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汤不是蠢货,或者说他这样的人都不会是蠢货。知道了凌飞从重重包围下杀出的消息,他怎会轻视凌飞?早已做了万全准备,为什么要舍本逐末去和凌飞拼杀?

    这一段时间仿佛是陷入思考,实际上是拖延时间,本来就只剩下很近的距离,终于拖到!

    陈汤抬起头咧嘴一笑:“好,停车!”

    凌飞视线在陈汤脸庞上扫过,从眼角到嘴角,微表情一览无余,他心中一沉,似有些不对劲。但是不停下就这样行车他找不到解决对方的机会,只要对方挟持着唐娉婉,他便难有作为。

    两人将车速降下,缓缓停住,凌飞的车子拉开一点距离,让两辆车门能够打开。

    这附近人烟较为稀少,只有几栋低矮建筑,凌飞扫了一眼后推开车门手上持qiāng下车,视线紧盯前方的陈汤。陈汤也是一直盯着凌飞,他的qiāng始终指着唐娉婉。

    “下来!”凌飞冰冷道。

    陈汤哈哈一笑:“那是自然,不过先把你的qiāng拿开,我可不想在下车的时候被你一qiāng爆头。我的消息里说了,说你qiāng法惊人,不好意思,我没兴趣体验你的qiāng法。”

    凌飞面容淡淡,竟真的将qiāng放下。

    陈汤满意一笑:“很好。”

    咔哒一声陈汤打开门,警惕着凌飞小心下车。心中暗道,只要自己离开一段距离就好……

    车子被夹在缝隙中,陈汤跳出来后的位置也很窄。他持qiāng指着车后座唐娉婉的位置,缓步后退:“你最好相信我的qiāng法,别妄想在我离开的时候开qiāng,我绝对能带走她。”

    凌飞淡漠道:“一个排行前百的杀手会对我如此顾忌,真是可笑。”

    “不可笑,因为我从不轻敌,行事谨慎,才会有如今的排名。”陈汤继续后退,眼睛始终盯着凌飞手上的qiāng,在凌飞抬手开qiāng之时他绝对能先凌飞一步,他有这个自信。

    有绝对的实力,行事还如此小心,一个人的成功绝非偶然。

    凌飞也从不轻视任何人,他只是对自己的实力绝对自信而已,故视天下于无物。

    陈汤不断越走越远,凌飞犹豫再三还是没有动手,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唐娉婉,其他都可以忽略。而且他也深知陈汤绝非凡人,除非一击必杀,如果自己失手,缠斗下他没有把握保护唐娉婉。

    在陈汤走远,凌飞伸手拉开车后门,看到唐娉婉就倒在位置上昏迷着。凌飞边警惕陈汤,边躬身进去试探唐娉婉脉搏。

    凌飞沉吟,唐娉婉现在还昏迷着,主要原因估计是因为漫弥香的毒,不然正常来说刚刚那种激斗唐娉婉早该醒来。不过,估计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之前凌飞还用明心手帮唐娉婉封住经脉,唐娉婉应该不会昏迷过久。

    “婉儿。”凌飞轻轻唤道,看着满脸血污的唐娉婉,凌飞心疼。

    唐娉婉没有反应,凌飞伸手在唐娉婉胸口点了两处穴位,现在的情况唐娉婉必须醒来,以防不测。

    “咳咳咳——”

    凌飞手拿开唐娉婉立即剧烈咳嗽,脸色涨红,睁开了眼睛。

    唐娉婉长长的睫毛撑开,明亮的眸子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容颜略带疲惫的凌飞,唐娉婉渐渐恢复意识,想到了之前发生的种种,视线一扫车内,心中动了动,脑子里大概有了猜测。

    “婉儿,你没事吧?”凌飞轻声问道。

    唐娉婉凝眸坐起,看着凌飞的脸庞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凌飞的脸上她第一次看到这么疲惫,哪怕陈景山那回也没见凌飞如此疲惫。

    是的,当时陈景山那回凌飞虽然说受了伤,可实际上对于他精气神的消耗并不大,对付那些臭鱼烂虾和今天这群五星实力者有天壤之别。今天凌飞的行为看似轻松,杀猪宰羊一般,可实际上凌飞每次动手开qiāng都要考虑周围情况,如何保证自己的走位,对于那伙人的判断,很多很多……凌飞一直都处于稍微放松一丝警惕都会万劫不复的地步,这种情况下压力多大可想而知。

    开始时为唐娉婉担心忧虑,战斗中保持极致注意力绷紧心弦,追踪时脑子里都是在疯狂计算陈汤车子的距离,心神未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这种情况下,饶是凌飞这样的人,也显出疲态。

    “对不起。”唐娉婉轻轻道,眼神中尽是心疼,如果说她今晚不去了凌飞房间,就不会让凌飞受到那么大的压力,他应该会更加游刃有余的对付那群人,何至于此。

    凌飞伸出手附在唐娉婉柔荑上:“傻瓜,我们之间需要说什么对不起。即便今天为你死了,也是值得。”

    唐娉婉芳心巨颤,不善情感表达的她,这一刻心情激荡,眼眶中都感觉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一般。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走。”凌飞斜了眼一直没回过头的陈汤。虽然在和唐娉婉说话,他的注意力始终注意陈汤,凌飞不可能会疏忽!

    “嗯。”唐娉婉起身,漫弥香的毒素褪去之后她身上无半分不适,反而有神清气爽的感觉。

    是药三分毒,可是药亦皆有三分益处。毒素在某方面而言对人也是有好处的,漫弥香也是如此,褪去之后不会让人身体半分不适,反而精气神更足。

    唐娉婉从车内出来,凌飞拉着她准备上自己的车。

    而这时,前头行走的陈汤冷笑一声,拿出手机。这个位置已经很远,不会波及到自己……

    “火箭筒瞄准准备。”陈汤冷笑出声,他可不和凌飞搞什么弯弯绕,大规模杀伤武器直接解决他,这就是他的布置,简单粗暴。既然解决任务有简单的方法,为什么不用?

    “是!”耳边有声音传来。

    “三,二,一……”陈汤一声令下。

    凌飞扶着唐娉婉刚到车门旁,一股强烈的预警从心头生出,这股预警是重生以来最为强烈的一次。

    “不好!”凌飞视线瞥过前方,有什么东西从远方射出,他神色大变,“走!”

    凌飞一把抱起唐娉婉,实力彻底爆发,毫无保留。明心手化作幻影一般点在自己身上几处穴位,他本就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再次飙升。

    噗——

    凌飞喷出一口血液,眼睛血丝密布,天魔解体!这是明心手中一样耗费生命的禁术,使用后短暂爆发自己实力,本是用作他人身吊命的逆天手法,凌飞改良后作用己身并以此命名。

    “凌飞!”唐娉婉惊呼,眼中尽是痛楚,她虽然不知凌飞做了什么,可她知道一定是代价惨重的招数,否则怎么可能会吐血!

    唐娉婉目光愤恨,扫视后方,心中那股无力感越发浓郁。为什么自己总是变成凌飞的累赘,如果自己能够掌控更多的力量,就能保护他,何至于让他如此!

    远空一个黑影从天而落,砸在凌飞的车上。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随即传来更大的bào zhà之声。

    轰轰轰!

    一团火焰自凌飞的车上炸开,以疯狂的扩张速度汹涌扩散。汹涌的火浪惊涛拍岸般席卷四面八方,狂涌的火潮带着噬人的巨口朝四周吞去。那股火浪仿佛是携带着烈性zhà yào一般,轰炸开来。

    凌飞速度已经够快,可还是及不上火舌汹涌的步伐,一股剧烈的冲击自背后而来。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