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泷和凌百里的事情凌飞知道一些,具体如何他并不知晓。从江北泷口中凌飞知道的是,凌百里害得江北泷家破人亡,毁掉了他一手建立的南国集团,让他身陷精神病院多年。这些年江北泷一直活在痛苦之中,而害他变成这样的凌百里无疑是恶毒的女人!

    但凌飞这边看到的凌百里并非这幅恶毒模样,当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只看到表面的凌飞也没资格发表什么评论。

    现在江北泷打电话过来,凌飞大概也能猜到什么。江北泷是为了和他推翻凌家,不,更准确说只是为了复仇凌百里而结成的同盟。现在他成了凌家继承者,相当于凌飞倾向于凌家了,江北泷怎能不打电话过来。

    “她,还好吗……”

    出乎预料的,江北泷竟是如是说道。嘶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温柔,又带着恨意。如此复杂的情绪更是让凌飞莫名,他不是恨凌百里入骨吗?而当时,凌百里初见他时也是感谢他救了江北泷,感谢他让江北泷获得新生。

    这两人的举动都出奇的怪异,凌飞不了解内情也猜不出什么。

    “从表面上来看,挺好的。”凌飞如实道。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

    “那就这样。”最后一句,声音变得更加沙哑。

    凌飞怪异:“你不想问问其他?”

    江北泷那头沉默片刻道:“打电话前是想问,电话拨通后,我觉得没有必要了。”

    “你选择相信我?”凌飞笑了。

    江北泷低声道:“或许吧……”

    挂断电话,凌飞思索着,或许不是相信,而是因为凌百里动摇了吧?

    一路开到秦家,在门口停下,凌飞下车。

    秦家门口令凌飞侧目,门外排成一队纵列,延绵至大门之内,里面也在排着队。这群人个个气度不凡,穿着打扮不同寻常。可也能看出来,很多人都是病恹恹模样。凌飞心中猜测,应该是来秦家求诊的。

    凌飞下车径直往门口走进去,排队这事他没兴趣,他也不是来看病的。

    “喂,你小子是想插队吗?”排在门外的人一下子就不满了,恼怒道。

    “唔?等一下,这个人是?”有人眼睛尖,细细打量起来。

    “我也有点眼熟,我想想。”

    “凌飞,是凌飞!”

    “凌家新晋的继承者!”

    一听到凌飞的话众人喧哗起来,说凌飞插队的一个都没有了。他们能在这里排队就证明他们的家庭算一般,如果真是豪强世家,秦家就把他们请进去了,凌飞这种凌家之人他们当然不敢说什么。

    凌飞想要进秦家,怎么可能会有人拦着。门口的保安眼前一亮,忙跑出保安亭。

    “凌飞先生!”保安上前,“刚刚家主来了命令,让我带您进去。”

    凌飞颔首:“嗯。”

    保安带着凌飞直接穿进去,排队什么的不存在。周围的人一片艳羡,其他多的一句也不说,别看都是世家子弟,凌家子弟和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前头带路的保安对凌飞说道:“凌先生,下次您如果再来的话由南门进,那边没有人就诊,一般重要的客人也是由南门进来。”

    保安带着凌飞走了一段路之后,路上上了一辆秦家内部的代步车。代步车是特制的,样式也别样新奇,速度较慢。因为秦家太大,里面又不允许开车,自然需要这样的车子来代步。凌飞从东门到南门可是不短的一段距离。

    一般大家族占地面积都很恐怖,凌家也是如此,这代步车,凌家也有。

    送凌飞到了一栋巨大阁楼前保安停下了车。

    “凌先生,就是这。”

    凌飞下车,抬头看眼前古色古香的阁楼。能看出来是有些年头的古建筑,不出意外乃是建国前就有的建筑。

    凌飞径直走进大厅,迈步走入其内,凌飞看到了客厅坐了不少人。首座上是一位中年男人,下面四五人分立而坐。秦妙心坐在左手边最后面的位置,凌飞扫了一眼众人,神色玩味,果然不只是为什么药方而来。

    秦妙心视线也是飘过在座的这些人,黛眉微蹙。父亲叫她过来时说是要和凌飞商量药方的事,她没什么犹豫直接过来,因为她也在意药方的事。虽然凌飞在秦家是个很敏感的身份,可在她眼里药方、病人更重要!然而过来后却是这种情况。

    这哪是商量药方,看这态势恐怕是来审视秦家女婿了吧!

    秦妙心知道这群人的想法,但她不会同意!一来是因为魏柔嘉,二来自己也确实对凌飞没什么感情。好感之前或许是有的,可因为家人故意想要让她嫁给凌飞,这股好感反而有些被消磨光。她明白不是凌飞的原因,可就是生出了抵触情绪。

    “凌飞贤侄来了,坐。”首位上的秦伯言淡笑道,视线瞥过旁边几人。他的二弟秦仲言,四弟秦季言,这两人是力主将秦妙心嫁出去的一派。今天他当然没有叫这些人来,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他刚刚叫来秦妙心,这一伙人就已经过来。人都到了大堂,他还能赶走不成?

    凌飞扫了一圈在秦妙心身旁坐下,旁边也没位置。

    “看来我这药方,还不少人知道。”凌飞缓缓道。

    秦伯言笑道:“贤侄多虑,只有家父和小女知晓。”医者最忌讳自家药方被传出去,凌飞会说这话倒也合情理。

    “眼下来看,可不止吧。”凌飞淡笑,意有所指。

    凌飞的意思秦伯言明白,说是要让他和秦妙心见面,现在却这么多人在场,凌飞意思在说这个。

    “凌家麟儿来我秦家,自当见上一面。”秦伯言没说什么,秦仲言先出声道。

    “凌飞贤侄英雄出少年,身手不凡,医术超群,我早就想见上一面。”秦季言哈哈一笑,“家兄邀请了,我也就凑着热闹过来了。”

    凌飞心念流转,这情况有些微妙。

    “也就是闲聊两句,看凌飞贤侄的样子,似乎有些拘谨啊,哈哈。”秦季言又道。

    “自然不会。”

    “那就好。”秦季言说话语气很温和,时不时发笑,看起来倒是很亲切。

    又寒暄了几句,秦仲言漫不经心的问道:“凌飞贤侄年少有为,风姿绝世,不知道有没有良配。”

    凌飞一顿,以他的智慧一听这话意思就很明白了,原来这群老狐狸是抱这个目的来的?给他找媳妇?

    “有。”凌飞直接道,他准备断了这些人的念想。对于他们想要给他找媳妇他估摸着就这么几个原因,一个是凌家继承者的身份,另一个恐怕就是碧落明心手了吧?一个医药世家,对于这种无上医术定然趋之若笃。

    秦季言闻言笑道:“难不成凌飞贤侄要说魏家那个女娃?哈哈,你们还能继续吗?我觉得不现实吧。不管是对于你个人,还是凌魏两家……”

    秦妙心闻言轻轻出声:“错不在柔嘉。”声音空灵清幽,仿佛与世无争,可这话却是在为魏柔嘉而争。

    秦仲言搜了眼秦妙心却说道:“多要一个魏家的女娃也无妨。”

    “唔!”秦妙心眉头微微蹙起。

    凌飞本想说一句自己有女朋友之类的,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必要,秦仲言的话很明白,多一个也无妨,具体什么意思还要多说吗?这秦家,还真豁得出去,连自家小公主都这样对待。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