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夹攻,凌飞疲于奔命,毫无反手之力,动qiāng的机会都没有。

    噗噗噗——

    这时,如毒蛇一般的狙击手又一次发动攻击。

    三发子弹对着凌飞要害处而来,并且这三发子弹完美避过四号和连先生,凌飞本就疲于防守,这三qiāng又朝要害而来,他避无可避!凌飞目光幽冷,愤怒自心底止不住得喷涌出,被人逼到这种程度,他多久没有这种感受了?

    前一世纵横战场,凭借巅峰的技击之法,超凡脱俗的qiāng法,环视战场可有他一合之敌?巅峰期的他睥睨世间。可此刻,竟让两个普普通通的六星水准实力者逼到这种程度!

    “呃啊!”凌飞怒吼一声一脚踹在连先生身上,将他踹飞,自己借力后退。可是,那三qiāng实在太刁钻,凌飞反应已经够极限,右大腿皮肉仍被擦过,如同左手大臂一样。

    将连先生逼退凌飞终于得空,双qiāng射击。

    砰砰!

    两qiāng齐发,一发射向被凌飞踹飞还未落地连先生心口,噗地一声穿透心脏。另一qiāng是对准四号心口,然而四号速度足够快,在危急时刻连忙逃走一qiāng射穿他的肩胛骨。

    “逃?逃得了么?”

    凌飞冷笑:“送你下地狱。”

    凌飞双qiāng齐发,砰砰两qiāng。四号还想躲避,可凌飞这两qiāng的角度极为刁钻,一qiāng封走位,一qiāng击要害。

    砰!

    噗——

    qiāng声响,子弹透着四号胸口穿透,四号张了张嘴巴了,瞳孔神采涣散,直挺挺倒了下去。

    咚咚咚。

    几道落地之声,凌飞斜视阳台,下方的人赶过来了。现在必须逃出去,不然没完没了了。

    凌飞看了眼唐娉婉的位置,声音压低:“婉儿,等我。”说罢凌飞对着门口直冲而去,一qiāng打爆门锁,腿化战斧劈开那实木门扉冲出去。

    地上的唐娉婉轻轻睁开眼,嘴角微微一牵,又闭上眼睛。没错,她并未中qiāng!刚刚四号对她开qiāng时凌飞扑过来将她扑倒已经躲过这一qiāng,后面完全是凌飞在演戏。两人心有灵犀,凌飞一演戏唐娉婉便知道了他在想什么。

    目前情况想让凌飞带着唐娉婉杀出重围可能性为零,故而凌飞想到这个法子,让唐娉婉装死,只要剩下凌飞一个人突出重围大有可能。可装死也不容易,这多人盯着,怎么装?

    这种时候四号给了机会,他开qiāng射了唐娉婉,如果射凌飞还有些难办,射唐娉婉凌飞便借机伪装。再加上方才地上本就血流了一地,倒在血泊中的唐娉婉不会被怀疑。

    计划很成功,四号也以为凌飞因为唐娉婉的死而愤怒,他也足够相信自己的qiāng法,并未怀疑唐娉婉未身死。否则,四号一定会挟持唐娉婉威胁凌飞。

    现在一切在往好的地方发展,可后续如何仍旧未知。凌文敬布局这么多,后续还有哪些不得而知,凌飞的处境仍旧危险重重。

    咚咚咚地落地声不断响起,唐娉婉心中在计算,二十多人!这么多人,外头还不知有多少人包围,凌飞,小心啊!

    ……

    凌飞冲出来后并非直奔楼下去,也没有想过去魏家求援!他要杀了这群人,一个不剩!

    凌飞已经怒了,如同棋子般在人手中肆意把玩,在局中被耍得团团转,还被逼入死境,最后关头若是没想到办法甚至可能失去最爱的女人。这一切的一切,让凌飞怒意几欲喷薄,杀光这些人也不足以雪恨!

    “凌文敬,魏忠勇!”一个主谋,一个帮凶,凌飞怒意森然。凌文敬也就罢了,魏忠勇……凌飞甚至这么帮助魏柔嘉,没想到他还会这么对他,人心果真不可测。

    凌飞小心翼翼抹除脚印,手臂和大腿的处血液染透衣服,又故意用血迹误导方向,最后闪入一间空房内,在手臂和腿上连点穴道,在房间的床单上撕下两长条替自己简要包扎。

    “呼……”

    凌飞长舒口气,走到门旁,眉头紧锁,现在危机仍未解除,他这边不用提,除了追兵外漫弥香的毒已经有些抑制不住。他是用明心手封住,现在到了极限,压制不住。

    “二十分钟。”凌飞沉吟,他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来排出毒素。因为他有意识的控制呼吸,吸入的毒素并不多,以他的身体素质不会有太大影响,可关键在于压制过久,解开明心手后漫弥香的毒就会爆发。

    二十分钟已经很短,可关键是否能拖过这二十分钟。

    并且,这二十分钟是否唐娉婉那边会出意外?房间里的漫弥香是让人身体虚弱的药,倒是不担心唐娉婉生命安全,可若是让人发现唐娉婉未死怎么办?虽说这群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可保不准会去观察一下唐娉婉,如果有这样的举动,那就麻烦大了。

    凌飞思虑片刻用明心手解开穴道,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他如果再拖下去伤害更大,且拖下去的时间内他也无法解决那么多人。

    穴道解开,凌飞脑袋便涌上一股眩晕感,全身乏力,身体发软。这漫弥香,药效比他想象中要厉害。

    凌飞踉跄走上床,将被子将自己盖住。伪装……

    这二十分钟必须坚持过去!

    ……

    而此刻,在凌飞的房间往魏家大厅下去的地方一群人围住,有一群人异于普通佣人的彪形大汉挡在楼道口,封住上来的道路。这群人前方还有两拨人在争吵着什么,气势汹汹。

    正是这两拨人的争吵,让所有佣人都汇聚在这里,底下在争吵些什么并不知道,只是门外越来越多人过来。在争吵的人群中魏忠勇就在其列,他的举动像是在阻拦一般。

    魏忠勇骂骂咧咧,一脸愤怒的样子,心中却是在往下沉,qiāng声响了那么多声,也不知道得手没有。如果没有,这么拖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

    凌文敬笔下的宣纸叠了一小摞,证明他写了很多东西。现在的他还在奋笔疾书……

    安静的书房内传出一道沙哑的嗓音:“家主,情况不妙,目标逃出包围,现躲在魏忠勇家中。”

    倏地,凌文敬猛然收笔!

    “能确认他还在魏忠勇家中?”凌文敬抬眼,目光好似利刃,割得一号心中一颤。

    “情报中是如此。”

    咔吱——

    凌文敬手中的毛笔折断:“让魏忠勇拖住,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是!”

    “后手全出,无需顾忌。”凌文敬冷声。

    全出?一号心中一颤:“是!”

    ……

    此刻魏家老大老二楼顶上的黑衣男人眉头皱起,手附在耳边。

    “明白!”

    黑衣男人拉起衣领,沉声道:“命令!全员包围魏忠勇住宅,不惜一切代价杀了目标!后手全出!”

    “是!”耳畔莎莎作响。

    黑衣男人扫了眼地上的qiāng械,毅然转身离开,四号已死,他要过去主持大局。东西留在这里,这是之后的铁证!

    ……

    凌飞已经做好误导,这二十分钟能不能拖过去他还是没底。手中的双qiāng握紧,只要露出端倪,这两把qiāng就是他最后的保障。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凌飞感受着到自己体力不断消散,全身乏力。

    十七分钟……

    虚弱感缓缓消散,凌飞慢慢开始恢复精神。

    砰!

    这时,门被一脚踹开,凌飞藏于被子下的手qiāng对准门外,该死,只差一点点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