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凌飞决不能使用碧落手,那是救命的招式,用过之后凌飞本人也会虚弱不堪。安若曦的救治必须配合这药方加上碧落手才有很高的概率治愈,现在绝不能用,可若是真的逼不得已,那也只能用碧落手了啊!

    凌飞额头汗水渐渐密布,眼神依旧坚定,誓要将安若曦救回。可现在,天衰的严重程度超乎凌飞想象,只能尽力一试,实在不行只能……

    “咳咳……”

    在凌飞都快没信心之时,眼前的安若曦猛地一声咳嗽,似乎有什么压抑住的东西在胸口冲出来似的。

    “有效!”安神医在一旁眼前一亮。

    凌飞大松口气,如果说必须用碧落手,那他们这些天的忙活都白费了。就是为了研究出药方配合碧落手才花费这么长的时间,要是只用碧落明心手,凌飞早动手了。

    安若曦缓缓睁开了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面是汗的凌飞,安若曦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虚弱得声音都发不出。

    “若曦。”安神医轻声唤道,“没事吧?”

    “丫头,你可吓死外公了。”张奕心浑浊的眼睛里闪烁泪花。

    安若曦微微侧首想要看看身旁的爷爷外公,倏地身体一软,直接栽入凌飞怀中。凌飞单手拥着安若曦,心中也是安了下来,马上就是拍卖会,应该能撑住吧。

    将安若曦扶着躺在床上,凌飞撩开贴在她眼前的发丝,轻声道:“现在你身体很虚弱,不要说话,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三天后,我就能治好你。”

    安若曦缓缓眨动眼睛,眨眼皮这么简单的动作在她这也显得很艰难似的。可她还是撑着眼皮,静静看着凌飞,还有她的爷爷外公刘爷爷……

    安若曦心中很清楚,失败的概率也不小,一旦失败,她再也见不到这些人了。亲人、朋友,还有……凌飞。

    “我来看看。”安神医上前,拉住安若曦的手腕开始把脉。脉象终于有了些许力道,可还是很虚弱。

    安神医沉吟一番:“三天,足够了。”

    安神医没说能撑几天,他预测最多一周,很可能还不到,但是在安若曦面前是不可能说出来。

    “若曦,你先休息,我们先出去。”凌飞对安若曦轻轻道。现在的安若曦不能多耗费体能精力了,就如之前的比方,安若曦的身体就像是个快用完的电池,现在只是挤出来的电量,过大的耗能会让电量更快消耗,加剧安若曦的死亡速度。

    在场的都是国手,都明白这个道理,对视几眼往门外走。凌飞也要起身,和安神医三人出门。

    “凌飞……”

    一道细不可闻地呼唤,凌飞却听见,停住脚步。

    安神医人虽老耳力却出乎预料的惊人,跟着回头,看了眼凌飞和安若曦,对着凌飞点点头,带着两位老国手出门。

    凌飞转过身重新在安若曦身旁坐下,静静望着她,安若曦嘴巴张了张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凌飞柔声,“我就坐在这陪你,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嗯……”隐隐有轻微的鼻音由安若曦鼻间发出。

    安若曦眼皮很重,可还是坚持撑开看着凌飞。因为她知道,她剩下的时光很可能不多了。虽然凌飞说了能救自己,可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最清楚。这几天,过一天少一天,如果再不细细看凌飞,再也没有机会了。

    安若曦很羞涩,很腼腆,可在面临死亡,她抛下了一切的羞涩,只想和这个自己不知何时倾心的男儿多呆一会儿。只要静静看着他,便足矣。

    可是,眼皮好重啊……

    凌飞轻轻拉起安若曦的柔荑,冰凉彻骨,无丝毫温度。另只手将那床厚厚的绒被给安若曦盖上,小声道:“我在你旁边,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什么都不想。”

    即便凌飞这么说,安若曦还是不想睡,她要争取时间多看凌飞一会儿。或许这一次闭眼,再也看不到他了……但是,身体不断涌上来的疲惫让安若曦难以招架。

    一直这么静静握着安若曦的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凌飞靠在床头凝视面如白纸般的安若曦。病美人的眼睛已经没有前几次来那么有神灵动,之前虽然生病她的眼睛始终如同灵动的小鹿一般,可现在也黯淡下来,证明她到了油尽灯枯之时。

    安若曦最终还是抵不过身体的疲惫,渐渐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凌飞心中复杂,他每一次都和安若曦保证能治好她,实际上他也明白有失败的可能性。而安若曦的失败只能有一次,一旦失败,便会香消玉殒。她是那么的年轻,她是那么的善良,她是那么的乐观开朗面对死亡。这样一个女孩,为何遭到天妒?

    凌飞慢慢将手松开,站起身,最后望了眼安若曦……

    “我不会让你死的!”

    ……

    凌飞离开安若曦房间时,外头的所有人竟然都在。

    “怎么都在等我吗?”凌飞微呃。

    “嗯。”安神医颔首,“过来坐。”

    凌飞在安神医身旁的位置上坐下。

    “贤侄,我们主要还是想说说这次的拍卖会。”安又吟沉声道。

    “是得说说。”凌飞点头,他过来其实也有为这事而来的目的。

    “贤侄,你……似乎树敌不少。”安又吟瞧了眼凌飞说道,安家虽然人丁不旺可也不是一般家族,他们的情报自然不弱,凌飞的情况他们了解不少。从莫问天到凌子轩,甚至还有凌文敬,这些都是大敌啊!

    “是。”凌飞不否认。

    “所以这拍卖会,我们是希望你不要过去,不然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安又吟道。

    “我理解。”凌飞淡笑,“我今天出来前也和妙心说了,让她帮忙拍下寒山雪莲,我也知道我这边情况特殊。”

    “秦家丫头?”安神医侧目,“看来这寒山雪莲十拿九稳了。”

    安又吟也是颔首,因为秦妙心的身份特殊啊!作为名满天下最为年轻的燕京女国手,且美貌震燕京,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给她个面子。秦妙心想要某样药材,都会让给她。

    “不过,我还是要去。”凌飞倏又道。

    “贤侄,兹事体大,你还是……”安又吟皱眉。

    凌飞淡笑:“安叔叔,我这段时间都在帮助若曦的事情其他家族的人会知道吗?”

    “这是自然,有心调查,这样的事当然会知道。嗯?”安又吟一顿,想到了什么。

    凌飞道:“既然他们知道,估计也会猜到我需要药材……”

    “转移注意力?虚晃目标?”安若愚突然说道。

    凌飞微微一笑,有这层意思吧,这一次的拍卖会公布的单子他看了,不少珍稀中草药,他过去能扰乱视听。

    秦妙心和安家出手,按说铁定十拿九稳的事,可凌飞还是要做万全准备,决不允许安若曦的事情出现一丁点意外!

    “届时哪方拍买下,我们都会把钱还给你们。”安又吟道。

    这一点凌飞也没拒绝,安家家大业大,人丁还稀少,按照人员分配每个人身价都恐怖得惊人,拿个几亿十几亿出来对他们来说都是小意思。家里挣那么多钱几辈子都花不完,又只有子女两个,怎么挥霍都不成问题。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