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起身出门,燕京之事暂时算是安稳下来,接下来得去配合一下一七五工作室的工作了。一七五工作室的老板给凌飞帮了忙,别人敬他一尺,他还人家一丈,该去配合人家的工作。

    不过,这会儿凌飞可不是去一七五工作室,他要去看看唐娉婉。

    走出房门就看到门前的几个佣人,佣人们看到凌飞立即挺直腰杆。

    “凌飞少爷,早上好。”

    “凌飞少爷,早安。”

    一个个打招呼,显得格外有礼貌。凌飞目光淡淡,果然凌家继承者的名头就是好使,以前什么时候这么有礼貌过?在凌家他向来只是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而已。

    凌飞没什么反应,径直走出去,心中暗道,估计凌家都传开了吧。甚至不只是凌家,这等消息很快就会传遍燕京,毕竟凌家这等世家出现一个继承者,颇受关注。若是魏家这种估计无人理睬,可凌家不同,那是最顶尖的世家。

    一路上无数人和凌飞打招呼问好,旁人都是低声议论着凌飞,指指点点。凌飞上位是凌家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尤其是以武力上位,更让人意想不到。

    其实凌飞昨晚的行动心计并不弱,尤其是在面对凌文敬时的决策,堪称绝妙。可惜,这些东西一般人是看不懂的,凌飞流传在外的只有强大身手的凶名而已。

    他人评价如何凌飞并无所谓,他在意的只有自己在意的东西而已。

    门口周豪等待多时,看到凌飞过来心中感慨万千,他这边的情报都是依托着凌家情报网,凌飞的事情一大早他就知道。得知这个消息他整个人是懵的,闫正芳离去前和他说了很多,关于凌家继承者的事情最多,没想到这才多久,凌飞莫名其妙就成了凌家继承者。

    也不能说是莫名其妙,昨晚的事情他听起来也跟玄幻一样,凌飞强大能力让人震惊,从魏家杀回凌家,昨晚凌飞杀人过百了吧?一想他都觉得瘆得慌,这凌飞少爷,当真是一杀星,别怀疑他有什么不敢干的事。

    凌飞淡淡道:“走。”

    “啊?是。”周豪忙开门迎着凌飞上车,驱车前驰。

    “凌飞少爷,我们去哪?”

    “唐家。”凌飞道。

    “哪个唐家?”周豪问道,燕京好几个姓唐的发展不错,不过其中还是以唐仲英为最。

    “你说呢?”凌飞冷漠扫了眼周豪。

    周豪干笑一声:“知道了。”凌飞和唐娉婉的关系还用提?还能是哪里,自己真是嘴欠。

    掌控情报网的周豪对于唐家的地址自然不能再熟悉,带着凌飞直奔唐家而去。

    ……

    此刻,一间空旷简约的办公室内,一位极美的女子支着下巴凝视着桌上一份资料。

    旁边站着一位职业女性,她低声道:“小姐,昨晚您真的把那东西给凌老爷子了?”

    绝代佳人轻轻翻了一页:“是。”

    “可那是……”

    “给墨初打电话。”绝代佳人打断道。

    “唔?”职业女性狐疑,“突然叫她做什么?”

    “安排工作。”绝代佳人莞尔一笑,那一笑倾国倾城。

    “可李墨初的工作……咦?您觉得他会接受了?”职业女性顿了顿。

    绝代佳人淡笑:“吩咐便是。”

    “是。”职业女性躬身离开办公室。

    绝代佳人继续翻资料,后面正是凌飞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凌飞是幼年时期,她轻轻支着下巴凝视良久,又往下翻,一张张渐渐长大,一直到凌飞在妙手仁心上的画面……

    “出入太大,为何?”

    ……

    医院病房。

    洛倾城凝视着秦妙心,很期待她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秦妙心沉吟良久:“有几成把握,却并非十足。”这几天家中出了事,她一直在忙着家中之事,空余时间都在想办法,可一时间想到的办法只有几成把握。

    “几成?”洛倾城心头一膈。

    “四成。”秦妙心道。

    洛倾城抿嘴,四成,对她而言太低了……

    “以目前来看,她死亡的可能性很低,理由上存在很长的时间再去想办法。”秦妙心道,“和柔嘉的腿一样,给我一段时间,会有办法。”

    洛倾城勉强着自己的笑容:“麻烦你了妙心。”洛倾城还真是个交际达人,这几天的时间已经可以和秦妙心亲切相称。

    收拾心情,洛倾城再次让自己保持平日里的样子,和秦妙心出门,一出门就看到门口站着面色微微着急的秦叔。

    “小姐!”秦叔低声道,“老爷让您回家,急事。”

    “又有急事?”秦妙心素手轻挽如墨长发,“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秦叔看了眼洛倾城道:“凌家多了个继承者。”

    “唔?”秦妙心听后歪了歪螓首,“可这和我无关。”

    “现在有关了。”秦叔苦笑一声,“那个人是——凌飞。”

    “啊?”洛倾城倒是先轻呼出声,凌家继承者,凌飞?凌飞不是庶出的吗?为什么……

    秦妙心听后面色却不是惊讶,而是狐疑,心中一股古怪的念头在盘旋。好一会儿才问道:“为什么有关?”

    秦叔又看了眼洛倾城,洛倾城虽然很想听后续,可还是知趣笑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倾城,路上小心。”秦妙心道,这几天她还真是和洛倾城交上了朋友。

    看着洛倾城离去,秦叔对秦妙心道:“凌飞会明心手已经不是秘密。”

    “嗯。”秦妙心颔首,这一点在医药世家中已经慢慢传开,当然,大多数人都只是抱着怀疑,毕竟谁也没见过数百年前的碧落明心手具体如何,但秦家内部已经确信。

    “原本家主就有想法找人靠近凌飞试探,可以的话套出明心手。你也知道,这无上绝技任何医药世家都眼馋得紧。”

    秦妙心微微蹙眉,这种做法她很讨厌,跟欺骗一样。

    “秦叔,你还没说怎么和我有关。”

    秦叔无奈道:“小姐,你还没明白吗。他会碧落明心手,秦家对碧落明心手窥觊,如果他身份地位一般我们可以用一些手段套出,可现在他身份地位已经不同。”

    “身份地位……”秦妙心脸上突然浮现几分讥讽之意,这在她脸上几乎没见过,她似是对这种说辞极其鄙夷。

    “并且,凌家也是极强的势力,让人心动。”秦叔再道。

    “秦叔,到底想说什么?”秦妙心依旧没听明白。

    秦叔神色悠悠:“小姐也到了该嫁的年龄,这一年来家主就一直在物色人选。”

    秦妙心一怔,说到这里她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因为秦家想要凌飞的碧落明心手,又想和凌家这样的家族有更深的关系,又或者更加大胆猜测一下,想借此进入凌家深层内部,如同袁淑仪……这种时候凌飞这么一个既有无上医术,又刚好是凌家继承者的人出现,你说,秦家内部会怎么想?怎么做决定?

    当然是找个女人和凌家联姻,准确的说和凌飞联姻,以此作为桥梁,借机染指碧落明心手,也能打入凌家内部,百利而无一害的行动。作为凌飞的枕边人,碧落明心手真不是渴望而不渴求的东西。那么,这一门无上医术秦家就可收入囊中!

    无人能理解一个医药世家对于碧落明心手的渴望,等若绝代剑客对于神剑的渴望。

    而联姻该选何人?这是个问题,秦家目前看样子是想到了秦妙心……一来秦妙心确实到了适婚年龄;二来,对象合适,凌家继承者加上医道国手这二重身份,最配秦妙心不过;三来,秦妙心艳冠群芳,她成为凌飞妻子得到碧落明心手的概率更高,凌飞很难不倒在她石榴裙下。

    秦叔心里也在犯着嘀咕,秦家的动作未免太急了,凌飞刚刚成为凌家继承者,就马上要秦妙心做这决定……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