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凌飞听到这句话手上动作停下。

    魏忠勇淡笑:“贤侄,我们还是进去聊,你看如何?”

    凌飞看了眼魏忠勇缓缓移开锁在他咽喉部位的手:“从一开始就做好这个打算了吧。”

    魏忠勇笑而不语,不置可否,带着凌飞走了进去。

    这魏忠勇果非常人,心计心态都极为不弱,光说心态,在被凌飞锁喉流露杀机之时还能如此冷静,实属难得。看着魏忠勇的背影凌飞闪过杀机,这样有心计的人要么是自己人,要么就杀了!绝不能让他成为敌人。

    前世的自己目空一切,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无比的自信,最终折戟在卡洛斯这种人手上。现在的凌飞不可能再犯这种错,魏忠勇、卡洛斯都是这种城府极深的人,不要妄图去掌控,斩草除根是最好的方式。

    “来,坐。”

    招呼凌飞坐下,魏忠勇开始泡茶。

    “说吧。”凌飞道,他没空来看魏忠勇泡茶。

    魏忠勇抬眼看凌飞:“说句心里话,我很喜欢你。”

    凌飞神情淡淡。

    “因为你救了柔嘉。”魏忠勇将煮沸的水浇在茶壶之上,“而柔嘉对你也很感激。”

    “说重点。”凌飞对这些没兴趣听。

    “相比于凌文敬而言,我更愿意和你一起合作。”魏忠勇笑道,“不过他毕竟是凌家家主,只有他才有能力动魏家,你现在还没这样的实力水准,唔,换做是凌子衿可能会不一样一些。”

    “你如果只是准备和我说这些不相关的话,那就可以不用继续了。”凌飞手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捏了一个钢镚,在指间把玩着。

    魏忠勇没在意凌飞的威胁,还是很平静地说道:“但是,和凌文敬合作等若与虎谋皮。承诺中我和他各一半,实际上他想要的是整个魏家,此人不得不防。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嗬?帮忙?”凌飞冷笑,“你大概忘了我今天来的目的。”

    “报酬是半个魏家!”魏忠勇终于是点到了主题。

    凌飞目光扫过魏忠勇,淡淡道:“我拒绝。”

    “嗯?”魏忠勇愣住,这是今天第一次在凌飞面前出现这般神态。合情合理的要求,一半魏家的诱惑,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不受诱惑,哪怕凌文敬都会眼馋,可凌飞竟然如此果断的拒绝。原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中,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候凌飞竟然给出超乎预料的回答。

    “一无所有的你凭什么给我半个魏家?我凭什么替你与虎谋皮?”凌飞冷笑,“我如果想要魏家一部分,何必做这么麻烦的事?只要通知你大哥二哥,而后杀了你,我相信他们很乐意少了你这个里应外合的内鬼,并且会给我一个相当满意的报酬。”

    目前魏家内部最大的问题就是魏忠勇,如果自己动手杀了魏忠勇,魏家老大老二最乐意不过,凌飞这种时候要下魏家一部分股份是很简单的事情。并且,这是很切实可以得到的东西,魏忠勇所说不过是基于未来的幻想而已,现在的他有什么能够拿出来的?魏忠勇等若空手套白狼。

    魏忠勇沉默了,一个面对一半魏家的诱惑竟然还能不受诱惑,并且如此冷静分析局势的人,不简单!原以为凌飞只是武夫,从独自一人杀上凌家便可看出,没想到还有这等智慧。魏忠勇想过凌飞可能有些头脑,可发现还是低估了凌飞。

    “年轻人,不准备拼搏一场?”魏忠勇缓缓道,“成功了,你获得的将会是一半的魏家,不出意外,还可能是整个魏家!”

    凌飞眉头一皱。

    “柔嘉她……”魏忠勇说了三个字停住,“有魏家的全力支持,你成为凌家家主的可能性极大。凌家家主,魏家也属于你,借此发展凌家将成为燕京最大的家族,而你,则是凌家之主!俯瞰天下!”

    凌飞冷眼:“刚刚我还认为你不错,现在看来不过是卑鄙小人而已。”

    魏忠勇呃然,这话说的他都有些心动,凌飞没有被打动也就算了,怎么还说出这话来。

    “利用你的女儿,你可真够可以的。”凌飞冷笑。魏忠勇话中的意思是魏柔嘉可能喜欢他,到时候他和魏柔嘉结婚,魏家自然就是他的了,魏忠勇只有一个女儿。然而,魏柔嘉喜欢他?开什么玩笑,一个面都没见过几次的人而已,魏忠勇摆明了是利用魏柔嘉来当说辞。

    魏忠勇目光复杂,认真打量了凌飞片刻:“你认为我是利用么?”

    “不是么?”

    魏忠勇没说话,倒了一杯茶,看了眼楼梯口,缓缓道:“你就当做是吧。”

    凌飞目光幽深,看了魏忠勇许久,目光也扫过楼梯口,缓缓道:“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有个条件。”

    “说说看。”魏忠勇心中某处暗松口气,虽然一直到现在都很淡然的样子,可若说一点都不怕是不可能的。凌飞杀神的名号不是吹出来的,凌家都敢杀上去,何况是他。因为魏柔嘉他也有详细了解过凌飞,这个人胆大妄为,从不受顾忌,什么时候动手杀人都有可能。

    “你事成之后,给我一部分魏家的股份,当做惩罚。”凌飞淡淡道,“如果失败,你的下场……我也不用再动手。”

    魏忠勇笑了:“你这是空手套白狼?”与他的行径一样,凌飞同样也是,甚至更彻底。

    “不是。”凌飞冷冷一笑,“这是你的买命钱。”

    说罢凌飞站起身,转身往房间外走去,魏忠勇凝视着凌飞。

    走到门口之时,凌飞停顿了一下:“感谢柔嘉吧,她救了你。”

    魏忠勇一愣,扭头看楼梯口,怔住许久,因为柔嘉才做出妥协?望向门口,凌飞的身影缓缓消失于眼前,不觉间长长舒了口气,背后发凉。凌飞一怒杀人的性格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爸爸?”

    楼上传来脚步声,很轻很轻。

    魏忠勇回头看,

    魏柔嘉手扶着栏杆支着还不能太着力的腿脚缓缓下楼,旁边是兰兰在虚扶着。

    “柔嘉,你怎么下来了。”魏忠勇忙起身过去想要扶女儿。

    魏柔嘉推开魏忠勇的手,还是自己撑着慢慢往下走:“我自己来。”

    魏忠勇收回手,看了眼兰兰。兰兰表情怪异,不知是何意。

    魏柔嘉小心翼翼下了楼,缓慢走到沙发上坐下。魏忠勇在旁边坐下,看着魏柔嘉:“柔嘉,今天感觉怎么样?”

    魏柔嘉黛眉微蹙,眉宇间有着几缕愁思:“爸爸,刚刚是不是凌飞来了。”

    魏忠勇一顿,犹豫片刻:“是。”

    魏柔嘉面露愁容,对于凌飞她心中何其亏欠。她不是傻子,现在眼睛也恢复了,什么东西都能看见,加上搬家的举动还怎么可能不明白父亲做了什么样的事情。

    “凌飞是为什么而来?”魏柔嘉轻声问道。

    魏忠勇笑了笑:“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魏柔嘉怪异,凌飞和魏忠勇有什么工作上的联系。

    “是啊,忘了告诉你。”魏忠勇笑道,“凌飞和爸爸已经冰释前嫌,所以才有了些工作上的往来。”魏忠勇怎能不知道魏柔嘉的心思,这种时候便说出这话来打开魏柔嘉心胸。

    魏柔嘉一愣,心中带着狐疑:“真的吗?”

    “当然!”魏忠勇笑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了了这件事,他付出了可能到手的一部分魏家股份。看似凌飞空手套白狼,其实魏忠勇内心是同意的,因为魏柔嘉!

    知女莫若父,魏忠勇知道魏柔嘉心中对于凌飞的歉疚,如果不解决这将是她的心结,他愿意用股份解开女儿的心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