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离开魏忠勇家,脑中浮现魏柔嘉坐在轮椅上的身影,忽地又闪过安若曦的脸庞。他终究还是动了恻隐之心,魏柔嘉太像安若曦,所以他对魏柔嘉有不少怜悯。如果说杀了魏忠勇,那么魏柔嘉就生活不下去了。魏忠勇在魏家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形势?这要是他死了,魏柔嘉往后的日子很难熬。

    今天凌飞空手套白狼得到了一份不菲的“罚款”,看在魏柔嘉的面子上不再追究后续。凌飞把事情看得很开很通透,这件事本就和魏柔嘉无关,何须责备魏柔嘉?

    到门口时周豪还在外面等着,凌飞上了车后道:“有没有多余的车?”

    “有的有的。”周豪忙应道,这个小祖宗看来是以后自己开车了,他心中松了口气。换做是别的少爷他很乐意陪着,可凌飞身上的气势实在太强,呆在凌飞身旁他总觉得害怕,能远离一些凌飞,他很开心。

    “回去后派人开一辆过来给我。”

    “是。”

    车行一阵。

    嗡——

    “喂。”凌飞接通手机。

    “凌飞,你回新城了没有?”耳边是周易水的声音。

    凌飞淡淡而笑:“没有,你的案件进展怎么样?”上次逮到个贩毒的线,不知道周易水进境如何。

    周易水提到这个就有些上火:“别提了,在一个关键环节卡住了。上面绝对深不可测,好多大人物出来阻拦。”

    凌飞心头一流转:“那个人所属势力有没有查到?”如果知道那个人的所属势力,凌家的情报网应该能知道和谁有关。

    “是一个叫烛影社的组织。”周易水道。

    凌飞看了眼周豪:“烛影社,你知道吗?”

    周豪想了想:“听过,是一个不怎么大的组织,怎么了少爷,是不是这个组织得罪您了。”

    “背后是否有什么势力支撑它?”凌飞再问。

    周豪沉吟:“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的,从没听说过。这个烛影社也相当低调,手下的行为也很克制,所以上面的人才没有对他们动手。”

    “没有?”凌飞侧目,周易水这边肯定不会出问题,可周豪却是如此回答,是否可以解释为,烛影社的隐藏能力强过了周豪的调查力量?

    “凌飞,你在和谁说话?”周易水那头好奇问道。

    凌飞沉吟:“替你问个消息,目前看来,这个烛影社比想象中要更加神秘,更加有背景。”周豪的情报网是依托凌家的,虽然不是真的凌家,可情报能力也不可小觑,周豪也不知,证明烛影社不简单。

    “能猜到。”周易水低沉着声音,“算了,不想这个了,过来,一起吃顿饭。”

    “呵?约我?我先看看有没有档期。”

    “去你的,来不来,好不容易我有空,不来算了。”周易水笑骂道。

    “当然来,有人请客干嘛不来。”

    “上次的老地方。”

    “好。”

    旁边的周豪听得神色怪异,凌飞此刻的说话风格完全和平日相悖,杀神变成邻家大哥哥的感觉,凌飞是这种人设么?电话那头的是谁?少爷的女朋友吗?

    不过周豪也不敢多问些什么,送凌飞前往新的目的地。

    ……

    安神医埋头苦苦研究,凌飞这份药方让他看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希望,这药方极其神奇,如果能够融合说不定真的能为安若曦创造机会。配合着碧落明心手,成功率高了很多!

    这些年来苦思冥想都没能救治安若曦,现在有了一线生机,安神医怎能不好好把握住?

    这些天来安神医废寝忘食,一心钻研药方,与他一起的还有两个老朋友,一个是安若曦的外公,同为医药世家中一代国手的张奕心,另一个是如今秦家家主的师弟刘风言。

    张奕心和刘风言都可称之为国手,年轻时三人曾一同上过战场当医务兵,战地中救过命的情谊。这药方想要研究出来非一人之力可攻克,所以安神医叫了最信任的两位老朋友。

    这些天下来大有成果,三个最难的问题已经攻克了一个半,第二个过不了多久就能解决。

    然而,这么高强度的工作对于三个老人而言还是太大了,张奕心的lǎo máo病都已经开始发作,全身关节疼痛,可还是硬撑着,还说出这么一番话:“我这把老骨头就算能活着也活不了多久,如果能治好若曦丫头的病,我这当外公的,死也无憾。”

    三位老人在药房内研究,林明和李军羽安神医这里两徒弟打下手,来回在病房内进进出出。李军羽显得很热情很主动,可林明就没有那么积极了。

    林明提着药草在外头看着房内里面忙碌的三位老人,低下头眼中幽幽,隐有精光闪烁。

    “如此下去,对我而言……很不利……该想想……”

    “师哥,怎么了?”身后李军羽突然叫道。

    林明被吓了一跳,勉强挤出个笑容;“没什么。”

    “刚刚你听你在嘀咕什么。”李军羽问道。

    “没什么,走,把龙舌草送进去。”林明带头走进去。

    李军羽看了看林明,暗自猜测着林明方才是在想什么,有点奇怪呢。

    ……

    凌飞让周豪送他到上回的地方后让周豪自己离开,这辆车留下,他也懒得等周豪送车过来什么的,这辆能开就用这辆。

    不过下车后凌飞才发现,人家这会儿根本没来摆摊。现在是中午,一般晚上才会开业。

    凌飞看了眼四周,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没多久停下一辆出租车,一位身着警服英姿飒爽的女孩从车上下来。干脆利落的短寸发让劲风吹起,带着些许凌厉的目光一扫周围,看到凌飞露出笑容走了过来。

    凌飞一笑:“警察阿姨今天怎么穿上警服了?”

    周易水扬首:“我是警察我骄傲,干嘛不穿。”

    “唔?这会儿是不是没开啊?”周易水看了看路边微异。

    “应该是晚上才开。”

    “啊,白来了。”周易水失望,“上回吃了味道不错,还想再尝尝呢。”

    “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被这点东西吸引了?”凌飞打趣道。

    “谁规定有钱人家的就不能吃了。”周易水斜了眼凌飞,“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这里没开,两人只能就近找了家饭店,要了个包间。

    “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新城?”点完菜后周易水和凌飞聊起来。

    凌飞沉吟:“不好说,有可能不回了。”燕京这里他不想呆,可未来的局面无疑会发生在这里,不来也不可能。

    “啊?你不是交换生时间过了就回?”周易水奇怪,“不上学了?”

    周易水知道凌飞有些秘密,可上学这种事应该不会耽误才对。

    凌飞一笑:“现在不好说,以后再说吧,可能会回。毕竟,这个地方我很讨厌。你呢?这案件忙完回?”

    周易水蹙着眉头:“我也不知道,我当然是想把案件调查清楚再走,不过现在看起来是逼我提前走的样子。”

    “算了,不想这个,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可以的话就把那家伙缉拿归案。”

    “如果不可以呢。”凌飞道。

    “那就创造条件上!”周易水扬首。

    “哈哈,还真是你。”凌飞笑起来。一往无前,追求正义,这就是周易水!

    “我人都来燕京了,还让我发现了这种事,让我轻易就离开?没门!”周易水哼声。

    “不过你可得注意了,这条线上面扯着很多人。”凌飞悠悠道,“一个不好,你会很危险。”

    周易水看了眼凌飞,少见得乖巧应了句:“嗯。”

    凌飞讶异:“小野猫变家猫了?怎么突然这么温顺。

    “去你的!”周易水笑骂。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