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腾拍卖会,这是燕京有数的一场拍卖会,主要是背后站着的云家!云家是隐世家族,可在隐世家族中又算是比较高调的,他和外界的接触比较频繁。大多数隐世家族都很低调,低调到诸多豪门甚至不知道他们是隐世家族。

    隐世家族的实力底蕴相当深厚,大部分隐世家族实力如何外界人不知道,可云家因为高调一些外界之人便有了概念。说个例子,云家的拍卖会半月举办一次,可每一次的压轴之物都能让世家子弟们趋之若笃,可见一斑。世家子弟到了一定身份地位,能看得上眼的东西能有多少?云家的拍卖会却能够每一次都让人瞩目,可想而知其实力底蕴。

    寒山雪莲算是够珍贵的东西了吧,可在这一次的拍卖会上还算不上压轴之物。据闻,本次的压轴之物乃是价值数亿元起的古董花瓶,其价连城。

    寒山雪莲的价格预计也要千万以上,这种极其珍稀的药物都以克论价,论珍稀程度什么龙涎香比之都要差得远。当然,这样的价格对凌飞或者说安家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同样对凌飞的那些对手而言也不算什么,如果说他们故意搞破坏,价格上到数亿元也有可能。会给凌飞造成相当大的麻烦,所以凌飞才想让秦妙心帮忙。

    一个月后的阳光比起一个月前更加明媚了,耳边啼鸟之声愈发清脆,路边娇花愈发娇艳。凌飞从秦妙心家门口走出,眼前繁花似锦,耳边虫鸣鸟叫,鼻间鸟语花香。此时正值春盛时,万事万物都在复兴,安若曦也能枯木逢春罢?

    凌飞深吸口气,又长长舒气,淡淡的轻烟由鼻间喷出,眼中精光一闪。归一决还有一神奇妙用,常年和药材待在一起难免吸收药气,是药三分毒,可也有益处,归一决能做到吸收益处而排出毒素。

    舒展身形,全身骨节啪啪作响。

    “似乎,归一决有所精进。”凌飞呢喃自语着朝前走。

    走出秦妙心家,一个月才从这里出来,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上车,凌飞往唐娉婉家而去,一个月没见她,他想她了。

    开车到唐仲英家,是佣人给开的门,凌飞走进客厅便问道:“娉婉呢?在楼上吗?”

    “小姐上班去了。”佣人答道。

    “嗯?”凌飞侧目,神色微异,“上班?”

    “是的。”

    凌飞沉吟着出门,唐娉婉去上班有些出乎他的预料。因为唐娉婉以前一直和他说,想要自己创业,她不想接父亲的班。可现在却去上班?这里还能有什么班,肯定是唐仲英的公司啊!

    走出门凌飞给唐娉婉打了个电话。

    唐娉婉那边许久才接通。

    “婉儿,你在哪呢?”凌飞问道。

    唐娉婉那边轻舒口气:“一个月了,你总算出来。”

    “是不是也想我了?哈哈。”凌飞笑道。

    “滚。”骄傲的美女总裁是绝对不会轻易说出那么柔软的话。

    “我正要去找你,你家佣人说你上班去了?”凌飞语气渐渐变得正常。

    “嗯……”

    “为什么?”

    简简单单的问句,可两个人都知问的是什么。唐娉婉那边沉默片刻没有说话,而是报出一个地址,凌飞也没有去追问,直接开车过去,唐娉婉给出的地址就是上次唐仲英公司的地址。

    ……

    唐娉婉坐在办公桌前发呆,放下了手机,为什么要回父亲的公司工作,自然是有原因的……

    唐娉婉卧病在床的那段时间她一直在想那晚的事情,当时她一直在凌飞的保护之下,让凌飞对敌困难了无数倍,最后自己还是负了伤。那时她觉得好无力,无论是面对什么也没办法,全部都只能靠凌飞,一点忙都帮不上。帮不上忙的感觉让唐娉婉极其厌恶,她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不论什么都能帮上凌飞,可那晚她知道了自己的无力。

    碰上那样的事情,唐娉婉深深感觉到力量的不足,心中用涌现着对力量的渴望。所以,卧病在床的唐娉婉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要改变!

    武力上帮助凌飞是不可能的,她要做的是让自己在燕京扬名!只要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世家也会避退。那夜的事情她也能插上手,不至于成为棋子,任人宰割。从棋子成为棋手,是她的想法!

    以新城的丽人美妆这种规模再过十年也不会有多么大的进展,想要达到成为棋手的地位,能够为凌飞帮上忙的地位,她的战场必须转到燕京!燕京的机会更大,她能够更快的走到更高阶层,不说成为棋手,至少能帮上凌飞的忙。

    并且,现在她又多了一个理由,那就是凌飞的凌家继承者身份!凌飞的这个身份决定了他必须和一个身份地位相匹配的女人成婚,如果说自己能够做到这一步,凌飞可以直接娶自己,不用再有其他女人插入其中,不是么?一举两得!

    可如何改变是一个大问题,唐娉婉思索很久,从丽人美妆发展是不可能的,起点太低,所以她在这个月内先回了一趟新城,把丽人美妆的事情吩咐了一遍,托给了可信赖之人打算由燕京开始。

    起点低意味着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发展,而凌飞的事情在近几年内就可能发生,她不可能等。所以,她有了另一个想法,以父亲的公司作为起点。

    一个人的起点很大程度决定了他的终点,站在一个一脚踏入豪门之列的公司这样的起点,未来发展前景极大!借助父亲公司的力量,唐娉婉能在最短的时间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

    唐娉婉脑海中时常在闪烁着一个名字——易轻舞。易轻舞是唐娉婉心中的一个目标!易轻舞能用自己的手段在短短几年内将易家拉到不逊于凌家的行列,自己为什么不行?论能力她不觉得自己输任何人!

    都不要说真的能做到易轻舞那一步,只要展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想必也能够匹配凌飞凌家继承者相应的地位!那到时候什么问题都好说了。

    笃笃笃——

    正想着门口传来敲门声。

    “进来。”

    门推开,露出一张让唐娉婉日思夜想的脸,刚毅俊朗的模样,眉宇间带着凡俗男子难有的霸气霸道之感,看到这个男人就让人感觉到man。

    凌飞笑着大步朝着唐娉婉走去,双手张开,一副要拥抱的样子。

    唐娉婉嘴角一牵,却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凌飞走到唐娉婉身旁,一把抱住还坐在位置上的唐娉婉,唐娉婉将头枕在凌飞胸口处双手抱住他的腰。

    凌飞一手轻抚唐娉婉秀发:“一个月没看到你,好想你。”

    唐娉婉玉臂紧了紧:“我也是。”

    两人静静相拥着,享受着久别后的拥抱,久久才分开。

    “怎么突然愿意来上班了?”凌飞轻轻揉着唐娉婉的秀发。

    唐娉婉抬眼看着凌飞,目光中柔情四溢:“因为你。”

    “嗯?”凌飞一顿,心中闪烁无数想法,可还是没能想出怎么个为自己法。

    确实是为了凌飞,唐娉婉的两个出发点,一个为了能帮上凌飞,能与之并肩,一个是想让自己达到和凌飞一样的阶层,这样他就能娶自己。不论哪一个,都是和凌飞有关。

    “因为我想和你并肩帮助你,我不想我像上次那样无力。”唐娉婉轻声道。

    凌飞一怔,目光变得温柔,他明白了唐娉婉在想什么,原来如此……

    唐娉婉眼底深处有一抹黯然:“为了你,我放弃了我的梦想。”

    “婉儿,你……”凌飞想说什么。

    “不过……”唐娉婉打断了凌飞,她深深凝视着他,“你也是我的梦想,我不后悔。”

    凌飞瞳孔巨颤,心中仿佛是被填满,俯首吻上唐娉婉的樱唇,此刻他再想不出该用何等言辞来回应她的爱,唯有吻她。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