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人根本不给凌飞面子,全都是直面硬怼。郑良朋笑眯眯的脸隐带几分讥讽,这自然都是他早前就吩咐好的。他倒是想看看凌飞能怎么办!在公司里丢了大脸,以后还想树权威?

    并且,这也是个陷阱。郑良朋在等凌飞愤怒动手,凌家的传闻能了解到凌飞定然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他现在就是在激怒凌飞让他动手。只要凌飞对这几位高层动手,他改天就能把消息传遍公司,到时以凌飞传遍公司败坏的品行,谁能服他?人心不服他想当这总裁,难如上青天,有这个名头在,底下的人谁也不会服他!

    如果说凌飞因此恼羞成怒,肆意乱行,大行yin wēi,那他更有大把手段对付凌飞!一连串的计划早就筹谋好,他要逼得凌飞无法在凌江药业立足!

    “真是笑话,开会?呵呵,一个毛头小孩准备给我们上课吗?”

    “什么都不懂的公子哥,给我们开什么会。”

    “欢迎会吗?晚上就行了,非得现在搞什么。凌江工作忙,哪有功夫陪他闹。”

    这几位高层放低了一些音量议论着,可这音量凌飞完全能听到,他们是故意的。

    这些人,太不把凌飞放在眼里。

    凌飞眼扫旁边的墙面,淡漠道:“最后说一遍,开会。”

    郑良朋笑中带着得意,他感觉凌飞现在就像小丑一样:“呵呵,凌少,算了吧,现在……”

    轰!

    一声巨响,所有人不由自主看过来,只见凌飞一脚踹在旁边墙面,墙上竟是被凌飞生生踢出一个窟窿!

    咔莎莎——

    墙上石块掉落地上,细沙粉尘滑落,凌飞的腿还凌空着直指墙面。

    所有人都傻了眼,这一脚……是人吗!

    “我说开会,有意见吗?”凌飞淡淡扫了眼郑良朋。

    郑良朋喉间哽住面色震惊,片刻又恢复如常,笑着道:“凌少,你这脾气也太大了吧,这样不好。开会可以好好商量不是,开,当然开。各位,准备一下开会,凌少第一次来,确实需要开个会。”郑良朋话说完,那些职员们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看过来,小领导们个个加快脚步过来。

    唐娉婉深深看了郑良朋数眼,好的歹的全都郑良朋一个人说了,关键是周围的人还愿意配合,这些职员都很听他的话,这把凌飞置于何地?这个家伙将会是她最大的绊脚石!

    凌飞瞥了眼领路的年轻人:“去会议室。”

    年轻人还这为凌飞这一脚震惊,听到凌飞的话才回过神来:“是。”

    众人浩浩荡荡往会议室而去,人群中的高层议论纷纷。

    “这个莽夫!”

    “让我们受这样的人管理,还不如辞职。”

    “嘿,我倒要看看他能说个什么屁出来。”

    “一个运气好的公子哥,还真以为自己多大能耐。什么凌家继承者,我呸。武夫也能成凌家继承者,真不知道老爷子怎么想的。”

    “这回老爷子可看走眼了,什么玩意儿也让他成凌家继承者。”

    身后的议论以凌飞的耳力听得很清楚,他面无表情,扑克脸始终如一。

    跟在凌飞身旁的唐娉婉心中猜测着凌飞待会儿会怎么做,以凌飞的脾气今天应该是善了不得的。

    开会地点在三号会议室,到场的都是最高层,这一次的会议极具含金量。

    凌飞坐在首位,望着众多高层一个个进来。坐下后这些高层该聊天聊天,该诉家常诉家常,看这样子都不当作是开会。

    “肃静。”

    人来得差不多了,凌飞出声。

    然而,凌飞说了话下面也当做没听见一样,全都在聊天,一点开会的意思都没有。郑良朋嘴角牵起,看下面聊得越发热闹之时道:“各位,差不多该该开会了。”

    郑良朋一言,全场静下,无人出声,静到好似掉了根针都能听见一般。这样的安静,仿佛是在对凌飞的讥讽。

    郑良朋看着凌飞笑着道:“可以开始了凌少。”笑容中是无声的嘲笑。

    凌飞没理会,眼扫这些因为郑良朋一句话后正襟危坐的众人,对于郑良朋如此大的威望凌飞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今天叫大家过来除了认识一下,还有些重要事情要吩咐。”

    “是有关公司的事情吗?”郑良朋问道。

    “是。”凌飞道。

    “呵呵,凌少,关于公司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不用操心了,我们这边运行很规矩,没有需要吩咐的地方。”郑良朋笑眯眯道。

    凌飞继续说道:“是关于人事上的一些安排。”

    人事二字,加上凌飞的身份,大家都能猜到一些东西来,纷纷喧哗开来。

    “这家伙还想把我们都给辞了不成?”

    “谅他也没这个胆子。”

    “我看他敢!”

    郑良朋视线瞥过唐娉婉,问道:“凌少,你的人事安排指的是什么?”

    凌飞手指轻敲桌面:“从今天开始,唐娉婉小姐就是凌江药业的副董事长,以后有什么工作都给她汇报,凌江药业的事务由她全权负责。”

    这句话让场面瞬间炸锅。

    “胡闹!什么乳臭未干的小女娃也敢当凌江药业的副董,我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这人事安排也太草率了!”

    “敢问凌少,这小女娃有什么资格坐上这个位置,是因为她是你的姘头吗!”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就坐在此刻脸色沉下的郑良朋身旁,他高声质问。

    凌飞斜了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我的人事安排轮不上你来指手画脚,你算什么东西?”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一呃,和凌飞比他确实算不上什么。他挺直腰板:“我是凌江药业的总经理,这……”

    “哦,今天开始你不是了。”凌飞淡淡道。

    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嘴角一抽,这就辞了?

    “凌少,你的安排未免太过武断!”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咬了咬牙高声道,“人事安排怎么能这么随便!我被辞无所谓,我在凌江药业并不算什么,只是一颗小螺丝钉,可郑副董乃是我们凌江药业的发动机,凌少现在又安排一个副董是什么意思?准备让我们凌江药业的发动机停止运行吗!”

    郑良朋笑容变得很淡很淡,望着凌飞道:“凌少,我也想知道,唐娉婉小姐当了副董,我来负责什么?”

    凌飞的扑克脸上露出淡淡讥讽;“有你什么事?凌江药业现在已经没有了郑副董,只有唐副董。”

    “哗!”

    全场哗然,凌飞这话的意思是要把郑良朋给辞了!

    唐娉婉一愣,凌飞就那么相信她的能力吗?郑良朋绝对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不然不会得到这么多人的拥戴,直接让郑良朋离职,影响不可谓不大!而且,就这么让郑良朋离职公司内部很可能要出问题啊!凌飞这是冲动了吗?不妥啊!

    底下那些人坐不住了,戴着黑框眼镜的男人喝道:“凌飞,我称你一声凌少是给你面子,你别太过分!郑副董是我们公司元老,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郑副董就在公司奋斗!一步步带着凌江药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你竟然要辞了郑副董,那你干脆把我们全都辞了得了!”

    “对,想要辞郑副董,连我也辞了。”

    “还有我。”

    “还有我!”

    “我!”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个个声音洪亮,生怕凌飞听不到一样。郑良朋却安安静静坐着,嘴角扬起,凌飞会这么做他也料想过,可凌飞真敢辞他吗!这些人都是他坚实班底,凌飞辞他一人可以,敢辞这么多人吗!

    凌飞目光冷漠:“既然你们都不想干了,那就滚吧。”

    全场一静,凌飞竟然敢!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