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傻了,这里可是凌江药业几乎所有的高层啊!凌飞竟然说要把所有人都辞了,这凌江药业凌飞还想继续经营吗!这家伙是脑子有病吗!

    郑良朋一顿,心中猛地生出一股不妙之感,这股不妙之感来自于凌飞完全出乎他预料之外的话。就算一个人再傻也该知道公司高层的重要性,把这么多人都辞了,这凌江药业还能要吗!可凌飞偏偏这么做了,让他觉得凌飞可能有别的想法。

    “不想在凌江药业做的,全都给我滚。”凌飞淡漠道,“我不觉得你们手底下没有压着的人才,他们足以顶替你们的位置。要滚的尽管滚,别挡着下面的人晋升。”

    郑良朋凝眸,眼中闪烁一抹厉色,这小子果然不是那么简单。他是真想辞掉所有人!这个年轻人倒是小瞧了他,竟有如此魄力。

    那些信誓旦旦要跟着郑良朋走的人这一刻都有些慌了,纷纷往郑良朋那看。

    “凌少,我劝你还是冷静点,这一走,恐怕不是单单会议室里的这些位。”郑良朋恢复心态,淡淡然说道。既然到了这种时候,那就彻底逼宫!

    “如果公司的人都zou guāng了,恐怕凌少也很难办吧。”郑良朋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凌少第一天上班就出现员工集体罢工的现象,你说老爷子他会怎么想呢?哦,还有,你觉得你大伯会不会趁此时机再做点什么?毕竟这凌江药业对他来说也很重要。”

    凌飞真的敢辞掉这些人吗?只要敢辞,郑良朋就敢让上下所有普通职员都跟着他走,以他现在的影响力绝对能煽动这些人。接着明天凌文敬就会出手往上报给凌老爷子,到时候凌飞还能不能掌控凌江药业就不好说了。虽说凌江药业是给了凌飞,可让凌飞这么搞,加上凌文敬的煽风点火,凌飞不可能会好过,到手的凌江药业重新没了也不是不可能。

    郑良朋将威胁摆在明面上,这里的都不是外人,郑良朋也不再隐藏锋芒。而且,他看出这些高层有些不自信了,凌飞的这句话杀伤力太大,他也是在稳定军心。

    “你在威胁我?”凌飞淡淡道。

    “算不上威胁,只是在说一个很可能发生的事而已。”郑良朋淡笑。

    郑良朋出声旁边的人都有了胆气,纷纷发声。

    “有胆子你就辞辞看,看我们敢不敢走!”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冷声道。

    “多厉害啊我们的凌少,竟然要辞了所有人,大可一试。”有高层在冷笑。

    “不就是个副总的位置,我不稀罕!”

    凌飞淡淡一笑:“是不是都认为我不敢?”

    郑良朋紧盯凌飞,脸上的笑也没了,化作一股噬人的阴冷:“你试试看!”

    “很好。”凌飞轻轻抚掌,“郑良朋,你可以滚了,凌江药业从今天开始就没你这号人。”

    郑良朋瞳孔一缩,盯着凌飞许久,倏地哈哈大笑:“好,年轻人果然有魄力!可你记好了,千万别后悔,别明天就跑来求我回来!”

    郑良朋站起身:“凌董事第一天上班就让凌江药业全体罢工,我想这件事明天会上头版头条,我等着看好戏。哈哈哈!”

    说罢郑良朋推开椅子转身就走,唐娉婉黛眉蹙紧,凌飞在做什么!真的可能要遭啊,郑良朋在凌江药业的影响力从刚才就能看得清楚,受到所有人地拥戴,他要煽动人群,真的不成问题。

    “我也走。”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也起身。

    “我也走。”

    “我也辞职。”

    一个起身,所有人都动身。

    凌飞见所有人都站起来,他缓缓道:“郑副董,离开不打紧,带走这群跟风狗也不打紧,可你要是敢在公司煽动普通职员,休怪我不客气。”

    郑良朋阴恻恻回首侧目:“我已经说了,千万别后悔,这会儿说,晚了!”

    郑良朋冷笑一声前走,他这回答说明了他要做什么,肯定会煽动这些职员离开,这就是他逼宫的手段!不然他个人离开有什么意义?

    凌飞神情渐冷:“不识抬举,十三。”

    倏地,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处,众人一怔,这个人从哪里出来的?

    凌飞道:“十三,跟着郑副董,只要他敢煽动职员离开,一句话,断一只手,说四句断四肢,再多的话……手段可以更严厉一些。只要不死,活死人也可以。”

    郑良朋目光冷厉:“凌飞,你敢!”

    “十三,告诉他我敢不敢。”

    “是,少爷。”铁塔般的汉子十三沉声道。

    话音落下十三整个人消失原地,刹那间出现在郑良朋身旁。郑良朋直觉得眼前一道身影晃过,下一刻咔擦一声一阵剧痛从肩膀处传来。

    “啊啊啊!”郑良朋失声惨叫,左臂被十三生生折断!

    十三的动作一点没停,好像是在拧麻花一样拽着郑良朋手腕拧了过去。

    咔咔咔——

    接连的骨头响声,郑良朋整只手臂都被拧成了麻花一般!手上的衣服寸寸碎裂开来,露出一道道泛着青紫条纹的手臂,手臂瞬间肿起。

    “啊啊啊。”郑良朋惨叫连连,声音何其凄厉。

    “凌飞,郑副董是公司元老,你竟敢这么做,你太过分了!”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目眦欲裂,怒斥凌飞。

    “注意措辞。”凌飞语气淡淡,“他和凌江药业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你!”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喉间卡住。

    “还有你,也和凌江药业不再有关系。”凌飞斜了眼带着黑框眼镜的男人。

    会议室内只剩郑良朋的惨叫声,其他人噤若寒蝉,有些不知所措。凌飞太狠了,这釜底抽薪把人都抽了。唐娉婉暗叹,凌飞式的釜底抽薪。

    “还走不走?要走全都给我滚,别耽误我提拔下面的人。”凌飞淡淡道。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凌飞竟然还没想着挽留,出乎唐娉婉的意外,她以为凌飞这番震慑是为了把他们留下。等一下!猛地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难不成凌飞从一开始就真的打算把这些人清出去不成!

    细一想唐娉婉眼前一亮,好像还真可能是这样!

    凌飞想要掌控这家公司的阻力是什么?正是他们这群老资历的高层们。如果将所有人清出去,然后再提拔一波新人,这些新人肯定对凌飞感激涕零,那便彻底掌控这家公司。

    这么做自然也有坏处,那就是换上新人后很长一段时间会挺不过劲来。然而,对于凌江药业而言这样的阶段不会持续太久,毕竟凌江药业是凌家的产业,这一点谁都知道。有凌家之名在,这个艰难阶段并不是那么难度过,该有的客户全都在,公司外部不会出现太大问题,整合好内部问题后,凌江药业还是凌江药业,只是主人彻彻底底换了个人而已!

    能爬到高层都不蠢,唐娉婉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个大概。想到这点个个面如猪肝,这凌飞是真的准备裁了他们全部人啊!此刻他们进退两难。本想的是跟着老大有肉吃,可老大郑良朋也就那三板斧,想靠煽动员工来逼宫,想法是没错,可谁曾想凌飞这主太狠了,釜底抽薪断了他们一切念想。

    郑良朋能自保的方法就是煽动员工逼宫,现在被十三限制,没招了,他们如果再跟着郑良朋彻底玩完。本来之前凌飞说到这点他们就有所顾忌,可看到郑良朋如此自信的样子自然会信他,现在好了,郑良朋连自己都保不住。

    现在他们能怎么办?硬骨头的就跟郑良朋走,那就意味着抛弃这么多年打拼出来的地位啊!可如果服软,刚刚是怎么嘲讽凌飞的,拉得下脸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