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伯言一直没说话,看到秦妙心的反应后开了口:“好了好了,今天我请凌飞过来是有正事,这些话题以后再说。”

    秦伯言做了个结束语,这句话也很巧妙,有正事表明了他要终止这个话题,让秦仲言和秦季言能明白。这么说话这两人可能会不满,所以秦伯言又说了句这些话题以后再说,模棱表示了他对于秦妙心和凌飞联姻的态度,以后可以商量。

    活成了人精的秦仲言秦季言一听就明白,不再多言。

    秦伯言对凌飞笑着道:“不说那些有的没的,今天让凌飞过来也就是见见英雄少年。现在见到便足矣,本想和贤侄切磋下医术,不过正事更重要。安家那丫头的事我也知道一些,时间不多了,就不耽误时间了。”

    “妙心,带凌飞去你的书房。”

    秦妙心心中松了口气,还好父亲是向着自己的,不然这秦家她真不知该如何待下去。或许自己也要像如玉那样吧……

    凌飞倒是目光微异,秦仲言和秦季言显然还是要他搞个联姻之类的,两人的话已经说得足够明显。秦伯言却拦了下来,这两方之间有些微妙呢。

    秦伯言发了话,秦妙心便起身带着凌飞离开。凌飞视线最后在这群人身上扫过,跟上秦妙心。

    走出门口,秦妙心领着凌飞往右边而去。前头环境清幽,花草丛生,灌木树丛,过大的占地面积,让里面应有尽有。秦妙心带着凌飞穿过花草,走过水榭小乔,一路风景盛佳。

    “这是你家后花园吧,看起来不错。”凌飞道。

    “算是。”秦妙心回了一句,继续前走。

    凌飞扫了眼秦妙心,发现她的表情微微有点冷,虽然语气依旧如往常般空灵清幽,却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你在生气?”凌飞道。

    “没有。”秦妙心平静道。

    没有么?凌飞耸肩,显然是有的。

    秦妙心沉默着前头直走,生气吗?应该是的。她生气的并非凌飞,而是长辈对于这件事的态度,那种逼迫之感她尤为厌恶。使得哪怕对象是她之前觉得不错的凌飞,也生出几分抵触情绪来。

    一路无言,两人来到秦妙心的书房。

    走进书房便是袅袅檀香的味道,让人清心安神,浮躁的情绪也有些安下之感。

    凌飞打量秦妙心的书房,两旁书架足有十多列,每一个书架上书籍摆满,凌飞随眼扫过大部分都是古籍。凌飞不由得感慨,这就是医药世家的底蕴啊!古籍是最珍贵的东西,一般寻常中医有那么一两本都会视若珍宝,甚至当成传家宝。而这里竟有如此之多,难怪医药界盛传国手出世家。

    所谓国手必定了解各种疑难杂症,且能药到病除。要想做到这一步,寒门的中医只能是依靠数十年的行医经验才能做到,还必须是相当有天赋的才成。而对于世家医者而言,他们背后站的是家族无数年的积累,任何疑难杂症在前辈的书籍中都有记录,他们要做的只是记下来即可。寒门的医者数十年的行医经验对医药世家子弟而言就只是几本书的积累而已……

    试想,这般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医药世家子弟怎能不出国手?而寒门的医者,只能在茫然的路上一次又一次的摸索前进。

    站在顶端的医药世家掌握无数尖端中医医术,他们能源源不断产生国手。外界的中医无任何底蕴,又在一次次天灾**中遗失积累的医术,一次次战祸中丧生寒门国手。而今寒门医者再难出国手,故而造成如今中医凋零的现象。

    如今燕京医药世家何其鼎盛,几乎所有世家子弟看病都找的医药世家,哪像外界一生病就看西医。因为医药世家不比西医差,甚至很多方面都要远超西医。可对于医药世家之外,中医早已凋零得不成样子,被人称之为烂草木树渣子的巫术。

    中医凋零的现象,完全是世家导致啊!若他们不敝帚自珍,肯将医术宣扬天下,天下中医同舟共济,必然创造医药盛世。但很可惜的是,医药世家不可能这么做,他们地位超然是为何?就是因为只有他们有这般医术,让他们宣扬天下等若让他们失去这般地位,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

    “寒门难出国手。”看到这些古籍医书,凌飞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

    秦妙心闻言一怔,扭过头认真看了看凌飞,心中浮起几分想法,她的选择挺正确的……

    秦妙心看过来凌飞失笑,竟然在医药世家子弟面前说这个,估计是要把自己当做“异教徒”了吧。寒门医者的渴望,对于世家医者而言是罪恶。

    秦妙心视线也扫过这些书籍:“或许吧。”

    “嗯?”凌飞侧目。

    秦妙心收敛心神走到书桌旁:“我们聊聊若曦的药方。”

    凌飞走上前来,秦妙心的书桌很大,书籍交叠一摞棱角分明安安静静置于书桌左侧,笔墨横呈于右上角,桌面中央是一张张药方,上面有些笔墨仍未干,凌飞细一瞧全是关于那两张药方。

    “你用毛笔?”凌飞看了眼笔墨道。

    “习惯了。”秦妙心道。

    “字写得不错。”凌飞夸道。

    “说正事。”秦妙心不苟言笑,很认真指着一张药方,“安爷爷之前也给我打了电话,说第二个难点解决,可是,有一个新问题出现……”

    秦妙心面对医术时态度变得严肃,详细分析了自己的想法。

    凌飞对于安若曦的病情也很在意,他的想法也很多,两人聊起来就停不下来,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过了饭点也不知道。

    对于药方上两人有不小的分歧,关键点不是第三个难点的问题上,而是第二点。安神医给了解决方案是要加入一味药,秦妙心认为会破坏药方的整体性,生出不可预料的错误。而凌飞则是认为从药理分析上来看,这味药很是平和,和所有药物都无相冲之处,没有问题。

    “笃笃笃——”

    “小姐,凌先生,家主说让你们出来吃饭。”

    秦妙心是一个很少动怒的人,谈到紧要关头外面却传来叫声,她恼怒起来:“不吃!”

    外头的佣人也是呃住,秦妙心发脾气几乎没见过,这会儿让吼了一句她懵了半晌。

    秦妙心喊完之后自己也是顿了顿,深吸口气:“知道了,马上出去。”

    “是……”

    凌飞凝视着药方,犹豫片刻:“下午实验一番,到时候就知道了。”

    秦妙心也点头:“对,这样更能得出准确结论。”

    “走吧,去吃饭。”凌飞道。

    “嗯……”秦妙心迈莲足,走出书桌。

    “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大声说话。”凌飞笑道。

    秦妙心声音重新变得空灵,情绪恢复如初:“认真做事的时候,我不喜欢被打扰。”

    两人去吃饭的地方不是和家人一起的大餐厅,只是秦妙心自家的一个餐厅。秦家和凌家很像,占地面积极大,且因为派系之别,基本都是各自住一个地方。秦妙心吃饭的地方就是她自己常住的地方,而今天多了他父亲……

    从书房下楼到餐厅,餐桌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

    “来了,吃饭。”秦伯言淡笑道。

    秦伯言偶尔也会过来和自己吃饭,秦妙心并未觉得有什么,不疑有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