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老爷子知道,为什么不做些防备?”凌飞反问道。

    “不论他如何心思深沉,他的目标只是为了我安家不传医术。”安神医道,“祸害再大也无他。”

    “希望吧……”凌飞看着门口心中隐隐有股不适,看着林明他莫名其妙想到了卡洛斯。细一想此人再能闹事又能如何?以他的身份不足为惧。

    回过头来凌飞便开始和安神医继续讨论关于之后的研究,安神医果然不愧是经验丰富的国手,和他的交谈让凌飞觉得受益匪浅,安神医对于很多方面的理解极为独到,有着个人的深度研究。安神医也没有任何藏私,原因将自己的经验说出来与凌飞分享。

    分享自己的经验、医术,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尤其对于医药世家,敝帚自珍是通常现象。安神医能和凌飞说那么多,完全是没有考虑世家的立场,当然,或许是因为安若曦吧。

    在安家凌飞呆了一天,下午时又去看了安若曦。安若曦确实变得很渴睡,一天必须睡二十个小时左右,用以减缓身体机能的衰退。

    在晚上时凌飞才离开安家,回到家中后他更加努力开始研究药方。安若曦的寿命之前判断能有四五十天,现在从情况上来看说不定会更少,他必须加紧加紧再加紧!

    现在其他什么事情凌飞都不像再管,一心投在这上面。为了不被洛倾城影响他特意警告了一遍洛倾城,而后开始了研究。

    这一研究又是三天,三天后的中午,凌飞给秦妙心打了个电话。

    “怎么了?”秦妙心道。

    “给我你一个月的时间。”凌飞道。

    “啊?”秦妙心错愕,凌飞莫名其妙在说什么?

    “接你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和我呆一起,之后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凌飞沉声。

    秦妙心想了一下,空灵的声音带着怪异:“你想说什么?”换做常人可能就恼了,凌飞不是那种人,他的话值得思索一番。

    “这三天我在研究药方,效率太慢。”凌飞道,“和你合作会让效率更快,现在若曦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恶化的病情让我不知道她的寿命还剩多长。所以,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研究出来。”

    “若曦的病恶化了?”秦妙心黛眉一蹙。

    “是。”凌飞点头道,“预计寿命只有四十来天,现在估计还不到了。”

    “所以你要的一个月是让我和你一起研究是吗?”秦妙心心中松了口气。

    “不然你以为呢?”

    秦妙心侧颊泛起一抹红润,压着情绪道:“好。”

    “还是上次一样借用你家的实验室,我下午就过来。”凌飞说完直接挂断电话。

    “等一下……”秦妙心黛眉微蹙,她有些苦恼。上次凌飞呆了几天之后,这几天到处风言风语,以她向来清幽的性格都听得受不了。刚开始只是传她和凌飞是情侣云云,接下来传的就是她和凌飞好几天都不出门到底是在做什么?消息越传越夸张,都快把她说成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风言风语这么多她自然能猜到和二叔四叔这两派人有关,即便她生性平静,也因为这些言论生起怒意。现在凌飞还要再过来,她当然想阻止一下凌飞,没想到凌飞竟然挂了电话。当然,只是阻止凌飞过来,换个地方实验。

    “呼……”秦妙心舒了口气,思虑片刻恢复往日模样,清者自清,任凭外界如何宣扬,她始终是她,何须他人的承认?而且,安若曦的事情也确实更重要,从凌飞话中能听出情况的严重性,必须最快时间内研究出药方来。想要最快时间内研究出来,换个场所定然不如她这里的,非议就非议吧,救人一命受些非议又何妨。名只是虚的东西,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

    秦妙心凝眸,低头看书桌上的药方,刚刚她就在思索这药方,继续!

    ……

    凌飞放下电话后思索片刻给唐娉婉打了个电话,安若曦的事他需要和唐娉婉说清楚。

    “怎么了?”唐娉婉清冷的声音传来。

    凌飞想了想道:“婉儿,这一个月我估计没什么时间过来陪你,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唐娉婉那头顿了顿:“是安若曦的事对吧?”

    “唔?你知道?”他还想着和唐娉婉说清楚呢。

    唐娉婉那边沉默片刻,清冷的声音道:“你对一个女孩太过上心了,想不了解都难。”

    凌飞停顿片刻:“婉儿,我不想隐瞒什么,那个女孩我确实很心疼她的遭遇。”

    “没有好感吗?”唐娉婉反问,她的语气异常平静。

    “有。”凌飞直接承认。

    “……”唐娉婉那边沉默了,可她并没有挂断电话,两边都没有开口。

    良久……

    “你要救她?”唐娉婉问道。

    “是,她命不久矣。”凌飞道。

    “……”唐娉婉。

    “你先听我讲个故事吧。”凌飞缓缓道。

    “关于她的?”

    “是。”

    “说。”唐娉婉那边依旧平静。

    凌飞想了想,从新城大学的第一次相遇说起。安若曦的帮忙,之后为她看病,她因为关心他而拒绝凌飞的救治要求;夕阳下她用画表达了自己对生命的理解与诠释……

    从头到尾,包括安家的事,凌飞全都细说一遍。他和安若曦一起的次数其实不算多,相处的时间加一起也不算多。可是,安若曦那昂扬向上对生命充满热情的态度深深印在他脑海深处,以至于每一次相遇的画面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听完后唐娉婉那边许久都没有出声。

    “我对她有好感我必须承认,因为我的心是黑暗的……”凌飞站在窗边,侧倚窗台望着外头出神,“我的心潜意识中向往着光明,向往着善良与单纯,她就是那样的人。对于安若曦,我对她的感情不深,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可对她的好感,却是很深。”

    “其实最早对你有好感,也只是因为你在危险的局面下还想着我,你的善良吸引了我。”凌飞缓缓说着自己的心理。这些话他不可能对任何人说,唐娉婉可以例外。

    心是黑暗的……这句话让唐娉婉的心也为之一沉,凌飞成为了凌家继承者之后他的身世就被扒了出来,现在世家豪门都有传着他的故事。唐娉婉自然有去了解这些,作为唐仲英的女儿,她了解得很清楚。凌飞的童年多么艰难、痛苦她很清楚,这样环境下的凌飞,确实如他所言心是黑暗的……

    唐娉婉这么认为,其实不止如此,更多还是因为前世的凌飞。那时的他见惯了黑暗,藏身于黑暗,一辈子都沉沦于黑暗,所以他才向往光明。而这些,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人知道。

    “所以,我现在一定要救她。”凌飞道。

    “何必用这么强调的语气,我从头到尾有说一句不让你救吗?”唐娉婉淡淡反问。

    “唔?”凌飞一怔。是的,善良的唐娉婉怎么可能会阻止凌飞去救一个从小可怜的女孩。

    “好好治疗,我也了解过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唐娉婉声音变柔了一些,“尽你所能。”

    “婉儿。”凌飞忍不住嘴角扬起,“确实是我家婉儿。善良,聪慧,理智。”

    “别贫嘴,如果没什么,挂了。”

    “有。”

    “什么?”

    “想你了。”

    “滚。”

    说完唐娉婉挂了电话,她看着天花板神色幽幽。若说凌飞和安若曦之间什么都不会发生,她不相信,因为她了解凌飞,如果什么都没有就不会特意打电话来了。但是,唐娉婉还是什么都没问,什么都没说。不是不想说,而是她心里很复杂,有别的事……

    唐娉婉美眸轻眨,看着天花板满脑子想的都是那晚凌飞拼了命救自己的画面……

    “凌家继承者……世家子弟,么……”

    “所谓世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