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朝里侧倒下,露出里面装裱堂皇的大厅,巨大的扇面压下,带着飓风气流往两侧扇飞,两侧家具摆放全被气流扇飞,往两旁倒去。顶上如水晶般华丽尊贵的吊灯在狂风气流下来摇摇晃晃,几欲坠下。

    大厅尽露全貌,这栋建筑真如城堡,大门进去便是个超大型客厅,左右各类陈设与房间,楼梯分两侧蔓延而上。客厅内部墙上名字画装裱,水晶灯、奇形怪状的雕像摆设,让这栋城堡显得格调极高。

    而此刻,大厅正中央主位上坐着一位华服男子,六十多岁的他保养得很年轻,仅是略显老态。他正闭目养神,巨大的动静也没能让他睁开眼睛。主位下方两侧坐着袁淑仪和凌子轩两人,袁淑仪看着门外神色略显惊愕,凌子轩面部微微狰狞,盖因凌飞如此恐怖卓绝的身手。

    怎么想凌飞的身手也太过于可怕,这扇门这么大,竟是一脚轰倒!

    华服男子身旁站着几位气势慑人的男子,此刻皆是面容严肃,盯着凌飞眉头紧锁。凌飞的身手强得可怕了,今晚先经历魏家之局,拼死破局之后转战金海路,在火箭筒下活下性命,带着这样的身体只身杀入凌家,击毙凌子轩在家中埋伏下的二十多位好手,又在门口尽诛凌文敬精心培养的铁血卫十三人!此刻还能有如此战斗力,太可怕了!

    这几人都是实力达到六星雇佣军水准的人,可今晚把凌飞换成他们,他们没有任何信心能做到这个地步!这个家伙,真是一个变态!

    凌飞身后的那群人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描述凌飞的能力,这等身手,前所未闻。在凌家这样的世家始终认为武力只是下成之道,御人之道才是王道,武力只是匹夫之勇。可凌飞的行动无疑是在打破这样的说法,他的强大,突破常人所想。

    凌文敬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精光奕奕的眼中多了血丝,到了这个年纪的他彻夜不睡是件严重事。带着血丝的眼睛更显得煞气十足,当年也曾于军队中血杀而出的他,气势渐渐凝聚,面对凌飞他仿佛置身曾经的战场。

    凌飞也看向凌文敬,两人目光交汇,门外风声呼啸,肃杀之气愈发浓郁,两人眼中皆有渗人的杀意。凌飞被设局当然想杀了凌文敬,凌文敬因为计划被凌飞破坏自然暴怒。

    凌飞迈步踏踩在门板上,踏踏地脚步声更加大声,今夜,要做个了绝!

    ……

    一间古朴的房间内,本该处于深睡的老人睁开眼,他缓缓坐起。

    “笃笃笃——”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老人道。

    门外的叶瞻宸顿了顿,他没想到老人的回答会这么快,老爷子没睡么。

    “老爷子,您没睡?”叶瞻宸轻轻问道。

    “多年lǎo máo病,何曾睡过好觉。”老人平静道。

    叶瞻宸抿嘴,这lǎo máo病是指的身体上的毛病,还是对于qiāng声的敏感?战争年代过来的老人,对于qiāng声格外敏感。

    推开门,叶瞻宸走到老人床边。

    “大半夜的,因为今夜之事?”老人淡淡问道。

    叶瞻宸轻声道:“并非为今夜之事而来。”

    老人侧目,他本以为叶瞻宸是为今夜之事而来。老者虽迟暮,凌家依旧了如指掌,甚至于比凌文敬还要了解凌家。凌文敬的计划他很清楚,凌飞的情况也不胜了解。他能猜出,今夜应是凌文敬和凌飞的事。

    “老爷子,既然您提到了今晚的事,瞻宸斗胆问一句,您会怎么解决?”叶瞻宸心中有所猜测,可也仅仅是猜测,老爷子的做法一向出乎他的预料。

    老人淡淡道:“瞻宸,你的问题很愚蠢。”

    “唔。”叶瞻宸一顿,随即失笑。是的,挺蠢的,何必问呢?一个是亲儿子,一个是庶出的二十多年来仅见过几次的孙儿,一个是目前掌握凌家大局的凌文敬,一个是凌家内部无足轻重的凌飞,怎么选择还需要问吗?虽说上次老爷子动了恻隐之心,可今夜,再怎么恻隐也不可能了,事态相当严重。

    叶瞻宸心中暗道,也就是说,凌飞是必死无疑了吧。凌飞今晚的举动彻彻底底突破了凌家底线,绝不可能容忍凌飞的行径,只会以儆效尤。

    凌家的暗部力量极其恐怖,哪怕作为凌老爷子身边最为亲近之人,他也无法全部得悉,乃至凌家家主凌文敬也不知道真正力量如何。今晚凌飞不动手则罢,动了手,绝无逃生之理。那些暗部之人,在凌飞危及凌文敬生命时必然出手。

    暗部,隐藏于黑暗之中,身匿凌家各处,他们像是影子,见不到他却时时刻刻存在着,你的一言一行皆在他掌控之下。他们若想动手,任何人逃不过他们的手掌心。凌家大事,暗部出征,未尝一败!

    叶瞻宸想到恐怖的暗部,心中也是发怵。更加令他心怵的是,他从未见过那群人!凌飞再强,恐怕亦命不久矣……

    “今晚是谁来?挑这时间点,巧了。”凌老爷子缓缓道,“具体所为何事?”

    叶瞻宸也是失笑,“本来我也觉得巧,可我看求见之人,和今晚之事扯不上关系。”

    “谁?”

    “生女当如易轻舞!”

    ……

    凌飞一步步踏进大厅之内,紧盯着前方的凌文敬。

    空旷的大厅内似乎只有寥寥十人不到,四周看不到埋伏,听不到其他风吹草动。能看到的守卫力量只有凌文敬身后四人,再无其他。

    凌飞眼扫全场:“你们胆子很大,知道我来,也不多准备些防卫。”

    凌子轩攥紧拳头,看着凌飞他心中躁动不已,曾经踩在脚底下看不上眼的废物,现在竟然成了他心头大患,此刻还在危及他的生命。这种落差,让他心中说不出的难受。然而,今天凌飞必死无疑了,彻彻底底犯了凌家禁忌,绝无生逃的可能性!

    袁淑仪冷眼而视,今夜凌飞在凌家做的桩桩件件,无可轻饶。不论之后他们的结果如何,凌飞唯死而已!

    凌文敬缓缓张嘴:“凌飞,今晚你在凌家如此大动干戈,发什么疯?”情况如何凌文敬再清楚不过,可他当然不会直言。

    凌飞嗤笑一声:“承不承认都罢,今夜,你们逃不了了。”

    ……

    一间带着古韵的会客厅外,门口守着的两位男性佣人不时眼睛往客厅内部坐着的一位女人身上瞟。每看一眼,都觉得不可置信,为何世间存在如此美丽的女人?

    咕咚,旁边的男性佣人咽下一口口水。眼前的女人穿着很保守,简单休闲长裤,单薄的内衬,朴素的外套,明明素雅到了极点,可气质却出尘到了极致。尤其是看到她的脸,天然就带着圣洁高雅之感,坐在那里就有一股逼人的出尘气质,真若天宫神女。看着她男佣人都觉得仙气渺渺,仿若雾里看花一般。

    两个男性佣人心中都在猜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骨碌碌——

    外头叶瞻宸推着凌老爷子的轮椅缓缓进来,两人立即站直身体,可视线还是忍不住往客厅内扫视,偷瞄那神仙女。

    女人听到轮椅声站了起来,在轮椅进客厅后,她轻轻道:“老爷子安康,今夜轻舞深夜叨扰,深感抱歉。”

    听到轻舞二字两位佣人身体一颤,易家神仙女!她就是燕京号称生女当如易轻舞的易轻舞!这容貌,不愧为燕京四美之首,真若天宫神女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