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爷下命令杨叔怎能不动手,立刻让手下的人动手。那仨人有些实力,对视一眼想要合力逃脱。但有阿九和十三在场怎容他们逃脱,阿九手中银针射出。

    嗯哼!

    三生闷哼,三人身体一软砰地一声尽皆倒地。

    那边的大堂经理看着这场面呆了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都倒了?

    “谁让你停了?”大堂经理因为呆滞手上动作停了停,一停下就听到凌飞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凌飞冰冷的眼眸,吓得又拿巴掌狠狠扇起自己的脸。

    “他们的惩罚几时停下,你就扇到几时。”凌飞淡淡道。

    大堂经理心头一颤,咬着牙,更加用力的扇起来。脸上已经从刚刚的疼痛难忍到现在有些麻木,脸肿得多高他都有了实感。他心中对凌飞恨意入骨,可又无可奈何。

    那边柳燕尖叫一声,眼前动手的人没怜香惜玉,动手就扇,一点没收手。她怒视凌飞,可凌飞看都不看她。

    惨叫声此起彼伏,周围看客们噤若寒蝉,心中暗道这个新晋凌家继承者不好惹。如果说狠,倒还好,世家子弟做法比凌飞凶残得多了去了。有些人甚至以肢解为乐,心理极度扭曲变态。

    凌飞扫了眼众人,对杨叔道:“给我开个房间。”他没有心理变态,这种场面没什么看下去的yu wàng。

    杨叔目光一扫九条凛和林韵兮,会意一笑:“是。”

    众人心中暗自了然,确实是凌飞的女人,难怪了。

    “两个女人,啧啧啧,真是有福。”

    “还都那么漂亮。”

    “不是一般的漂亮呢,燕京见过不少名媛,感觉能比得上这两个的估计只有四美了。”

    “今晚凌飞可有得享受了,羡慕羡慕。”

    这些人纯属想多了,凌飞只是开个房间想要治疗九条凛而已,九条凛的伤势不允许她再回学校,需要治疗。

    “我们上去。”凌飞对林韵兮道。

    “嗯。”林韵兮点头,她当然没往歪了想,她知道凌飞应该是要治疗九条凛。

    林韵兮扶不动九条凛,凌飞便道:“我来吧。”

    凌飞伸手揽住九条凛的肩部,右手从下方腿弯抄起,将之抱了起来。淡淡的香味萦绕鼻间,有如樱花飘落的味道,清新淡雅。

    九条凛嗯了一声,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男性气息,有些不好意思地侧过头,埋首在凌飞胸膛位置,隐约间都能听到凌飞强有力的心跳声。她忍不住偷偷抬头看,凌飞俊朗刚毅如刀削般的轮廓清晰可见,看了片刻又低下头。

    凌飞抱着九条凛,林韵兮从旁边拿了保安递上来的房卡,三人一同上楼。走过柳燕身旁,林韵兮摇了摇头,咎由自取。

    没走多远凌飞好似想到什么,侧首道:“既然是男女朋友,女朋友几巴掌,男朋友不得陪她一起?”

    楚岩听到这话龇牙,急忙道:“我不是她男朋友!”

    柳燕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听到这话暴怒出声:“你说什么混蛋!”

    “我不是!”

    凌飞嘴角一撇:“不配为男人,再加一倍,八百。”

    楚岩身体一颤,这不得打到死!

    凌飞带着九条凛和林韵兮进电梯,他们的房间是顶层的总统套房。凌飞来这里,杨叔当然得把最好的房间给凌飞睡。

    上楼,进房。

    林韵兮咋舌,眼前的装修、规模完全超出想象,这哪是房间啊。主次卧室,复式上下层,还有休闲娱乐厅和会客厅。装修格外奢华,水龙头都是镀金的,入眼便是一片金灿灿的感觉。

    这让林韵兮更加好奇凌飞的身份,这所谓的凌家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今晚,得和凌飞谈谈了……

    凌飞抱着九条凛在主卧的床上放下,床之大令人侧目,四五个人睡都没问题。林韵兮目光扫过房间里的浴室,里面的浴池也大得惊人,两三个人洗鸳鸯浴都不成问题。

    凌飞半扶着九条凛坐在她身后用起碧落明心手为其施救,她的内伤不轻。凌飞在治疗,林韵兮打量一番便将注意力放在九条凛身上。以凌飞的医术,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这次施救时间很短,仅仅十多分钟便结束。

    “怎么样?凛没事吧?”林韵兮忙道。

    凌飞放下满身是汗的九条凛,她睁着大眼睛看着凌飞。

    “没事,我的医术你们还不相信吗。”凌飞微微一笑,“我明天开点药,修养两三天就可以了。”

    “谢谢。”九条凛出声道。

    凌飞摇头:“小事。”

    九条凛没事林韵兮便放下心来,看着凌飞她满目好奇,想了想问道:“凌飞,你到底是什么人?”

    九条凛视线也望过来,从今晚的事情能看出凌飞相当不简单。

    “正常人。”凌飞道。

    “好好说话。”林韵兮凝眸,“医术超群、身手强,不像是个普通人家出来的人。”

    凌飞看了林韵兮片刻;“你想了解?”

    “是。”林韵兮点头。

    凌飞微微一笑:“好吧,你有什么疑问就问,能回答的我都告诉你。”

    林韵兮沉吟着问出一个问题:“凌家,是怎么回事?”

    “嗯……”凌飞想了想,“凌盛集团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世界五百强企业,奥斯丁酒店就是……嗯?凌家,凌盛,莫非?”林韵兮讶异。

    “不错。”凌飞颔首,“凌盛集团就是凌家下属企业之一。”

    林韵兮面色怪异:“之一?”

    “是。”凌飞道,“凌家手下的企业很多,凌家是一个家族,诸如凌江药业,凌耀地产,都是凌家的,诸多企业集合而成凌家的商界力量。”

    “商界力量?换言之……”林韵兮意识到了什么,还有军政界?

    “如你所想。”凌飞颔首,“开国元勋里有位姓凌的,不知道你记不记得。”

    林韵兮瞳孔一缩,这……这就是凌家的起源吗!凌飞,也就是这样家庭的孩子!这才是真的tài zi dǎng啊!

    “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凌飞平静道,轻描淡写。

    林韵兮忍不住道:“为什么你能这么平静说出来,这样的事。”

    “为什么不能?”凌飞反问,“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凌家是凌家,我是我。”

    “可你不是凌家的孩子吗?”林韵兮问道。

    “……”凌飞沉默片刻,“我宁愿不是。”

    林韵兮适才想到孤儿的传闻,心中心绪流转,莫非是凌飞和凌家闹了矛盾,所以他不认凌家?

    九条凛听着凌飞的话,静静看着他的脸庞,她隐约感受到一股名为悲伤的情绪。只是这种情绪很轻很淡,几不可闻。

    “可现在,你不是还是和凌家有关吗?”林韵兮又道,不然今天那些人怎会如此。

    “那是因为你们啊……”凌飞少见得苦笑一声。

    “我们?”林韵兮奇了,怎么会扯上她们。

    “这件事太复杂,未来有机会再和你说吧。”凌飞摇头,局势极为复杂,三言两语说不清。

    林韵兮又道:“还有个问题。”

    “说。”

    “为什么感觉他们那么怕你,如果说是因为凌家未免太过了一些。”林韵兮问道,害怕的程度太深。方才隐约间她还听到说什么杀上凌家之类的,太过杂乱没听大清。

    “这件事也和上个问题有关,以后告诉你吧。”凌飞看了眼林韵兮道,那一夜血流成河,这种话是不可能和林韵兮说的。如果是九条凛可以说,林韵兮还不行。凌飞和九条凛的看法不在世俗,观念不同常人,而林韵兮还处于世俗这个阶段。

    世家子弟那个层面和寻常之人确有不小差别……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