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秦家,一路上不少人打量着凌飞。这些天凌飞都在秦妙心家中,消息不胫而走,又或是有人宣传,关于两人的绯闻可不少,是不是秦伯言对立派系的人故意宣传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不少人都已经把凌飞当成是未来秦家的女婿,现在看到凌飞都是躬身打招呼,向未来姑爷行礼。

    凌飞也没管他们,出了门后开车往安家疾驰而去。

    凌飞成为凌家继承者这件事安家自然也是有得到消息的,可他们也没心思考虑那些有的没的,对于安家而言,这几个月没什么事情比安若曦的病情更重要。安家小公主重病,其他闲杂事务尽皆退避。

    关于如果凌飞治好安若曦,安若曦要不要嫁给凌飞这个事情,那都是以后再考虑的。所以,凌飞现在订婚、成为凌家继承者乃至又有联姻,安家都不想管。

    这是凌飞第三次来到安家,比起前两次,地上的小黄花似乎又黯淡了几分,风也更大了些。凌飞迈着略带沉重的步伐轻车熟路来到安家的会客厅。

    “凌先生。”佣人看到凌飞忙躬身道,“我去通知夫人。”

    “嗯。”凌飞在沙发上坐下。

    等待片刻楼上传来脚步声,安若曦母亲从楼上走下。

    “凌飞,你来了。”安若曦母亲挤出个笑容。

    凌飞一看安若曦母亲心中微微一叹,她的面色都有些难看了,眼袋一圈接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忧虑女儿失眠了无数个夜晚,精气神状态比起之前都要差得远。

    “阿姨。”凌飞道。

    “你是来看若曦的吗?”安若曦母亲问道,“她现在刚睡醒一会儿,要看现在就去吧,不然待会儿又睡了。”

    “她现在睡觉的频率很频繁吗?”凌飞眉头一皱。

    “是,越来越频繁。”安若曦母亲点头,表情苦涩,“我爸和她爷爷都看了,说是因为天衰越来越严重的情况,她到了油尽灯枯的阶段,身体逼迫自己睡眠减少消耗,用以延长生命。”

    “睡眠后是否还偶有断息的现象?”凌飞又问。

    安若曦母亲轻轻叹息点头。

    凌飞心中一沉,情况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

    “这种情况,有可能还会恶化。”凌飞低沉着声音。

    “恶化?”安若曦母亲浑身一颤,眼眶都有些发红,“都这种程度了,还会恶化?”

    凌飞脸色同样凝重:“谁也没见过天衰的上一例是怎么样,不知道之后会有什么状况。只是,我曾经看过一个病人,他的症状和若曦有些类似,我原以为再过些时日就能研制出药来治愈他,可是就在那关键的时间内突然恶化。当时他的症状也是若曦这样,不断陷入睡眠,频率很高,且伴随着断息的现象。当然,也只是可能,若曦说不定不一样……”

    说完凌飞和安若曦母亲的心情都变得沉重,正因为未知啊!安若曦的病从来没有人得过,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状况。或许不是凌飞说的那样,或许……就是!

    安若曦母亲勉力挤出个笑容来:“你先去看看若曦吧,我想,她应该很想你去看她。”

    凌飞重重点头,起身上楼。

    安若曦母亲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咬紧了嘴唇,眼泛泪花。自己这个可怜的女儿到底是犯了什么错,为什么上天要这么惩罚她。从小到大就没有过一天安稳日子,病情一爆发更是朝不虑夕。现在只剩下最多四五十天的日子,还是往多了估计,如果如凌飞所言,恐怕日子会更少!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惩罚我的女儿。”安若曦母亲声音哽咽,眼泪止不住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最后一搏了。如果说凌飞的治疗也失败,那么……

    凌飞来到安若曦房前,推门而入,房内的小客厅也没人,凌飞走到房间门口,轻轻推开门。

    叮铃铃——

    蓝色的风铃随着门开应声响动,淡淡的药香弥漫着钻入凌飞鼻间。

    听到风铃声,床上的可人儿轻轻睁开眼睛,灵动而明亮的大眼带着疲惫,可看到门口的人时她眼中出现了神采。

    “凌飞……”安若曦轻轻唤道,声音很轻很轻,如同浮萍,不着丝毫气力。

    “我来看你了。”凌飞柔声说道,缓缓走到安若曦身旁在床沿坐下。望着脸色苍白,面容消受的人儿,他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压抑感,这股压抑感似乎名为难受……

    “嗯。”安若曦鼻音轻轻应了一声,脸上浮现丝丝喜悦的神色。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来扶你。”知道了安若曦的意图,凌飞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入绒被中,从地下托起安若曦的背脊。触手尽是瘦骨嶙峋,没看到身体凌飞就能知道安若曦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他更加心疼,动作更轻,拿起旁边柔软的靠枕垫在背后。

    安若曦靠起来更清晰地看着凌飞的脸,她长长的睫毛慢慢眨动着:“这些天,你去干嘛了……”轻轻的声音好像是在呢喃着,没有一丝力道。

    “我在替你研究药方。”凌飞柔声道,伸手撩开安若曦贴在额头的秀发。

    “不用了……”安若曦轻轻地说着,“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现在,已经用不上了。”她眼眸中闪烁着一抹灰暗。

    “胡说,什么用不上。”凌飞语气变重一些,“有我在,你一定会痊愈。”

    安若曦勉强挤着笑容,似乎牵起嘴角对她来说都是一件难事。

    “凌飞……”安若曦艰难得侧首,望着凌飞的脸。

    “怎么了?”凌飞轻声道。

    安若曦大大的眼睛眨动了一下,略微垂睫:“可以不可以,抱一下我。”

    凌飞眼睛微微睁大,安若曦是一位尤为害羞的女孩,平日里多说几句羞怯的话都会抬不起头,今天这句话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大胆的一次了。

    “好。”凌飞往里面坐了一点,伸出手从安若曦背后穿过,手掌贴在她的肩膀,将她轻轻地拥入怀中。安若曦身前露出绒被,凌飞抓起绒被往上一提,再次裹上安若曦的身体。半抱着安若曦,另一只手连着绒被将安若曦一起抱住。

    “唔。”安若曦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热意从凌飞身上传来,她半眯着眼,将头轻轻枕在凌飞肩膀处。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提这个要求。”安若曦小声地说着,“只是觉得,如果再不说,我会后悔。甚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眼神深处的灰暗之色又一次浮起。

    凌飞抱着安若曦的手紧了紧:“不会的。”

    “我现在心里应该是在砰砰直跳的。”安若曦说着,“因为我觉得自己是在害羞,可现在,心脏没有跳动的感觉。”

    凌飞抱得更紧,他知道!因为天衰,安若曦的心脏连跳动都没有力气,弱到她自己都感觉不出的程度。

    “虽然害羞,可我还是想要你抱着我。”一个羞怯的女孩,这种时候却说着无比大胆的话。或许真的是因为安若曦也感觉到了大限的存在吧,若是不说,真的可能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凌飞心中泛着一抹苦涩,压抑的感觉越来越重。

    安若曦感受着怀抱的温暖,轻轻道:“我想我猜到了,我应该是喜欢你的。可是,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不是和书里说的一样,喜欢是没有原因的。”

    凌飞心猛地一揪,仿佛是被拳头握紧了心脏一般。随即是无限的感伤和心疼,泛着些许甜意。

    “凌飞,我是不是个坏女人。”安若曦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的,是一位叫唐娉婉的姐姐,对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