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妙心神色很奇怪,不是秦叔认为的强烈不愿,却也没有表现得乐意,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事一般。

    “柔嘉那边呢,不是刚刚订婚?”秦妙心道。

    秦叔神色一凛:“恐怕,和魏家的婚是要断了。”

    “嗯?”秦妙心蹙眉,“怎么回事?”

    秦叔缓缓将昨夜的事情一一告诉秦妙心,秦妙心作为秦家最核心人员,什么事情都可以详知。从魏家开始,从中细解猜测了凌文敬和魏忠勇的计策,到凌飞最后成为凌家继承者。魏忠勇的合谋是猜测,可绝对**不离十。

    秦妙心听得面色不断变化,她忍不住道:“未免太过分了!”

    “谁?凌飞?”

    “凌伯伯。”秦妙心指的是凌文敬!她在抱不平,不只是为凌飞,更是为魏柔嘉!有谁想过这件事之后魏柔嘉该怎么办?明明和凌飞订了婚,却必须和凌飞反目成仇,凌飞治好了她的眼睛,她父亲却对凌飞做出那样的事,那个单纯得还没有见过世界的孩子会如何内疚!

    而且,这件事出了之后,凌飞和她的婚还能继续么?凌文敬都准备口诛笔伐魏家,乃至动手,这种情况下还想成婚?想都不要想,在这之后她的声誉该怎么办?

    还有更可怕的事,魏家的其他人会如何排挤魏忠勇父女二人?没人是傻子,过几天魏忠勇和凌文敬密谋之事都会大白天下,到时候魏忠勇的事会昭告魏家,魏柔嘉在那样的局面下,可该怎么办呐!

    思来想去秦妙心觉得受到最大伤害的就是魏柔嘉,神色担忧。

    不行,我不能再雪上加爽。秦妙心深深皱眉,不论是处于魏柔嘉的原因,还是……她都不能答应!

    “小姐,其实家里让你回去也只是商量,他们还是愿意遵从你的意见。”秦叔道。秦妙心的地位不同于魏柔嘉,她在秦家的地位就和凌子衿凌百里这样的人一样,谁也强迫不了她,身为名满燕京的女国手,有这个资格!

    但是,秦家内部也不是铁桶一团,想要把秦妙心嫁出去的大有人在。那些窥觊秦妙心父亲秦家家主之位的叔叔伯伯以及堂兄堂姐海了去,秦妙心在凌家,对于秦妙心父亲这一派系的地位有强有力的巩固作用,他们必然会大肆推崇秦妙心嫁出去的言论,以此达到削弱秦妙心父亲势力的目的。

    正常情况下秦妙心如果强烈表示不愿意,谁也无法强迫,只不过,现在情况不也一样。天平另一头站着的是凌家和碧落明心手!这样的诱惑对于一个医药世家而言,谁能抵挡得住?这次的谈判,秦叔知道很麻烦,所以才如此着急,他不想看到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秦妙心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

    秦妙心颔首,和秦叔前头走去,走了几步好似想到什么,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喂……”

    ……

    在唐仲英家门口凌飞按下门铃,没一会儿就有佣人打开门。

    凌飞走进客厅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唐仲英,唐仲英放下手中的报纸,扫了眼凌飞:“等你半天了,怎么才来。”

    “堵车。”

    凌飞在唐仲英身旁坐下:“婉儿在楼上?”

    “是。”唐仲英凝视凌飞,“昨晚发生了什么?”

    看来唐仲英的情报网还是稍弱,也是,这等家族豪门内部事情肯定是死死封住,如果不是情报工作厉害的难以得悉。唐仲英商界能力虽强,但还未成为真正的豪门,无法在第一时间得知可以理解。

    凌飞缓缓道:“昨晚,事情很多,也很大,无从解释。料想今天会传开,你稍加了解便得能得知。”无论是魏家的的事,还是凌文敬即将对魏家动手的事,又或是自己成为凌家继承者的事,今天之内就会传遍燕京。

    “我现在就想知道。”唐仲英略带不满,凌飞身为他的女婿,却时常含糊应付他,他不舒服。尤其是昨晚唐娉婉受了伤,他对凌飞更是有怨气。

    “这件事我不想解释。”对于自己被暗杀布局的事情,又如何成为凌家继承者的事,说出来就好像吹嘘一般,凌飞从不说这样的话。并且,深陷局中让人掌控,更是让凌飞愤怒之事,决计不愿多提。

    说罢凌飞站起来,他要去看唐娉婉。

    唐仲英皱眉,凌飞的举动让他猜测起来,是否因为有更深的缘由?凌飞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凌飞对旁边的佣人问了一句便上楼而去,他现在满心惦挂的只有唐娉婉的伤势。

    二楼右拐第二间房,凌飞轻轻推开门,淡紫色格调的房间泛着高贵优雅之感,昂贵奢侈的摆设布满房间,顶上紫水晶灯光还亮着,照着大床上黛眉微蹙的冰美人。

    凌飞走到唐娉婉身旁,在床沿坐下,轻轻握住她放在绒被之外的柔荑,冰凉的感觉透过她的肌肤传递而来。凌飞将绒被拉开一丝,将她的手放入被中。

    “唔——”凌飞的动作让唐娉婉似有所感,轻轻睁开美眸,清冷的眸子看到凌飞化作忧虑。

    “凌飞,你没事吧?”唐娉婉唤道。

    凌飞温柔一笑,伸出手在唐娉婉的脸颊上轻轻撩起撒在脸颊上的秀发:“没事,倒是你……抱歉。”

    唐娉婉伸手握住凌飞放在她脸颊上的大手:“该道歉的是我,如果那时候我没有要和你说话,你不会陷入那么大的麻烦。”

    “笨蛋,和你没关系。”凌飞亲昵唤着,拉着唐娉婉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一下。

    “可是……”

    “没有可是。”凌飞打断,“你是我的女人,如果我为你受伤死了,也只是我能力不足而已。”

    唐娉婉微愕,还真是他呢,霸道强势,还有些大男子主义……可是,心中那股汹涌而出的温暖和感动,让她身心舒坦。

    “你的伤昨夜我为你疗伤过,现在就只是修养,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凌飞轻轻道,“半个月应该就能好。”

    “这半个月,你陪我。”唐娉婉凝视着凌飞,清冷的眼眸中泛着似是羞涩,可表情却是很坚决。

    凌飞笑了起来:“我家婉儿变得大胆了呢。”

    “……”唐娉婉没反驳,全因昨晚的事。她昨晚看透了凌飞对自己的爱,为了自己愿意奋不顾身乃至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那样的他,值得自己去爱一辈子。同时也更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原来自己也爱他爱到了骨子里,在那时候她都没有多少思考就愿意为他付出生命,和他一般无二……

    唐娉婉静静望着凌飞,一句话也不说,凌飞也凝视着她。没有言语的交流,浓浓的爱意在两人眼神中交汇,在目光中流转,在心中荡漾。

    凌飞的头缓缓低了下去,唐娉婉也慢慢闭上眼睛,两人的唇交触在一起。唐娉婉的手从绒被中伸出拥住凌飞,紧紧地,从不主动的她,现在格外大胆,更加展现自己的情绪。

    两人相拥着,忘情闻着对方,似乎要把一切爱意告诉对方。

    凌飞不知什么时候也躺在了床上,他的动作也多了起来,手开始乱动。

    “唔……”唐娉婉突然闷哼一声。

    凌飞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分开唇舌,撑起身体忙问道:“怎么了?”

    唐娉婉表情上有些许痛苦,身上还有内伤,长时间的接吻好像喘不过气来似的。

    “没事。”唐娉婉勉力道。

    “呼……”凌飞重新坐起,“看来这段时间也不能随便亲我家婉儿了。”

    唐娉婉斜了眼凌飞,轻嗔:“笨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