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口驶入的车子内前排坐着两个人,左边一位是年纪四五十岁的男人,面容冷峻严肃,身上一股肃杀之气,头上短寸发,凌厉的目光如同锋刀一般。

    “小姐,去凌老爷子那么?”男人出声,声若金石交接,极有质感。

    而右边是一位美得令人心悸的女子,她黛眉微蹙,轻启樱唇,声若渺渺仙音:“是。”

    看了眼蹙起黛眉的女人,男人心中沉思,仿佛视世间一切于无物的小姐,竟然也会这么蹙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她而言很严重么?可为什么是来凌家?

    “见凌老爷子,开车进去,合适吗?”男人又道。

    “迟则生变,顾不了太多。”女人开口,那若一泓清泉般明亮的秋水中透着丝丝忧虑。

    “明白!”男人的车速加快几分。

    ……

    凌飞一步步走到凌文敬家门口,这一路上又击毙了几个不长眼的家伙。而他身后乌泱泱跟了一群人过来,这可不是他的帮手。一部分是看热闹的,一部分是想找机会杀凌飞的,还有一部分是凌家安保人员。

    看热闹的人站在最后,想杀凌飞的人想动不敢动,剩下的安保人员最为纠结。如果说是一般之人敢这么闹事早上前解决,可凌飞确实不同,再怎么样凌飞也是凌家之人,不可妄动。并且,凌飞的手段太过可怕,让那些保安也心中大为顾忌,不敢动手。报告上面吧,凌飞现在干的就是凌家家主,往哪上报呢?上报给谁?

    所以变成这么个情况,所有人都跟在后头,却都不敢做些什么。他们都在议论,今晚的凌飞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说就是因为联姻的事?可联姻之事不是早就知道,为什么凌飞今天才爆发?

    有些聪明人想到了很可能和凌文敬有关,却也不敢胡言乱语,凌家家主不是他们能随意评论的,搞不好会危及自身。

    凌飞一步步来到凌文敬门口,这是一栋巨大的房子,如同城堡一般的规模,奢华无比。门外站着十几位铁血气质的男人,立在门口如同铁塔。

    “来者止步!”凌飞过来,这十几人冷漠道,全员警备,盯着凌飞蓄势待发。他们不同于不明所以的预备军们,他们都是凌文敬的心腹手下,明确收到了凌文敬的命令,誓死挡住凌飞,对的,誓死!

    凌飞目光幽冷:“凌子轩进去了?”

    “是,子轩少爷有事找家主。”前头的那位冷冰冰说道,语气中无丝毫感情,身体动作都是保持戒备姿态。

    “他能进去,我不行?”凌飞冷笑一声。

    前头那位扫了眼凌飞:“不行。”

    “嗬。”凌飞嘴角微微牵起一丝冰冷的弧度,“我也并非在征询你们的意见,告诫你们一句,如果不想死,给我让开。”

    凌飞正面直直走去,十三号人整齐划一手至腰间欲要拔qiāng,他们的命令本就是要凌飞性命,便不想再掩饰。

    他们要拔qiāng,可凌飞的拔qiāng速度更快,砰砰砰直接三qiāng最后三人应声倒下。前头和凌飞说话的首领模样的人举qiāng就射,凌飞距离非常近一脚踹飞他的手,砰地一声子弹射向天空,凌飞反手一qiāng从眉心将之射穿。

    砰砰砰!

    后面的那些人可没有留给凌飞反应时间,九人对准凌飞齐射。凌飞单手持qiāng顶住就要倒下的首领,以他当挡箭牌挡住大半,身形也在以挡箭牌为中心飘忽摇晃躲避攻击。

    第一轮射击没能击中凌飞,凌飞双qiāng借住首领的身体为阻挡再次射击,瞬间击毙四人。仅剩下五人也无丝毫惧色,飞扑而上势要杀了凌飞!

    死士!

    凌飞眸光一闪,一脚踹在首领身上将之踢飞,位置刚好是扑来三人那边。三人稍稍一晃眼凌飞抓准时机三qiāng毙掉三人,而那两人已经冲到近前,砰砰两qiāng对着凌飞要害处射来。

    诡异地,在子弹射出来瞬间凌飞好似幻影般消失原地,纵身而上两qiāng托击在两人的太阳穴上。

    出乎凌飞预料的是这二人身体异于常人,竟然没有在这必杀一击下昏倒!他们反而趁势反击,从腰间拔出锋锐bi shou刺向凌飞。这么近的距离内再次用qiāng的动作太大,凌飞这等身手不可能给他们机会,他们当机立断选择持匕进攻。

    凌飞纵身跃起两米躲过二人合力,一只腿后弓呈现如同蝎尾一般的姿态,猛地腿部抽出,横击左边那位脖颈处。咔擦一声左边那位脖子直接错位,歪着脖子软倒。

    凌飞还想趁势再次进攻,一股危机感从上方而来,凌飞隐有所感朝一旁扑开。

    噗——

    地上被射出一个qiāng眼,有人在城堡上方偷袭!

    因为凌飞的躲避让最后一人有可乘之机,一bi shou扎向凌飞还未站稳身形的心口处。凌飞瞳孔一缩,强行扭动身体让自己偏离进攻轨道。

    嘶啦——

    bi shou扎入凌飞腋下衣襟,凌飞吃痛,乳肉侧部被划开一个口子,凌飞右手的qiāng对准他的脑门一qiāng崩掉他。倏地那股危机感再次出现,凌飞快步狂奔,噗地一声地面又多了一个qiāng眼。

    凌飞右手扔下qiāng,直接抽出扎在腋下的bi shou,血液飙出。他目光如电,看向城堡上方某个位置,猛地将bi shou甩出。bi shou在明灭的灯光中划出一道亮光朝着上方一个位置射去。

    “啊!”

    一声惨叫,再没了动静。

    腋下血液直流,染红本就褴褛的衣服,凌飞面不改色,右手并指在胸口点了几处穴位,止住伤口。于他而言这都是小伤,今晚总共伤到三处,臂膀、腿部、腋下。腿和手是qiāng伤,但也只是打穿最外层的皮肉,刀伤更是如此,对凌飞而言只要几剂药方即可痊愈。

    这样的伤对凌飞来说怎么能算伤?曾经胸口被打出一个洞也都挺下来,那个时候才叫伤。身经百战的他受伤无数,曾经的他满身都是伤口。以他绝顶医术像今天这样的伤都能不必留下伤口,由此可想而知当时满身的伤疤是受了多少次重伤,才让他这般医术都医不好留下伤口。

    后面一群人彻底乱了套,呆若木鸡的一群,哗然的一群,半天说不出话的一群。凌飞的举动彻底惊住所有人,十三人呐,上面还有个狙击手,全都是家主培养的精锐,在凌飞手底下连一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坚持到。

    “这个杂……凌飞少爷,这两年到底,到底做了什么?”那个说惯了嘴的称呼此刻即便在凌飞没有在身旁的情况下他也说不出口了,忍不住改口。

    “好、好恐怖。”有的人仅剩下了惊叹,再说不出其他。

    “他的实力是到了六星实力的水平么?”有人大胆猜测。

    “不是吧,两年前他还任人欺负,肯定是没有那样的实力。也就说他两年内达到六星?这……”

    “武学天才?”

    “可也太夸张了吧!”

    不管后面的人是如何的惊讶,凌飞面无表情,走到门口,望着紧闭着足有五米高三米宽富丽堂皇的大门,凌飞表情淡漠,抬起脚一脚踹上去。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如同炮弹炸响,又有如雷霆一般,也如凌飞此刻的怒火,像是天罚!周围还在议论凌飞的声音统统消失,静默得可怕。

    咔吱吱——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这扇巨型大门从顶部传来刺耳的咔吱声,众人神色怪异,这……

    吱——

    尖锐的木头与墙面摩擦声在众人耳边传开,只见巨型大门从顶部开始倾倒。

    轰!

    巨型大门砸在地面上,发出巨响,地面都颤了几颤。极强的视觉冲击,有如是城墙大门被攻破一般的感觉。

    身后这群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脚之威!这凌飞,还是人吗!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