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愣着干什么,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凌飞冷漠道,说罢凌飞扫了眼唐娉婉。

    唐娉婉心中一动,凌飞这眼神的意思是?

    这些高层们攥紧拳头,难堪至极,尤其是那些刚刚说了凌飞坏话的人,脸都不知道往哪放。他们当然不想走啊!刚刚的站队也是因为他们认为站在郑良朋那边更好,可谁知道凌飞的心竟然这么狠,反而他们变得进退两难。

    走是不可能走的,走了之后以前他们压在手底下的那些人统统上了他们的位置,指着他们嘲笑,这种事他们怎么可能接受!

    “走!”也有头铁的,他们是郑良朋的死忠,或许心里也不愿离开,可现在根本拉不下脸来。

    几人搀起疼得哼哼唧唧说不出话来的郑良朋往门外离开。

    凌飞平静道:“十三,带人看好这几个人,未来三个月内,只要有任何煽动凌江药业职员的迹象,不必留情。”

    “是,少爷。”十三应道。

    这句话让某些想跟着离开的高层止住脚步,更加难以迈开步伐,三个月的监视,甚至有可能不是监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就能然你倒霉,全看凌飞心情!这种情况,谁敢走!

    唐娉婉心思流转几番,猜到了凌飞的做法,心中一柔,这个家伙,为了人家把坏人都当尽了呢!

    这种方法虽然谁都知道,可即便知道也会吃这一套。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欲扬先抑手法,先让你几乎崩溃,再来拯救你,你仿佛是得到了圣光的救赎一般。

    “凌董事。”唐娉婉终于开口了。

    尴尬的场面显得很是沉寂,唐娉婉这话让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说。”凌飞表情冷漠道。

    “我觉得各位公司高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年在公司内兢兢业业,就这么让他们辞职未免不近人情。”唐娉婉道,“今天他们虽然犯了点错误,可也只是因为有人挑唆,还请凌董事原谅他们一回。”

    凌飞沉默着没说话。

    “领头的人凌董事已经惩罚,眼前诸位也只是口头上言语,并没有真的有什么行动,罪不至此,望凌董事手下留情。”唐娉婉在求情,“而且公司内部的运转离不开诸位高层,既算凌董事可以换成新人,可毕竟还有个适应阶段,这对公司而言是大大不利。凌董事也是为了公司好我知道,既然是为了公司好,在这一点上,还望凌董事能宽容则个。”

    凌飞那边神色微微有了些许“变化”。

    这些高层们面面相觑,唐娉婉在为他们说话?其中一些老狐狸观察凌飞和唐娉婉的神色,面露无奈,他们猜到了唐娉婉和凌飞之间的小伎俩。可这伎俩他们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现在的他们进退两难,还能怎么办?扭头回去给凌飞赔罪?别说脸上挂不挂得住,凌飞给不给他们赔罪的机会都不知道。他们既算是想要回头,也无台阶可下,而在这个时候唐娉婉开口了,她给了他们这群人一个台阶,让他们必须承唐娉婉的情!

    众多高层们相视苦笑,只要他们不想走,那现在就得让凌飞牵着鼻子走,乖乖顺从凌飞的安排,承唐娉婉的情,欠下一个人情债。

    这,就是凌飞的手段!凌飞算好了一切局势发展,给唐娉婉创造了这个条件,让他们这些想要往台阶下的人必须欠唐娉婉一个人情。

    这些老狐狸心中皆是忌惮,这凌董事看来一点都不简单,手段极其高明。这一手,教训了郑良朋,踢走了郑良朋手底下的死忠,还让他们这群摇摆不定的高层欠了新来副董唐娉婉的人情,还是不得不欠的人情,除非你不想干了!接下来唐娉婉的工作,要怎么好做就怎么好做。

    郑良朋被这些人刚刚搀到门口,听到唐娉婉的话咬着牙,他也不得不承认,凌飞的手段确实高明。这个小子,能当上凌家继承者果然不简单,因为传闻当真小瞧了他。

    一个举动,便将大敌赶走,还让所有人不得不顺从他的掌控,凌家继承者,名不虚传!

    唐娉婉一直以来看到的都是凌飞武力的一面,世间一切凌飞的武力好像都能征服,今天却看到了另外一面。凌飞的才智绝对不下于她,甚至更加聪明,这个方法她也没想到。

    “哼。”凌飞冷哼,“既然唐副董求情,勉强让你们留下。”

    众高层心中长舒口气,安下了心来。

    “当然,你要是觉得勉强现在还可以走。”凌飞看了眼门口的郑良朋,“跟那条死狗一起。”

    郑良朋身体一个瑟缩,咬着牙,不敢回头。今天他败得一败涂地,原以为掌控着凌江药业大势的自己绝不会输,却没想到让凌飞如此轻而易举便攻破,连一个小时都不到便彻底掌控凌江药业。

    众高层听到凌飞这话动也不动,开玩笑,好不容易下了台阶谁还想上去?待会儿可就没台阶了。

    “看来你们是不走了对吧?”凌飞淡淡道。

    “不走了,不走了,在下愿意为凌少,不,凌董事鞍前马后,为您扫清一切障碍!”拍马屁的大有人在,这会儿立马换了一副嘴脸。

    “不走就坐下,会还没开完。”凌飞淡淡道。

    “是是是。”

    众人归位,个个低着头,头都不敢往凌飞那看。

    郑良朋终于是走出了会议室,他远远回头看凌飞眼中闪烁厉光,迟早有一天要还回来!

    “郑先生,你的眼神很不好。”

    郑良朋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他抬头一看是那铁塔般的汉子十三!

    十三表情冰冷:“任何对少爷有半分威胁的,十三都会将之除掉!方才你的眼神,有杀意!”

    郑良朋顾不上手臂的疼痛,急忙道:“十三先生请放心,绝对不会!”十三肯定会杀人,胳膊说缷就卸,看那眼神不知杀过多少人,在他面前郑良朋不敢迟疑。

    “希望如此。”十三瞥眼缓缓关上的会议室的门,“希望你记住现在的话,有人会盯着你,胆敢有任何妄念,死!”

    十三这话已经是明着的威胁。

    郑良朋咬紧牙关,颓然低下头,凌飞乃是凌家继承者,要他小命易如反掌!他连反抗都不得!

    会议室内,凌飞看着这群服服帖帖、乖巧无比的众位高层嘴角浮现讥讽之色,刚刚何其狂妄,恨不得指着他的鼻子骂,现在呢?

    “你们不会以为刚刚的事就这样完了吧?”凌飞平静道。

    “唔?”众人心中一跳,纷纷抬头。

    “刚刚的事,唐副董给你们求情,我个人可以原谅你们。”凌飞道,“可对于公司而言,你们的行径太过不负责任,你们把培养你们成材的公司当什么了!说走就走,毫不留恋,此举与忘恩负义何异?当罚!”

    众高层听到这话倒是没有太惧怕,反而是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如果凌飞不惩罚他们,那才完蛋!

    唐娉婉那边微微一笑道:“凌董事,罚就免了吧,戴罪立功如何?诸位高层乃是我们公司顶梁柱,公司离不开他们,既算有错,可以通融。”

    两人默契的又一次开始棒子加红枣,高层们既算知道两人的想法,却也只能无奈被迫接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