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轰!

    火箭筒射出的炮弹连带着凌飞和陈汤两辆车一同bào zhà开,bào zhà更加恐怖。声势浩大,震耳欲聋,这一刻世界仿佛都安静了,只有耳边那震耳欲聋的bào zhà声。

    “噗——”凌飞胸口巨颤,一口鲜血忍不住涌出。他速度已经够恐怖,还是让火舌推出很远的距离,体内在沸腾。

    借着这股冲击凌飞抱着唐娉婉凌空而起,一脚踏在一处栏杆借此凌飞迸发更加惊人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上一倍!

    远处的陈汤欣赏着眼前对他而言美丽的烟火,啧啧出声:“继续,还不够刺激!”

    “是!”

    突突突——

    似有三发黑影从天上朝着凌飞那边落下。

    轰轰轰!

    密集的轰炸,范围更大威力更强的炮弹,势要让凌飞葬身于火海之中。

    “嗯哼!”凌飞闷哼一声,不顾一切将自身实力飙到极限,身形化作幻影,紧紧抱着唐娉婉。如果自己一个人,速度会更快些,可他不可能会放开唐娉婉独自逃生。这位冰山总裁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心底深处,他看不得她受一丝一毫的危险。

    翻滚汹涌的热浪再一次冲击而至,凌飞背后衣服已经被热浪焦化,那股冲击再次轰击在凌飞背后。凌飞咬牙闷哼,忍着几欲喷薄而出的血气,顺着冲击扑向远方。

    陈汤摸着下巴,笑容冷淡:“只可惜了那个美人,不过也没办法,舍不得美人也杀不了那小子。他的实力确实出乎预料,未免太恐怖了一些。可惜是个痴情种,如果不是这样恐怕还不好办了。”

    “头,是否继续攻击?”手机里传来声音。

    “不必,四发足矣。”陈汤淡淡道,“等一会儿过去收尸,拍张照给东家发过去。妈的,三个亿真要少了。”

    ……

    凌文敬今夜无眠,上一个无眠夜他已经忘记是何时,似乎也和今天一样,计划让让人破坏得彻彻底底,而那个人,是他三弟!

    今夜的无眠不是因为他要做什么,而是因为愤怒,凌文敬无心睡眠!

    宣纸上一个又一个凌飞名字的出现,一次比一次锋锐的杀气,守在一旁的一号看得心惊胆战。突然一号耳机有声响,他扶了扶耳机侧耳倾听。

    “嗯?”一号猛地一怔,“消息属实?”

    凌文敬抬眼,眼神中杀机毕露,毫不收敛。换做往常一号肯定乖乖闭嘴,可现在却是喜形于色。

    “家主,好消息!”

    凌文敬冷言:“说。”

    “凌子轩派人暗杀凌飞,杀手为尘昙,两人于金海路相遇。”

    凌文敬手上动作一顿:“结果?”

    “尘昙发射四发火箭筒炮弹,凌飞极可能葬身火海!”一号嘶哑的嗓音中带上一丝喜意,“因为bào zhà周围过大,周围摄像头被波及,远处的摄像头无法详知情况。”

    凌文敬沉默片刻:“也就说消息尚未确认。”

    一号一顿:“可这四发炮弹,怎么想他也不可能活。”

    “谁能想到今夜凌飞能从魏家脱身?”凌文敬反问。

    一号呃然,说不出话来。

    “继续探查!”

    ……

    凌飞在bào zhà的最wài wéi被狠狠掀开,栽入前方绿化带的矮丛灌木中,树枝咔吱吱断裂。而身旁的唐娉婉噗地一声也喷出一口血液,凌飞侧脸血染!

    凌飞顾不上身上自己的伤口如何,连忙看唐娉婉,她双眸紧闭,气若悬丝,血液沾满嘴角,让她的美变得如此凄厉。

    凌飞瞳孔一缩,连忙将手抓住唐娉婉的脉搏,另只手压在唐娉婉胸口。

    “该死!”凌飞怒吼,目眦欲裂。唐娉婉身上的伤很重很重!这不是外伤,而是内伤。凌飞刚刚已经有意识将唐娉婉揽入怀中,让自己承受更多的bào zhà冲击。可毕竟唐娉婉的身体素质和他相差太远,连他都被bào zhà冲击得吐血,何况是唐娉婉!

    凌飞当机立断,扶起昏迷的唐娉婉让她坐在自己身前,渡劫手!

    凌飞现在处于天魔解体的状态下,身体能力比原先强上数倍!渡劫手轻松使用。可以说是短暂提升了碧落明心手的效用……

    在凌飞愤怒之下,体内那股因归一决修习而出的若有若无的气随着渡劫手徘徊指尖,利用渡劫手透入唐娉婉体内,而凌飞却毫无意识。

    于另外一头,陈汤等了良久,看bào zhà差不多之后,和身旁赶过来的三位小弟一同过去检查。这三位是他的手下,出生入死多年。

    陈汤啧啧摇头:“这小子有够厉害的,可惜还是得死在我手里。听说他也是凌家子弟,看见没,这就是世家子弟的竞争,要命。”

    四人小心地检查起这一片区域,三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头,这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了?”有一人怪异问道。

    “好奇怪。”另个人也发声。

    “不可能是被炸碎了吧?那地上至少得有血液,血块,这里明明没有。”

    陈汤脸色一沉,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老大,这边有血迹!”一人已经走到了前方,看到前头有血迹忙唤道。

    陈汤三人快步跟上来,陈汤检查了一下地上的血液,抬头望向前方,血液还很鲜,是那两人无疑!

    “小心点。”陈汤心中有所警惕,凌飞那张神色淡淡然的脸浮现在他心中,心沉了下去,很是压抑。此人,今夜决不能让他生还,否则后患无穷。

    四人顺着踪迹追寻而来……

    凌飞那边救治唐娉婉也到了最后关头,噗地一声点在唐娉婉的背心,唐娉婉轻咳一声呕出一口血液。凌飞心这才松下,庆幸无外伤,可也得好好休养一段时间才行,以唐娉婉的体质至少一周下不来床,修养一个月方可痊愈。

    凌飞目光冷若冰霜,凌子轩!凌文敬!看来我在凌家的所作所为在你们看来太仁慈了是吗!此刻的凌飞愤怒到了极致,那股愤怒从魏家内开始到现在,填满心胸,都快涨破!

    踏踏踏——

    凌飞耳朵一动,听到周围有动静,他小心放下唐娉婉。双qiāng出现在手上,趴在绿化带的矮丛灌木中,那双密布血丝的眼睛透着无限杀机。报仇,从现在开始!

    前方四人越来越近,凌飞双qiāng紧握,陈汤!今日你必死!

    四人走到矮丛灌木时察觉到了那里的怪异,停下脚步。陈汤瞥了眼旁边的兄弟:“老七,过去……”

    砰!

    突然一声qiāng响,陈汤话僵在嘴上,一颗子弹从他眉心射穿!他脑中连最后的想法都没有便倒了下去。

    “老大!”三人惊呼。

    砰砰砰!

    凌飞连开三qiāng,两人应声倒地!一人反应快躲过凌飞一qiāng。躲过一qiāng却难以躲过第二qiāng,凌飞两qiāng齐射,一qiāng封走位,一qiāng瞄准,精准的一发爆头!

    凌飞适才从矮丛灌木中坐起,他神色很是平淡,敌明我暗,以无心算有心加上他如此恐怖的qiāng法,一击必杀在意料之中。那陈汤虽实力不弱,为人也够谨慎,可在没有防备之下,对上凌飞只有死路一条。

    凌飞蹲下,怜惜轻抚唐娉婉的脸颊:“婉儿,今晚你受苦了。”

    片刻凌飞恢复冷厉之色,杀伐之气无比渗人,今晚的事情,可还没了!凌文敬,凌子轩,魏忠勇!

    凌飞拳头咔咔作响,极目远眺凌家方向,今夜,无眠!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