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对凌飞那边微微鞠躬,众人心中胆颤。凌飞身旁的一个仆从都这么恐怖,更何况是凌飞。早前听说凌家不待见凌飞,不可能派人保护凌飞,也就是说现在的这两人是凌飞自己培养出来的人不成?一想到这点更加让人心惊,这凌飞是有多恐怖,自己厉害就算了,手下的人也达到这种程度。

    方才阿九和十三的出手就足以见得他们的实力如何,那这凌飞岂不是……

    魏奇峰面色僵着,看向凌飞,现在他不得不道歉!魏家人现在恨极了凌家之人,可还必须向凌飞道歉,那是多大的耻辱。他深呼吸压着情绪道:“凌飞,今天……”

    “罢了。”凌飞摆手,“告诉我魏忠勇现在在哪,我不予追究。”

    这些人有骨气有忠诚的人他还是较为欣赏,现在也没空陪他们耍,他的目的只是魏忠勇而已。

    “啊?”魏奇峰错愕,凌飞的爽快出乎预料。

    “不知道?”凌飞侧目。

    “知道知道。”魏奇峰哪还敢不说,把魏忠勇的细情说了个清楚。下面的人不清楚魏忠勇的情况,魏家核心还是了解的。

    听完之后凌飞淡淡颔首,他扫了眼阿九和十三。

    “少爷。”阿九和十三躬身。

    “藏得很深。”凌飞淡淡道。

    阿九笑道:“谢少爷夸奖,实力比起您还差些。”

    凌飞瞥了眼两人直接上车,不予理会。这两人身份很明显是凌老爷子的人,谁知道是不是为了监控自己,凌飞自然不会有好感。当然,也有保护自己的任务在,不过凌飞需要人保护吗?

    “走。”凌飞道。

    周豪问道:“他们两个呢?”

    “管好你自己。”凌飞淡淡道。这两人要是连跟上的能力都没有,那就没资格保护他了。

    前头的人群让开,周豪驱车开出去。阿九和十三两人一直站在原地,震慑得魏家众人动也不敢动。等到凌飞离开才跟上离去,周围的魏家子弟大松口气,这两人给人的压力太大了。

    “魏奇峰!你怎么回事!”魏绪光怒斥。

    魏奇峰瞪了眼魏绪光:“别说凌飞了,这家伙也惹不起!毒针你没听说过吗!”

    “毒针?”魏绪光皱眉。

    “国际知名的杀手,善使暗器,技巧出神入化,三年前于加尔帕河畔只身杀了数百雇佣军,将国宝运回华夏,一战成名。”魏奇峰沉着声音道,“各大家族都想拉拢,最后调查才发现,那是凌家培养的一名暗部之人。”

    “暗部!”魏绪光倒吸口凉气,这个名头他也是听过的,凌家最令人胆颤的力量。

    “另外一个我没认出来,不过估计也是暗部的人。两个暗部之人保护着凌飞,看来凌飞的地位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高。”

    ……

    凌飞在车中一直思索着阿九和十三两人的事,这两人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预料,强得过分,光是刚刚的几手就能看出一二来。和之前凌文敬派来限制他的二号四号有天壤之别,这两人若是动手对他确实有一定限制作用。

    而且隐匿功夫很深,在今天之前凌飞还不知道这两人的存在,着实不可小觑。

    “少爷,我们直接去魏忠勇那吗?”周豪问道。

    “当然!”

    他做事从不拖拖拉拉,魏忠勇对他做了这种事,不找他算账怎么行。

    车开了一段凌飞手机振动,他拿起手机接通。

    “凌飞贤侄,成为凌家继承者恭喜啦!这几天工作忙都没时间和你说一声恭喜。”

    凌飞眯眼:“魏忠勇?”他没想到,魏忠勇竟然主动给他打电话。

    “贤侄,我最近搬家了,要不要过来玩玩。”魏忠勇道。

    凌飞眉头一挑,有意思了,他淡淡道:“马上到。”

    “哈哈,好,我等着你。”

    挂断电话凌飞手臂抵着车窗托着腮,魏忠勇看样子是早就猜到他的行动,就等着自己的样子,在自己刚去了魏家出来这种时间点打电话来实在微妙。没有畏惧、没有求饶、没有色厉内茬,而是以如此坦坦荡荡的姿态面对自己,到底是哪来的底气呢?难道说他也在家中设局?

    又或者是……他有自信自己不杀他?如果是这个猜测那就值得玩味了,魏忠勇凭什么有这样的自信?

    凌飞心中闪过无数想法……

    开了许久,车到了一栋独立的别墅前。这附近环境清幽,且很是空旷,只有一栋房子。在别墅前停车,凌飞走了下来。

    别墅前花团锦簇,花圃中花香扑鼻。春季百花盛开,这里繁花似锦。

    “哈哈哈,凌飞贤侄,你来了。”

    凌飞刚进来就听闻一声好爽的大笑,一个精气神正足的那人从中走出。凌飞抬眼一瞧,不是魏忠勇又是谁?只不过此刻的魏忠勇和之前如同变了个人似的,之前的他带着一股吊儿郎当的气质,这会儿锋芒毕露,看着他凌飞仿佛是看到凌文敬莫问天那种人,他的身上有了这样的气质。

    凌飞心中暗道,隐忍数十年,此人城府极深!自然不可小觑。

    “来来来,里面坐。”魏忠勇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好像对于之前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一样。

    凌飞淡淡道:“进去就没必要了,杀了你只需要几秒钟的时间,何必进去浪费时间。”

    魏忠勇笑容不变:“凌飞贤侄这话说的,杀我干什么。”

    “我想,你很清楚。”

    魏忠勇笑道:“是因为联合凌文敬的事情?”

    凌飞冷眼,还能如此平淡而坦然的说出来,魏忠勇准备用什么样的说辞来圆?他想听听。

    “贤侄,大可不必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结,你现在不是没事吗?反而因为那天的事情你才是最大受益者不是吗?”魏忠勇笑着。

    “yi mǎ归yi mǎ。”

    “不,那就是yi mǎ事。”魏忠勇道,“因为有我的前因,才有你现在的后果,不是吗?”

    凌飞冷笑:“魏家三爷果然隐藏得够深,人人都以为你是草包一个,如此巧舌如簧、城府深沉的人怎会是一般人。”

    “谈不上巧舌如簧,我只是在说一件事实而已。”魏忠勇笑容深深,“贤侄,你难道不是这件事到现在为止最大的受益者吗?解决了你认为的魏家的烦恼,教训了你早就不爽的凌子轩,还让高高在上对你指手画脚的凌文敬吃了大亏,自己也成为凌家继承者,乃至解决了大局势上莫问天对于你的隐在威胁!正因为我的做法才让现在的形势如此偏向你,难道不该感谢我?为什么还想杀我?”

    现在的魏忠勇无需再隐藏自己,展现出出色的口才,条理清晰,言辞有力,形势分析明了,语句极具说服力!

    凌飞反而笑了:“你的意思我还要谢你不成?”

    “哈哈哈,那就不用了。”魏忠勇大笑,“相反,我确实得向你道歉,虽说让你成为凌家继承者,可不可否认其中过程的凶险,这是我的错。”

    魏忠勇在笑,凌飞却慢慢敛起神色,目光冷淡。

    魏忠勇笑声渐渐止住,凌飞冷漠道:“你莫不是以为说了这番言论我就不会对你动手不成!我想要动手从不在乎任何外界因素,我想杀了你……”说着这句话凌飞如幻影般出现在魏忠勇身旁,右手化爪锁在他的咽喉,“随时可以。”

    魏忠勇还在笑,心中沉吟着,凌飞的确不是普通人……

    凌飞的手锁紧,缓缓用力。

    魏忠勇感受到喉间的痛感越来越大,没有再犹豫,当即道:“贤侄想不想得到魏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