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瞻宸看着易轻舞,心中悸动不已,怪不得燕京公子哥为她争破头颅,连他这年近四十的人都难免心动。不过,今晚她到底为什么来这?这大半夜的,还特意吵醒凌老爷子,换做寻常人,早让他打了出去,还想通报凌老爷子?怎么可能。

    凌老爷子看到易轻舞那古井无波的神色也有几分松动,眼前的女娃儿确实让他也有些微动容,如此出尘气质,当世少有,更难得的是此女人品上佳,能力气魄动燕京,上天何其眷顾此女。

    若说易轻舞为燕京乃至华夏第一奇女子恐怕无人会反驳,论容颜,她之仙颜称作燕京四美之首亦无人敢说否;论能力,只手挽易家之即倒,扶大厦之将倾,数年时间一手将易家拉入顶尖世家之列,精准的大局观,英明的决策,强势的手腕,芳名震燕京;论品行,知书达理,明礼淑德,但凡见过之人无不赞不绝口。

    易家神仙女,当之无愧!

    如果不是这样一个人,凌老爷子断无可能在今夜这个时候出来见客。

    “轻舞找我何事?”凌老爷子神色再次变成古井无波的样子。

    易轻舞那翦秋水轻轻眨动,长长的睫毛扑棱眨动,樱唇轻启,袅袅仙音传开:“轻舞想请求老爷子保下一人。”

    叶瞻宸一怔,这种时候,保人?

    “嗯?”凌老爷子抬眼,“保谁?”

    “您的孙儿——凌飞!”

    ……

    凌文敬抬眼看了眼凌飞:“逃?逃的该是你才对。今夜你无故杀人,坏凌家大忌,罪不可赦!”

    “嗬。”凌飞冷笑一声,“在我面前收起你这幅姿态,事情如何你我心知肚明。”

    “大胆,凌飞,你怎么和家主说话的!身为凌家子弟做了这等错事不知悔改也就罢了,还敢和家主说这样的话,该当何罪!”凌子轩高声喝道,“坏凌家规矩,大肆tu shā,此罪当诛!”

    凌文敬身后的数人纷纷上前,蓄势待发,或以拔qiāng姿态,或以作势欲进攻的姿态,个个如同绷紧弦的弓,一触即发!凌飞是拔qiāng极快的神qiāng手,从传来的消息可以得悉,决不能让凌飞有先出手之机,否则必将带走他们一人。他们现在的姿态下必定能快凌飞一步,最不济也能保持同频率,让凌飞失去优势。

    “废话真多。”凌飞淡淡道,“如果你们只是基于这几个废物身上来的自信,劝你们罢了,还不如洗干净脖子伸过来让我砍了便是。”

    “狂妄!”这几人中一位冷声道。

    凌子轩冷笑:“凌家这些年没少碰见实力强大之人,正是因为他们实力强才不把凌家放在眼里,最终结果都是以身死收场,你也不会例外!”小看凌家,必死无疑。

    凌家底蕴分为明暗两部,明部凌家家主掌控大部分,还有一小部分直属听命于凌老爷子。可是,这小部分才是最恐怖的力量!至于暗部更是如此,从不曾听闻暗部具体编制,只传闻他隐藏于凌家各处,但凡凌家出现变故便会出动,任务成功率百分百,从无败绩!

    凌飞今晚的行动不仅仅是破坏规矩这么简单,还想杀身为凌家继承者之一的凌子轩和凌家现任家主凌文敬,这种情况下,暗部必然出动!

    凌子轩心中暗道,都不一定需要暗部出手,凌家明部的实力也强得可怕,他知道今晚前去杀凌飞的规模,可相对于整个明部而言,不过尔尔。明部动手,凌飞都不一定吃得消,甭论暗部!

    “那就试试看。”凌飞冷冷道,“我也没闲工夫和你们玩。”

    凌飞脚下一跺,整个人如同幻影般消失原地,那几人本欲抽qiāng射击,凌飞已经消失眼前。

    四人中一位略显老态的男人沉声道:“左边!”

    其余三人毫不犹豫,当即朝左边冲去,后两人拔qiāng,前两人若猛虎扑食般朝一道身影扑去。

    凌飞前冲之势被阻断,他抬手欲开qiāng,后头的两人却先他一步。凌飞预感不妙,一脚踹在前头拦路之人轰至的拳头之上,借由此力道退后,砰地一声子弹从他身前穿过,他恰好躲过。

    而前方两人可没停下攻势,腿势凌厉直踹凌飞双手,他们想踢飞凌飞的qiāng。凌飞的qiāng法太让人顾忌,若是赤手空拳机会自然更大。

    凌飞这一脚让自己处于半凌空状态,这种时候很难躲避进攻,他凝眸当机立断,双qiāng瞄准后头两人。

    砰砰!

    两声qiāng响,后头两人身手不凡,已经是在极限时间躲避,可还是让凌飞击穿胸腹,两人应声倒下,虽不致死却也让他们再无战力。而这两qiāng的结果是,前头两人两脚踹在他手臂之上,两股巨力震得凌飞手臂一麻双手都握不住qiāng,qiāng抛飞开来。

    凌飞连连后退,手臂发颤,尤其是左臂,本来今晚左臂就受了qiāng伤,现在更觉得左臂疼痛难忍。凌飞眸中闪过厉色,咬牙挺住,紧握双拳,单臂挡在前头,右臂后拉,呈现防御姿态。

    凌飞没了qiāng,这两人神色一喜,凌飞最让他们忌惮便是qiāng法,此刻没了qiāng的凌飞不足为惧!他们并不认为凌飞的身手强到何种地步,最主要就是qiāng法,没了qiāng凌飞等若废掉大半武功。

    二人趁势而上,各使绝技不给凌飞喘息之机。

    二人迫近,凌飞脚下一跺,客厅内一声啪响,整个人呈离弦之箭般射出,手上又以怪异姿态弓着。两人靠近,凌飞弓着的右臂大臂肌肉仿佛是涨大一圈,发出怪异的咕咕之声,猛地轰击而出,如同炮弹发射。

    左边那人以拳相对想要正面对抗,右边之人与之相配合,侧击凌飞腰侧。

    咔擦!

    一声清脆的响声,左边之人神色剧变,右臂手腕直接折断,而凌飞的拳势还未停止,直冲面门,他来不及抵挡让凌飞硬生生来了一拳。面门凹陷,脸部被砸得血肉模糊,整个人远远抛飞。

    右边那位腿势已至,凌飞整个人顺着勾拳劲带着身体一旋,右腿借势而起,腿部微微后宫再次使出弹腿绝技。两人腿部交接,准确的说是凌飞脚踝部踢在他的大腿上,带着旋劲,整个人被凌飞甩飞,轰的一声砸在墙壁之上,软趴趴滑倒下来。

    凌子轩面色变化,凌飞的实力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恐怖!袁淑仪一直沉默不发一言,凤眸间透着丝丝杀意。

    凌文敬面沉如水,这四人如此不堪一击么?不,应该说凌飞战斗技巧和战斗经验太过丰富,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出最准确判断,用最有效的攻击方式制敌!但是,凌飞还是得死!

    踏踏踏——

    凌飞刚刚停歇便看到楼上楼下各处冒出了人影,个个手持冲锋qiāng出现在各处,将客厅包围得密不透风!

    哒哒哒——

    楼上开qiāng,不是射击凌飞,而是地上凌飞的两把qiāng被炸碎!这群人有备而来,不给凌飞任何机会!断绝凌飞持qiāng的机会。

    “凌飞,束手就擒吧。”凌文敬淡淡道,“今夜,你无逃生之机。”

    ……

    此刻,老爷子会客厅。

    叶瞻宸心中怪异,凌飞和易轻舞是什么关系,易轻舞竟愿专程为他而来?

    凌老爷子目光微异,易轻舞竟是为凌飞而来,可从任何资料上显示,凌飞不会和易轻舞扯上关系才是。非要说有关系唯有中医这一样,可易家医术在遗失易不全的医书之后衰弱,又经历战争年代后几乎断绝,易家医药世家已成为过去式。

    “原因。”凌老爷子淡淡道。

    易轻舞微微扬首:“变革中医,天下大同!”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