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韵兮问了凌飞不少问题,凌飞能回答的都回答,不能回答的缄口不言。

    问完之后林韵兮看了凌飞半晌:“感觉我问了你很多,可对你还是不了解。”

    凌飞笑起来:“会长,你要了解我干什么?想成为我女朋友吗?”

    林韵兮心头一膈,沉下脸;“想得美,滚滚滚,睡觉去。”

    九条凛在床上目光扫过林韵兮的脸庞,发现她耳根处在泛红。

    凌飞起身淡笑道:“你们今晚就睡这,我去次卧。”

    凌飞出门,林韵兮舒了口气,心中砰砰直跳,刚刚那话问得她心跳不已。这个混蛋乱问什么东西……

    “凛,你要洗澡吗?唔,你受伤,还是算了。”林韵兮道。

    “嗯。”九条凛轻轻应了一句当做回应。

    林韵兮先去了浴室,九条凛看着天花板失神。脑中回想着刚刚在大堂里的一幕幕,闪烁的是自己失手的画面,对方的一招一式无比清晰展现眼前。

    “我,还是太弱了……”

    房间中传出低低的呢喃声。

    九条凛没有将原因归咎于林韵兮或者是场面又或者是武器如何如何,她将错误揽在自身。如果说自己的实力更强,一招就能解决这些人,哪有之后的情况。

    良久九条凛凝眸,眸光如刀,锋锐无比,心中下了个决定。

    “伤愈之后,立即开始!”

    ……

    回到房间里的凌飞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顶层的奥斯丁酒店俯瞰着燕京,让人不由自主生出豪情来。

    凌飞在思索着阿九和十三这两人,今晚他是特意试着叫这两人,结果是这两人愿意听他的指挥,这样一来就推翻了他原本的一些猜想。这两人明显是凌老爷子身旁的人,现在跟在他身边,还愿听从命令,其中值得深思。

    想了良久凌飞舒了口气,不管怎么看,至少这两人目前是可以掌控的范畴,证明是利于他的局面。凌老爷子为什么会让他成为凌家继承者他一直抱有疑惑,最大的想法是和凌文敬一样,对自己有所图谋,所以凌飞很是谨慎。

    现在看来,可以稍加放心。

    ……

    次日,凌飞在床上睁开眼,盘坐的腿放了下来,他又练了一晚上的归一决。上次在凌家他有了突破,现在直往第五层的归一决巅峰迈进!只有实力足够,才能应对所有局面。

    出门凌飞在客厅打开电视看起来,电视这种东西他很少看,有时间他更愿意研究医术或者修炼归一决。

    开了电视凌飞试着搜了下自己的名字,发现还真有自己的节目。妙手仁心的比赛视频,还有上次的挑战者联盟。

    “没想到你也这么臭美,还特意搜自己的名字。”凌飞扭头,林韵兮正揶揄看着自己。

    “知道你要下来,搜给你看的。”凌飞随口就胡诌。

    “去你的,谁愿意看你了。”林韵兮斜了眼凌飞,扫了眼电视,不过……这些自己倒是都看过了。哼,只是闲着无聊而已,谁是冲着他看的。

    和林韵兮玩笑两句后,凌飞道:“她伤势估计要修养几天,暂时就先住这,我会安排人给她煎药。你呢,也留这吗?”

    “当然。”林韵兮点头,她心中有些内疚,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的话,九条凛应该不至于这样。她想要留下来,这样可以照顾到九条凛。

    凌飞因为要回去研究药方,不能呆在这,告别林韵兮后下楼。下楼在前台让前台的小美女把他写下的药方交给杨叔,让他采药熬药送上去给九条凛。

    安若曦那边已经不能再拖,时间剩下两个月不到,他必须尽快攻克最后的两个难题。让那位阳光下灿烂而笑的女孩能永远站在阳光下。

    驱车回家,凌飞再次一头扎入药方研究当中。这一研究就是好几天,这期间洛倾城还是和平时一样,在凌飞工作时不会打扰,吃饭点各种诱惑凌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诱惑多了,凌飞定力足了很多,现在已经可以做到稳如泰山,不为所动。

    凌飞太过镇定,逼得洛倾城拿出了珍藏的情趣内衣,时不时在晚上凌飞研究药方的时候出来绕两圈。撩拨得凌飞差不多的时候赶紧进房间,留下外头恼火的凌飞,而洛倾城则在房间内咯咯直笑。

    时间就这么流逝着,直到今天,安家传来了一个好消息,第二个难点也被攻破,第一时间安神医就打了电话过来。

    “就剩最后一个问题。”凌飞暗道,只要解决最后的难题就能将一切解决。他便可以着手治疗安若曦,现在他的实力也在增长,碧落手的运用效果会更好。

    得了消息凌飞继续研究最后一点,而此时又来了个电话。

    这是一个未知电话,凌飞看了片刻接通。

    “你可是凌飞?”耳边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低沉的嗓音显得极有味道。

    “你是谁?”

    “我叫秦伯言。”

    凌飞眉头一挑,秦伯言,秦家当代家主,也是秦妙心的父亲!他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受宠若惊,秦家家主会给我打电话。”凌飞平静道,说受宠若惊,语气却没有任何一点感觉,“不知道秦家家主给我电话是为什么。”

    秦伯言淡笑:“也没什么,前些天安叔来过秦家,说有两份药方要找我父亲帮忙,他告诉了我们是来自于你。我父亲和妙心着手研究,这几天妙心小有想法,想让你过来看看。”

    凌飞心中怪异,奇怪!这种事劳驾秦家家主亲自打电话,可能么?不过事情还是好的,凌飞想了想颔首道:“好。”

    “哈哈,好,那我就等你过来。”秦伯言道。

    挂断电话,凌飞沉吟着动身,不管秦伯言怎么想,他肯定是要过去的。药方有突破,不是小事!

    而在电话那头,秦伯言嘴角牵起,露出笑容来。这些天一直在想着怎么搞凌飞和秦妙心的事情,刚好昨晚秦妙心这边有了些想法,给了契机。

    家族中的分歧秦伯言也很烦恼,他能想到的最好解决方式自然是让凌飞和秦妙心自发愿意在一起,那么一切迎刃而解。可女儿的想法必须考虑,所以他只能想办法促进两人的交往。他暗想,两个如此优秀的年轻人,还都是医术上有共同语言的人,应该是最佳良配了吧。

    想办法真不好想,不只是女儿这边会抵触,凌飞那边也不是善茬,脾气出了名的怪。所以刚刚秦伯言才用医术方面的东西来当说辞,换做其他,秦伯言估计凌飞很大概率不同意。

    也幸好安神医给了药方,不然他想找理由都很难。安家那个女孩凌飞应该是有些好感的,不然不止于此。不过对于这一点秦伯言也不觉得有什么,世家子弟的固有想法他也有。

    “来人。”秦伯言淡淡道。

    门外走进来一位佣人:“家主,有什么吩咐。”

    “去叫小姐收拾一下,有客来访。”

    ……

    凌飞这边直接驱车前往秦家,秦家他倒是还没去过,地址倒是知晓。他可不是那么对各大世家毫无关心,该了解的东西凌飞一点没少去了解。

    车开在半路上,突然手机震动,凌飞拿起一看,是来自于江北泷的电话。

    江北泷?凌飞心中一动,接通。

    “……”电话那头沉默着没说话。

    凌飞先开了口:“因为我变成凌家继承者的原因你才给我打电话的吧。”

    “……是。”江北泷声音有些许沙哑,“我今天得到了消息。”

    江北泷在燕京有情报部门,虽然现在破落,可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凌飞成为凌家继承者的消息传遍燕京,任何世家子弟都知道,这种程度的消息对他来说当然不难。至于燕京其他人就不知道了,当初凌飞是凌家子弟的身份新城都没几个人知道。

    “你想问什么?”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