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持续了两个小时,凌飞和唐娉婉两人这一手棒子一手安抚用得淋漓尽致,两人也没有什么交流,靠着长久相处以来的默契,凌飞说前一句唐娉婉就能把下句完美补上,天衣无缝。

    凌飞的强大武力威胁,唐娉婉恰到好处的抚平他们心理上的恐惧,从而生出感激。对于众高层心理上的撩拨巧妙到了极限,将他们把控得牢牢的。

    会议结束凌飞先离开,唐娉婉继续留在公司,她要立即开始工作。

    走到会议室门口凌飞好似想到什么,扭头对着虚无的空气道:“阿九,派个人保护婉儿,顺便还能配合她的工作。”

    这句话不知道对谁讲,可高层们都心下一凛,凌飞绝不是无的放矢,想想刚刚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十三不就理解了?他们爬到这个位置,对于凌家的力量也略微有了些许了解,暗想恐怕这就是凌家的力量吧。

    说完凌飞才出门,他心中还是不放心唐娉婉,即便局面掌控得那么彻底了,他依旧有担忧,生怕那可人儿出任何一点小差池。并且,他所说的人还能配合唐娉婉工作,是说给那些高层听的,保护唐娉婉的人还带着镇压他们的实力。

    “哦对了,记得,找个女的保护。”

    最后凌飞还冒出这么一句,唐娉婉嘴角微微扬起一丝,这家伙。

    众高层低着头全都当做没听到,他们从这句话听出不同于唐娉婉的意思,凌飞这是在告诉他们,唐娉婉是他的女人,眼招子放亮点,尽量好好配合,凌飞可不是个仁慈的主。

    唐娉婉一笑,又开始再一次的安抚。凌飞能为自己做的都做了,接下来看自己的吧!

    以凌江药业这庞大的公司为基础,她将踏足燕京世家豪门的圈子,以此成长!

    “我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达到能够帮助你的地步。”

    ……

    凌江药业的事情凌飞早前想的是让江北泷过来,可后来也有犹豫过,就是在江北泷打电话过来那天。江北泷和凌百里之间是什么情况他还不知道,把江北泷叫到凌江药业这凌家的产业来,他会有什么样的想法?恐生异端……

    现在唐娉婉刚好有需求,交给她再合适不过。

    或许外人会认为唐娉婉能力不足以担任这个职位,可在凌飞看来这个职位只是给唐娉婉练手而已。凌江药业别人看重无比,可对凌飞而言不算什么,拿来给唐娉婉练手罢了。凌江药业业绩下降就下降,凌飞根本无所谓。甚至说,几百个凌江药业在凌飞眼里也比不上一个唐娉婉。

    如果有人知道凌飞的想法一定会感叹不已吧,凌江药业如果从凌家分割出去,也是一个加把油能成为豪门的存在啊!比起唐仲英的公司只是差了几筹而已。

    凌飞开着车往安家而去,安若曦的药材得准备一番才是,只要拍卖会上寒山雪莲到手,便要开始着手治疗。一个月没见安若曦,安若曦现在是什么样也不知道,凌飞也想去看看她的状况。

    这时,一个电话打来,凌飞拿起一看是安若愚的,刚好自己要过去呢。

    “怎么了?”

    “凌飞,不好了,赶快来,若曦突然病情加重。”

    凌飞心头一膈:“好,马上!”

    油门踩到底,凌飞疾驰而去。

    再至安家,今天的风不知为何格外的大,走进安家花圃,花草皆如奄奄一息堰下,药草随风被压倒,在风中挣扎着。花草拼命想要挺直,可风之大非它之力能抵抗,被死死压在地上。时值春季,本该灿烂绽放的花,却有奄奄一息的征兆。

    凌飞跨过药田花圃,走进安若曦所住的大厅,上楼直奔安若曦的房间而去。旁边的佣人们正想对凌飞说什么凌飞就已经上楼,他们闭上嘴巴目送凌飞上去。

    走到安若曦门口凌飞发现房间内声音嘈杂,他快步推门而进,入眼便是着急在客厅内踱步的安若曦父亲。沙发上坐着的安若曦母亲双手紧紧握在一起,面露急切之色。安若愚亦是如此,眉头紧锁。

    听到门口声响,三人看过来。

    “凌飞!”安若曦母亲勉强挤出个笑容,“你来了。”

    “若曦怎么样了?”凌飞问道。

    一提到这个安若曦母亲本就发红的眼眶止不住眼泪的决堤,泪珠颗颗滑落,喉间哽咽,想要告诉凌飞却什么话也说不出。

    安若愚替母亲开了口:“若曦的病,突然加重,现在外公、爷爷和刘爷爷都进去了。”

    凌飞心中沉重,马上拍卖会就到了,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凌飞贤侄,你……”安又吟想让凌飞上去帮忙。

    没等安又吟开口凌飞便直冲门口,不用安又吟开口他都知道要上去帮安若曦!

    门打开,凌飞看到的是三个老头子站在安若曦病床旁边面露忧容。

    安神医扭头就想骂人,看到是凌飞忙道:“凌飞,你来得正好,用明心手试试看!”

    张奕心神情苦涩:“这天衰之症,我们也束手无策。”

    刘风言打量了一下凌飞,就是这个年轻人会碧落明心手吗?这些天都是安神医在和凌飞交流,他们两个都没见过凌飞,只是听安神医说了些凌飞和安若曦的情况。

    “好。”凌飞快步上前。

    安神医让开一个位置,他们刚刚也做了尝试,三人的看家招数都用了出来,可并没有起到效果。他们商量试试叫凌飞用明心手试试看,就让安若愚去通知,凌飞赶得正好!

    凌飞走到床沿,安若曦的脸色已如白纸一般,昏迷不醒,他忙上前拉起安若曦的手腕,掐住她的脉搏。

    凌飞脸色变化,安若曦的脉搏弱到几乎感觉不出跳动。他也顾不得男女之别,将耳朵贴在安若曦的胸口,淡淡药香混杂着安若曦的体香钻入鼻中,耳边是柔软绵绵的触感。可现在的凌飞心思丝毫不在其上,他脸色难看,心脏的跳动也几乎没有了!

    “老爷子,帮忙把若曦扶起来,我用明心手试试看!”凌飞忙道。

    “好!”

    几个老人帮忙将安若曦扶起,凌飞坐在安若曦身后,体内那股若有若无的气于全身游走,他手掐剑诀式的食中二指,那股气猛地灌注于凌飞指尖,凌飞的手也顺势点在安若曦背心!

    噗噗噗——

    凌飞每一次落指都伴随着一道沉闷的噗噗声,似有什么被贯通一般。这三位老者凝视着凌飞的动作,这就是碧落明心手么?被华夏无数中医奉为神术的医术!

    凌飞全神贯注,全身心tou zhu于指尖之上,体内那股气疯狂流转,自凌飞腹下狂涌而出,在凌飞指间倾泻。凌飞的手指点动速度极快,在三位老者眼中甚至出现了残影,幻影般飞速点动。可每一次落指都是在关键穴位之上,不差分毫。

    “精妙。”张奕心心中一惊,这就是碧落明心手吗?

    猛地凌飞一只手托住安若曦手臂一旋,安若曦整个人在床上转了个身面向凌飞,凌飞的手点在安若曦身前的各处穴位。并且,手指最多停留的也是心口处,或者说胸口处。凌飞这种时刻怎么可能会动什么歪脑筋,他要做的是刺激激活安若曦的心脏活力。

    现在安若曦的心脏就好比是快要没电的时钟,凌飞在做的事情是在咬电池,让电池再焕发些电量,保证时钟还能再运行一段时间。至少再挺几天,马上就能得到寒山雪莲了啊!

    挺过这几天就开始治疗,为什么偏偏是在今天发了病!

    凌飞发了疯一般飞速动用明心手,一遍又一遍的刺激安若曦的心脏,可还是不见安若曦有任何好转。凌飞心一横,渡劫手!

    体内那股气更加汹涌在凌飞体内左突右撞,若说刚刚是溪流,现在就是河流,更庞大的能量从凌飞指间贯穿透入安若曦身体。

    就差几天,挺住啊若曦!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