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是世家子弟,还是凌家继承者,这样的身份注定凌飞不能像普通人那样。唐娉婉也很清楚这一点,世家观念下,既算是凌飞想和她一个人厮守到老,也会因为家族而偏离原本的想法。

    凌家继承者这个身份,必须有相同地位的世家女子来匹配,用以联合两家,让两家更加强大。唐娉婉只是唐仲英的女儿,在外界唐仲英已经了不得,可在世家这个行列中只能算是最普通的豪门,与凌家相比天差地别。凌家是不可能会同意让唐娉婉和凌飞进行联姻,因为他们会认为唐家没有这个资格。

    若是没有任何羁绊,唐娉婉相信凌飞肯定会抛弃凌家继承者这些虚的名头奔向她。可是,不可以啊!现在局势的稳定是以凌飞凌家继承者的身份在做的平衡,这个身份是局面的唯一支撑点。若是凌飞抛弃这个身份,局面瞬间瓦解崩盘,再次回到凌飞来燕京前的窘境。新城的一切都面临威胁,包括她唐娉婉!

    在得知凌飞成为凌家继承者的时候,唐娉婉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凌飞,还会独属于她一个人么……

    这个问题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一个当前局面下不可回避的问题。因为局势的制约,不管凌飞同不同意,为了保护新城那边的一切以及她的生命安全,凌飞可能会妥协,如同上一次的魏柔嘉事件。

    想到了这些唐娉婉越发心情复杂,她明白了,凌飞可能会身不由己,可能会多出一些所谓的“姐妹”。想到那些她的心里自然是极其不愿,可是,她却没有任何办法。哪怕是凌飞也必须妥协,何况是她?

    将自己心爱的人分出去,谁愿意?但真的没有办法。唐娉婉内心苦涩,如果她是一个盲目的女人,那就可以和凌飞撒娇哭闹不允许,可她不是,她太理智了,有时候甚至比凌飞还要理智。她对于局面了解相当透彻,她那么做是害了无数人,新城和凌飞的任何有关之人,甚至还有她的家人。善良如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有时候唐娉婉会恨自己的冷静与理智,因为自己的理智,反而不敢上去阻止一切。

    其实唐娉婉想过自己放弃凌飞,她凭什么要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可是,她舍不得啊!一想到凌飞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一想到那晚凌飞奋不顾身为自己拼命的画面,想到这一切,她狠不下心离开。本来凌飞就没有错,她这是在拿他人的错误惩罚凌飞啊!爱极了凌飞的她,怎会忍心这么让他伤心。

    安若曦的事情和这件事无关,可是唐娉婉却联想到了这上面。因为,这个人若不是安若曦,也会是其他人,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凌飞也很坦然的告诉了自己,对安若曦有好感,却没有多深的感情。唐娉婉能猜出凌飞的话是真的,对于安若曦可能大部分还是怜惜她的遭遇。所以,唐娉婉想到了这方面,也联想到了其他!

    如果说,局面真的无法避免,形势被迫接受的情况下,安若曦是可以接受的选项。一来,凌飞和她有感情,对凌飞来说比较好。二来……安若曦唐娉婉也调查过,性情善良纯良,单纯可爱,是个容易掌控的人,应该不会是那种“争权夺势”的心机女,自己的地位不会出现危机。

    别认为唐娉婉的想法如何心机,任何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都不会大度。

    最后一点,如果真到了那一步,凌飞显然是面临着危机,安若曦可以当做最后的保命底牌来用。让一个不明所以的世家女子进来,自然不如让安若曦进来,唐娉婉更能接受。在这种必须做的选择下,唐娉婉自然是选择一个更有利于自己的选项。

    哎……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自己怎会出现如此想法。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当真是爱煞了凌飞。

    “哎……”唐娉婉轻轻叹息。摸着脖子上戴着的少女的心,她就如这项链的名字一样,对待爱情她如同少女,不再是雷厉风行的女总裁,只是憧憬着爱情的女孩。

    “坏蛋,你害苦我了。”

    可是……心中无悔!人生能碰上肯为自己豁出去性命的,有几人?一人便是终生难求……

    ……

    放下了唐娉婉的电话,凌飞视线恍惚,心中涌上对唐娉婉的疼惜,这个妮子不论什么时候都让他感动,喜爱。

    想了片刻凌飞收回心神,继续给其他人打电话,为的就是让他们这在这一个月内不要来打扰他。这一个月时间很很重要,关乎一个人的性命,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人打扰。

    打给周易水时,她表示赶紧去,她那边似乎有了新进展,才顾不上管凌飞呢。

    打给林韵兮时,林韵兮忍不住问道:“你最近怎么这么忙。”

    “我也纳闷。”凌飞苦笑,相比于在新城大部分时间的无所事事,凌飞在燕京似乎天天都有事情要忙。

    “既然是救人,你好好忙吧,不会没事打扰你的。”林韵兮道。

    “嗯。”

    “对了,有件事和你说一下。”林韵兮想着说道。

    “什么事?”

    “凛,她走了。”林韵兮犹豫片刻还是说道。

    “走了?去哪?”凌飞问道。

    “她说要继续挑战什么的,应该是到处找人比试吧。”

    凌飞沉吟颔首:“她的实力已经很强,她还在寻求突破,她的未来可期。”天赋卓绝,还如此努力,九条凛如此年轻能有如此实力也是应当。

    “以后会比你强吗?”林韵兮饶有兴趣问道。

    凌飞微微一笑:“或许吧。”

    “嘁,得意吧你就。”林韵兮轻哼,凌飞这句话里她听出了绝对的自信。

    又聊了一两句凌飞挂断电话,最后给任嫣然拨去,其他人差不多都说了,就剩她。

    任嫣然那边没多久就接通:“凌飞!怎么给我打电话了!”语气中带着几分欣喜。

    “有点事和你说一下。”凌飞道。

    “什么事?”任嫣然好奇,还特意打电话。

    凌飞把安若曦的事情和任嫣然说了一遍,刚刚的电话里关系寻常的就是让他们这一个月别给他打电话,而关系比较好的他就把事情告诉他们。

    “啊?一个月啊?”任嫣然略带无奈,还有,怎么又多出一个安若曦呀!

    “是,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凌飞问道。

    任嫣然泄气,当然有事啦!还想着燕京行程一完,在离去前她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凌飞,现在看来又不行了,果然是计划赶不上变化。算了算了,一个月后的话,似乎还有燕京的行程,到时候再赶回来说吧。

    “没事。”任嫣然笑道,心中暗自沉吟,反正自己现在也有些没心理准备,一个月后再说也挺好的。

    “嗯,那就先这样,如果说这一个月内真的有没法解决的dà má烦,该打电话还是得打。”凌飞又道,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不是,一月的时间也不是说片刻都不得停歇,万一要有事可别憋着自己解决,到时候出现更dà má烦就遭了。

    “嗯嗯。”任嫣然嬉笑点头,“如果有麻烦我肯定要麻烦你的。”

    不过任嫣然出麻烦的可能性比较小,背后站的是一七五工作室,很难被人欺负。一七五工作室甚至有保镖安排,其他几人都有,也就因为凌飞太厉害他的才被取消。

    “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