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人!

    凌飞眼睛睁大,为什么?唐娉婉为什么不在?是她自己走了?还是有人抓走了她?

    凌飞视线飞速在房间内扫视,异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他清晰看到地上有血脚印从唐娉婉倒下的地方开始往阳台走。他一步步走向阳台,消失了!

    凌飞面色变得阴沉,从唐娉婉的血脚印来看不会立马就到彻底凝固的时间点,可后续就没了唐娉婉的血脚印,也就是说唐娉婉很可能是被击倒,然后抬走,这样才能不在地面上留下血脚印!

    凌飞看向远处密林,那边影影绰绰的黑影还在,可这会儿已经开始行动,估计是得到了消息自己突出包围圈,并且把他们击杀几乎殆尽。

    嗯?等一下?凌飞猛地看向密林深处。从地上血液凝固的迹象来看,唐娉婉被带走的时间应该是有一会儿了,那段时间自己应该是在打游击战。如果说是凌文敬的人抓了唐娉婉,为什么不直接威胁自己?就算自己不受威胁,他们总不至于试都不试。

    也就是说,抓唐娉婉的很可能不是凌文敬的人!

    凌飞脑子如同飞速转动的马达,如果说不是凌文敬的人那么还会是谁的人?首先,这个人必须要知晓且猜到凌文敬的计划才有可能对自己动手,那么他的绝大部分仇人都被排除。能够猜到凌文敬的计划,又和自己有仇,这样的人不多。首先新城的那些仇人可以排除,他们不可能知道燕京之事。剩下燕京方面的仇人,秦逸、孙陶两家的两小子、凌子轩、莫问天……

    秦逸、孙陶两家的两小子这样的仇恨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一圈算过去凌飞只找到两个人选,凌子轩和莫问天!

    莫问天凌飞觉得可能性不大,从上次宴会的事情看来他对凌文敬的兴趣更大,他更希望从凌文敬身上获取好处,不会插手凌文敬的事情。那么就只剩下凌子轩……

    对自己恨之入骨,这个条件完全满足。对于凌文敬的计划了解,极有可能!凌子轩可能想不到凌文敬的具体计划,可他背后站着袁家,各种幕僚,不可能猜不到。

    “凌子轩!”凌飞神色冰冷,他几乎完全确定是这个人干的!可能性至少九成以上。

    凌飞攥紧拳头,凌子轩,凌文敬,魏忠勇!

    凌飞幽冷的目光扫过密林那边,影影绰绰的人影似在往他这边而来。凌飞很想一口气杀了这群人,可现在唐娉婉失踪,他哪还有这种心思,目前对他来说最大的事是唐娉婉!

    凌飞深吸口气压下自己欲要爆发的情绪,他凝眸打量房间和楼下。唐娉婉被击昏的时候身上沾染的血液肯定是没干,那么带走她必然会在沿路留下血迹。

    这里是二楼,把唐娉婉击昏从楼上跳下去大有可能,从房间里离开也有可能。凌飞观察房间许久并未发现房间内有任何血迹,他便将视线tou zhu于楼下……

    “嗯?”果不其然,凌飞发现十数米远的地方有一处血迹。

    十数米的距离让凌飞若有所思,来人恐怕也不简单。他能从唐娉婉的血脚印判断出当时的血液凝固程度,再依靠血液粘稠度判断多远距离会滴下,十数米的距离完全能推测出来人的实力。这些知识都是在当年的训练营中习得,训练营中出来的他、夏娃还有那个家伙,每个人都能成为最顶尖侦探。

    “五星以上……”凌飞沉吟。

    再看楼下旁边的密林,这群黑衣人准备靠过来,凌飞皱眉,去找唐娉婉要从楼下过去,可这群人在的话……

    凌飞纵身跃下,钻入密林,这里面就是他最好的隐藏之处!可杀人,可隐蔽行进。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宁愿从这里快速离开。他现在身上穿着的就是他们的衣服,不会被怀疑。

    ……

    一辆车疾驰在道路上,驾驶座上的男人看了眼后视镜,遥望渐渐远处的魏家大宅,他微微一笑扫了眼后座上一个昏迷的女人。虽然没有完成东家杀了凌飞的命令,可也无碍,那种局面谁都得死!凌飞一死,那这极品女人可就是自己的了。

    如果说让凌飞侥幸逃生,依靠这个女人也可以让他乖乖束手就擒!不论怎么想,对自己都是最有利的选择。

    他笑容止不住的扬起,今天真是赚大发了,尤其是这么极品的女人,艳福当真不浅呐!

    “哈哈哈。”他笑出了声。

    “嗡——”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他单手拿起一看,正襟危坐接通。

    “东家!”他低声道。

    “你那边情况如何?”电话那头低声道。

    “有个好消息。”

    “我这有个坏消息。”

    两人竟是一起出声,他忙道:“东家,您先说。”

    “陈先生,凌飞逃出包围圈,现在不知所踪。”

    陈先生怔了怔,这般天罗地网也逃了出来?不过……他扫了眼身后的唐娉婉,似乎可以利用利用。

    “说说你的消息。”

    陈先生收回目光:“东家不必着急,还有机会,我刚刚擒下了他的姘头,现在只要利用她……”

    ……

    凌飞穿的是这群人的衣服,再加上黑夜的天然掩护,他混入其中果真没被发现,密林中大家的站位都很分散,并未怀疑到凌飞身上。还有一点凌飞控制得很好,那就是这件衣服上没有血腥味。他开的每一qiāng都是爆头或者穿心,某些角度爆头不会让血迹粘在衣服上,例如这件。

    如果有血腥味的话,这群人未必不会发现。

    因为凌飞的行踪消失,这群人也不知如何应对,没头没脑转了半天后领头男人心中暗道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凌飞很可能已经逃出来,可现在根本找不到!想了片刻她心中一动计上心来。

    “所有人听令,化整为零!只要有人找到目标的踪迹便立即报道。”扩大搜寻面,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是!”众人低声应道。

    人群中的凌飞眯眼,这对他来说刚好是机会,刚好有远离他们的机会,他可以借机顺着血迹搜寻离开。

    旁边的血迹很均匀,都是隔了十几米有一处,凌飞不断顺着血迹渐渐远离人群。看血迹的走向,似乎是往魏家外面而去,凌飞回头看魏家大宅,面容阴沉扭头追寻血迹而去。目前唐娉婉的事情要紧,魏忠勇和这群人都可暂且饶过,唐娉婉如果出了事他将抱憾终身!

    血迹从魏忠勇大楼一直到魏家外头一处空地消失,空地上凌飞搜寻一圈注意到地上一抹黑色印记,此地无光看不出是何物。凌飞蹲下身体捏起丝丝黑色残留物,放在鼻间嗅了嗅。

    “橡胶,轮胎?血迹在此消失,也就是说……”凌飞顺着车辙印望向远方,往那走了是么……

    凌飞皱眉,转身再次潜入魏家车库。此刻车库很安静,根本无人,凌飞上了自己的车,脚踩油门漂移而出。车子冲到门口,平时一直在这里的保安此刻也不在此地,现在大部分人都聚集在魏忠勇那栋房子里,魏家无人看守。

    凌飞毫无顾忌冲了过去,将栏杆撞飞!栏杆高高飞起最后砸落在地,凌飞红色法拉利化作一道虹影消失于黑夜中。

    油门死踩,车速不断飙升,表盘车速数字让人咋舌。窗边的一切景物一闪即逝,快得惊人。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