常人而言已经是天文数字,可对于背负凌、袁二家的顶级太子爷来说,仍在接受范围内。

    “两亿!”安又吟咬着腮帮,“朋友,给我安又吟一个面子,这药对我很重要。”

    安又吟出声,一份最高两三千万的药材喊到两亿,再怎么说也太夸张。

    凌子轩冷笑,既然和凌飞勾搭上,那就只能怪你们倒霉。

    “两亿一千万!”安又吟的面子,凌子轩不想给!

    大厅的众人议论之声更是不绝于耳,两亿多了,对于这药本身的价值而言,可以说是天价。而现在,天价仍在继续!

    秦妙心听到那斩钉截铁还要继续争的人,忍不住道:“两亿五千万!这位朋友,此药关乎性命,妙心还请朋友割爱。”

    “两亿八千万!”凌子轩的包间里只有冰冷的一次次数字报出,从不回应。

    安又吟眼睛都在发红,对面的人是要和他杠上了是吗!好,不就是钱吗,女儿在他心里是无价的,今夜倾家荡产也跟他拼了!

    “四亿!”安又吟嗓音中带着嘶哑,他倒是看看着家伙还敢不敢跟!

    四亿,这两字让现场之人倒吸口凉气,真的值得么?今晚是怎么回事。

    凌子轩的手也在眼皮子一抽,这数字已经高得吓人,为争一口气,为让凌飞痛苦,四个亿值得么?凌子轩扫了眼沙发上坐着瞪大了眼睛的鸭舌帽男人,他的情报不会错,那个人就是凌飞很重要的人!只要能让凌飞悔恨终生,几个亿而已,算得了什么!想到那晚凌飞在无数凌家人面前将他全身骨头打断的画面,凌子轩恨不得杀了凌飞!此等屈辱,此等痛苦,付出一切他也要报复回来!

    几个亿对他来说,完全能接受!

    “五亿!”

    这价格完全可以买下今晚的压轴之物,凌子轩为争一口气甘愿买下仅仅价值两三千万的药材。

    凌飞眼眸幽冷,这家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