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来到秦家,这回进的是南门,门口的保安一看到是他还主动上前领路,开着代步车送凌飞去了秦妙心的家,一路上凌飞没少听见旁边的人在议论纷纷,他们以为自己的声音很小,凌飞强大的听觉听得是一清二楚。

    “看来‘未来的姑爷’又要去找妙心小姐了。”

    “啧啧,羡慕啊。”

    “诶,你说,我们妙心小姐看起来明明那么端庄的一个人,没想到私下里那么放得开啊,听说玩很多花样呢。”

    凌飞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喷出来?花样,什么花样啊?他怎么不知道?

    “别胡说八道,妙心小姐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难道我们还不清楚吗?”有站在秦妙心这边的佣人出了声,“只是因为要研究一份药方而已,才和那个凌飞合作,他也是中医,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没错,别人云亦云。都是二老爷和四老爷放的消息,故意败坏我们小姐的名声。哼,我们小姐出了名的好名声,岂能这么容易就败坏。”

    “诶,小点声,你是不要命了吗?敢这么说话。”

    这种评论听听就好,不过却能从中听出些阴谋的味道来。二老爷和四老爷,恐怕就是秦仲言和秦季言了吧。上一次这两人在见面时就有要给他物色妻子的想法,现在又炒他和秦妙心的绯闻,看来上一次这两人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凌飞心中沉吟着不知不觉到了秦妙心的家门前,凌飞下车径直走了进去。客厅的佣人看到凌飞忙道:“凌先生,小姐在书房等您。”

    “嗯。”

    凌飞去了书房,走进来便看到秦妙心戴着金丝眼镜倚着窗外的书架翻着书籍。窗外明媚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仿佛是沐浴着圣光,让她清幽的气质多了一股圣洁之感。

    “来了?”秦妙心合上书籍,抬眼看凌飞。

    “开始吧。”凌飞道。

    ……

    这是分秒必争的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对于凌飞或者说安若曦来说极其重要,丝毫耽误不得。安家安神医和两位老友不顾年纪拼了命要为孙女博出一个未来,凌飞和秦妙心苦心孤诣不得片刻停歇,比起年老的安神医三人更拼命。

    且这一个月来对于寒山雪莲等三样草药的搜寻一直在继续,期间凌飞也让十三和阿九帮忙,两人一口答应。而秦妙心这边也一直在吩咐自己的人一同搜寻,华夏之大,也逃不过凌秦安三家地毯式的搜索,似乎也有了消息。

    而在这一个月后,药方终于是研究成了!

    “成了!”秦妙心撩起有些凌乱的秀发,露出笑容来,这一个月相当不易。

    “虽然比预计时间晚了点,可好歹若曦的病情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凌飞舒了口气,这些天他们两个和安家时刻保持联系,一是为了研究成功的消息共通,另一个就是为了了解安若曦的情况。或许是之前凌飞的话奏效,让安若曦心结解开,因此没有病情更加恶化。

    “半个月不到的时间,要抓紧了。”秦妙心低声,“最后那样寒山雪莲还没有什么消息。”刚刚安家传来研制成功的消息,也意味着安家那颗寒山雪莲已经用了,最后药物的搜寻成了最重点。

    “放心,有消息了。”凌飞淡笑,“不然最后的寒山雪莲安老也不会用了。”

    最后的测试实验做不做凌飞和安老一直在讨论,就因为没有寒山雪莲的下落。后来两人决定了,如果说找不到寒山雪莲,那最后的实验干脆不做,还不如到时候救安若曦的时候直接用。就是因为有了消息,所以才敢最终试验。

    “什么消息?”秦妙心问道。

    “似乎是在藏边之地的雪山之上找到,被摘下后几经转手到了燕京,三天后的拍卖会之上会出现。”凌飞道。

    “哪个拍卖会?”秦妙心好奇问道,燕京的拍卖会可不少。

    “云腾拍卖会。”

    “哦,是云家的那个。”秦妙心颔首,“那应该是不会出现黑幕,可以放心拍卖。”

    凌飞颔首,托着下巴:“妙心,得拜托你一件事。”这一月的时间,两人的关系近了些,现在可以算是朋友,名字相称已没问题。

    “什么事?”

    “拍卖会我希望你也参加,由你来拍下这寒山雪莲,当然,钱我到时候会给你。”凌飞道。

    秦妙心神色怪异:“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为什么?你不去?”

    凌飞沉吟:“我在燕京树敌不少,如果我在场,有人又认出我,恐生异端,不可不防。”来燕京凌飞得罪了莫家之人,凌家凌子轩,顺带着也得罪了袁家,还有孙陶二家以及燕大里楚俊河……

    虽说燕京这么大不一定碰上,可万一呢?树敌过多,一旦碰上,稍微给凌飞惹点麻烦,那拍卖会就不好过了。多花些钱能拿下没问题,若是拿不下,安若曦的病可怎么办。

    “你呀你。”秦妙心摇着头,凌飞这惹祸的脾性还真是……

    “好。”秦妙心同意下来。

    凌飞放下心来,若是秦妙心前去,那效果就不同了。医药世家的人想要药材一般其他拍卖之人都会给面子,医药世家在世家当中是超然的。世家子弟也是人,他们也要看病,自然不会犯着得罪医药世家的风险。

    ……

    医院病床上,一位绑着绷带的年轻男人面色冷峻,眼中厉光闪烁。如果凌飞在定然认得出,不是凌子轩又是谁?让凌飞打断了四肢的他,现在还没能出院!

    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怕凌子轩请来的是陶家的国手前来,接近一个半月的治疗也没能让他就完全痊愈。不过,现在坐在轮椅上是没问题了,再过半个月应该能试着下地。换做西医动最好的手术估计也要三个月,等骨折线模糊了方可下地。陶家国手用的是特制的药膏,功效强大,两个月凌子轩应该能下地。

    憋着的这四五十天,让凌子轩仿佛是变了个人。原本阴沉的他变得阴森,容易暴怒的他变得心思深沉,不再喜怒形于色。这种改变是可怕的,让人更加难以捉摸。

    而在病床前站着一位戴着鸭舌帽男人,鸭舌帽帽沿压得很低,低着头的他都看不清长什么样。

    凌子轩神色阴冷:“你之前说的寒山雪莲会在这次云腾拍卖出现?”

    “是的。”男人低沉着嗓音道。

    凌子轩目光幽幽,片刻后道:“凌飞渴望得到寒山雪莲来救安若曦,呵呵,我偏不让他如愿!废我四肢,我要让你痛不欲生,让你也尝尝我所受的痛苦!”

    很平静地说着如此恐怖的话,凌子轩的态度却异常平静,平静得让人心惧。床前的男人也忍不住瑟缩,压抑着如此大的愤怒说出来的话竟然这么冷静,能不让人觉得眼前之人恐怖吗?

    “出来。”凌子轩莫名说了两个字。

    一道身影不知又何处走出,低声道:“少爷有何吩咐?”

    “我帮弄一张云腾拍卖会的的票,我要去。”凌子轩淡漠道。

    “可是少爷,您的身体……”

    “我说了我要去!”凌子轩冷眼扫过,“听不懂吗?”

    “……是。”

    “你先下去。”凌子轩扫了眼床前之人,“有情况继续报告,若是之后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凌少!”男人躬身道了一句,而后转身离去。转身起来时露出了他的脸,如果凌飞看见必定感慨自己直觉的准确性。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