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得怎么样?”秦伯言抿了口酒问道。

    “尚可。”秦妙心道,她正襟危坐,仪表端正,持筷端碗尽显涵养。凌飞偶一瞥秦妙心,她细嚼慢咽,给人一股明显的大家闺秀之感。

    秦伯言颔首:“那就好,我听安叔说了她家那丫头的事,剩下的时间不是很多,恐怕还不到两个月,得看你们两个多做努力了。”说着秦伯言话锋一转,“不过,该休息也得休息,如果研究累了可以带着凌飞在附近转转。我们家里别的没有,景色还不错,想玩的话旁边也有娱乐设施。正好带凌飞逛两圈,他还没来过这。”

    这段话也属于正常范畴的话,和平常的家长没什么两样。可秦妙心还是忍不住多瞟了几眼秦伯言,因为秦伯言可不是寻常家长!平时忙得和什么一样,今天怎么这么多闲工夫过来说这些有的没的?

    吃着饭,凌飞和秦妙心都很沉默,秦伯言是唯一的话题发起者。没一会儿又对凌飞道:“贤侄,我一直好奇一件事。当然,不回答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

    “什么事?”凌飞抬眼,从头到尾秦伯言都很和蔼,所以他在态度上也没那么差。

    “你师承何处?”秦伯言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凌飞在两年之前籍籍无名,两年之后横空出世,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那些武力上的东西如此,医术同样如此。身手的问题秦伯言并不太关心,他唯一想了解的唯有凌飞的医术,以及他身上的碧落明心手。这绝技失传数百年,为什么是落在了凌飞身上?是不是说他的师承和这个有关系?

    凌飞心中一动,微微一笑:“武功,还是……医术?”说到医术二字凌飞凝视秦伯言,他知道医药世家绝对看重自己的碧落明心手。自从妙手仁心比赛播出,他会碧落明心手的事恐怕所有人都知道了。当然,能不能确定是否就是碧落明心手就是他们的事了。

    “两样。”秦伯言道。

    秦妙心也看了过来,对于凌飞医术承于何处,她也好奇。

    凌飞平静道:“自学。”

    “哦?”秦伯言微微一笑,“看来凌飞贤侄天赋出众啊。”

    说罢秦伯言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他认为凌飞是在敷衍,并不想告诉他。凌飞那么年轻,和秦妙心岁数相差无几,如果没人教导能有如此医术他决不相信。秦妙心堪称百年不遇的医道天才,在秦沐风老爷子悉心教导以及秦家浑厚底蕴下才有如今的秦妙心。而凌飞呢?以他秦家弃子的身份环境下,怎么可能,故而他不信。

    秦妙心心中沉吟看了眼凌飞,想到了别的事情。当时她也说了奇怪,确实很奇怪呢,怎么也想不通。

    他们不信凌飞也不会去解释过多,确实是他自学,易不全医书包罗万象,乃是他的医术集大成之着。易不全看过无数医书,他剔除无数糟粕,留下的都是精华。凌飞的天赋绝对不比秦妙心来得差,甚至可能犹有过之,他仿佛生而知之,一接触便进境惊人,触类旁通,医术突飞猛进。这些东西,他也不可能告诉别人……

    ……

    一顿饭吃完凌飞和秦妙心两人又一头钻入书房开始研究,开始新一轮的争辩,随后到秦妙心的实验室开始进行试验。忙到天黑,忙到第二天,日子一直这么持续着。

    不知不觉凌飞在秦家呆了三天,时间之快他都没有实感。他发现秦妙心和他是一种人,对于医术很执着一钻研就要到底,有疑惑便停不下来。效果也很明显,对于安若曦的药方上突破很大。

    并且,两人都发现了,这样的交流、思想碰撞对于医术的进步有很大的帮助,两人医术侧重点不同,水平相当,这样的水准让他们的进境更加明显。

    直到今天秦妙心必须要就诊,才停下了研究。

    走出实验室的门,刺眼的光线让秦妙心眯了眯眼,用手遮挡。

    “平时这样的就诊多吗?”凌飞从后面走出来。

    秦妙心颔首:“很多,最近我已经把不必要的的推掉很多,交给其他人。”

    “果然不愧是燕京女国手,啧啧。”凌飞笑着嘲弄一声。

    秦妙心看了眼凌飞:“嫉妒。”

    “哈哈哈,是嫉妒。”

    哦,这三天还有个好处,两人关系近了点,能开一两句玩笑了,比起凌飞刚到时秦妙心的抵触心理小了不少。

    ……

    九条凛在收拾行李,林韵兮看着她:“凛,你真准备去那个什么,挑战了?”

    “是。”九条凛合上行李箱,眼眸中闪烁精光。

    “这就是你之前说的目标吗?”林韵兮道。

    “是。”九条凛站了起来。

    “危险吗?”

    “危险。”

    “那你还去。”

    “因为这就是我的路。”九条凛轻抚腰间木刀,她就是为了剑道而生!

    林韵兮看着九条凛许久苦笑一声:“确实是你,和那天在新大擂台上看到的你一样,坚韧不拔,明知艰难也一往无前。”

    望着九条凛她眼中闪烁着钦佩,对于九条凛她真的很憧憬,印象最深刻还是那次在新大擂台上,九条凛面色惨白手持秋水说着“下一位”的时候。那时林韵兮在九条凛身上看到了一股丝毫不逊色于男人的霸气,也是那时她对九条凛生出好感来。

    这段时间的同宿舍生活,让林韵兮对九条凛更加了解,看到了她霸道背后也是一个青春年纪的少女,贪吃、爱美、也犯迷糊,形象更加的圆满起来。前几天的奥斯丁酒店的事情更让林韵兮对九条凛心中无限感动,换一个人可能就弃她不顾了,可九条凛始终站在她面前,哪怕负伤也不退半步。那时候林韵兮心中就打定了主意,一定会和九条凛成为最好的朋友。

    九条凛看着林韵兮,那一直以来都很凌厉的目光变得柔和许多:“韵兮,我走了。”她来华夏没交到什么朋友,林韵兮是唯一一个,嗯……凌飞不算。

    九条凛是个武者,对于林韵兮这种擅长大局面掌控的智者,她同样憧憬。和林韵兮对擂台上的她憧憬一样,九条凛看着林韵兮同样憧憬。学校时面对各种情况的临危不惧,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来燕大之后出的事,也是她力挽狂澜挽救了新大名声,披着外套彻夜写战书的背影在她心中很是伟岸,林韵兮在她心中也有着另一种味道的霸气。

    互相倾慕的两人成为好朋友,是一件水到渠成……或者说恰逢其会的事吧。

    林韵兮几步上前,一把抱住九条凛,轻轻拍拍她的后背:“一切小心。”

    “嗯……”九条凛也伸出手里抱住林韵兮。

    许久,九条凛松开林韵兮,提起行李箱出门。林韵兮脚步缓缓跟上,走到了门口,望着走廊拉得长长的影子。突然,林韵兮像是想到什么,忙道:“你不向凌飞道别吗?”

    九条凛那头停顿了一下,头也没回拖着行李箱远去:“不必。”

    他是我的目标,我会变得更强回来找他……

    幽深的楼道九条凛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直到消失在林韵兮眼前。

    望着九条凛离开,林韵兮心中怅然若失,看着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心中生出寂寞之感,以后就得一个人了呢。

    ……

    凌飞在秦妙心离开之后也动身准备去安家,他要把这段时间的研究成果和安神医好好聊一下。而且,也有好一段日子没见安若曦了,他要去见见她。听说那个可怜的人儿又消瘦了,天衰之症越来越严重,她现在已经下不了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