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正要开门,砰地一声门上被射穿,唐娉婉连忙蹲下。

    噗噗噗——

    是带着消音器的ju ji qiāng!一共三人开qiāng,位置分别是对面大楼的楼顶一处,中间两处!凌飞强大的触感瞬间判断,抱着唐娉婉扑入房间角落,这是这个房间唯一一处对方视野盲区。凌飞目光一扫四周,不知从哪摸出三个钢镚,砰砰砰将房间的灯泡打爆,房间陷入黑暗。

    “怎么办?”唐娉婉问道,语气依旧冷静。

    现在门口已经出不去,对方三把ju ji qiāng在等着,开门的时间就是当活靶子的时间,这种停顿换个实力再差的狙击手也不会失手!更何况,对方这三人绝不简单!

    凌飞目光冰冷,冷漠道:“把他们全杀了!”

    咔哒一声,手qiāng上膛声响起。凌飞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qiāng来,藏qiāng之术是必备技能,其实这把qiāng一直在他身上。

    “小心。”唐娉婉道,她不会阻拦凌飞,因为她相信凌飞每一个时刻都会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她有自己的想法,却更相信凌飞的想法。

    “在这里别动,这是唯一盲区。”凌飞持qiāng靠着墙沿走,他虽然判断出对方大概位置,却无法知道具ti wèi置,他不可冒然出手。三个狙击手,敌暗我明,他出手就是将黑夜中的自己位置暴露,很危险!

    凌飞眸光闪烁,脑海中关于凌文敬的计划已经有很清楚的想法,能猜出个**不离十!

    “凌文敬,果然好大的胃口!”凌飞眸光幽冷,“可你以我为切入点,你该死!”

    无心多做思考,凌飞注意力凝聚于对面楼层上。

    唐娉婉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果然不出预料,信号被屏蔽。是否能寄希望于魏家?因为消音器的原因,引发的动静并不是很大,而恰恰凌飞这间房间很诡异地处于比较僻静位置,魏家人也很难发现!

    唐娉婉目光四扫,瞳孔一缩,这?莫非有人特意安排?看凌飞的房间位置,刚好是这栋楼里最僻静的位置,少有人过来,她刚刚和凌飞过来时心中就有些疑问。再看房间对面,恰好完完全全暴露在对面楼层的视野下,这种位置凌飞既算开qiāng他qiāng法再好也有很大概率不中!今夜有风,对于凌飞的射击更加困难,凌飞引以为傲的qiāng法很可能行不通!

    可以这么说,这个房间就是天然的靶场,凌飞在这里只能当靶子,且不能反手!并且房间封闭,周围僻静,出了事凌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换句话,眼下的局面是绝境!

    唐娉婉忧虑望向凌飞,怎么办?凌飞的想法她知道,找到对方位置开qiāng解决,但这样的距离和今晚的风力下,凌飞大概率无法命中。一旦开qiāng也将暴露凌飞位置,三个狙击手绝非易于之辈,凌飞的行动收益不大,且危险系数极高!

    双方陷入僵持,凌飞在找机会,而对方似乎也没有太着急。凌飞眉头微皱,心中狐疑,视线无意中往旁边一扫猛地瞳孔微颤,坏了!他看到先前第一发射入墙内的子弹这会儿在冒烟,烟雾从柜子后面袅袅燃起,在房间蔓延。

    凌飞面色严峻,手深入口袋摸出一枚硬币,对着窗外的一盆栽弹去,是一白色品种的花。铛地一声,盆栽从阳台栽下去。

    噗噗噗!

    又是三qiāng朝着凌飞阳台后射来,凌飞神色不太好看,对方果然时刻在盯着他的位置,幸好用硬币做了试探。不过凌飞的表情并未有丝毫放松,现在最关键问题已经不是外头的三个狙击手,而是房间里的烟雾!

    凌飞之所以把盆栽弹下去,是因为这盆栽有毒!这两者很可能会融合产生剧毒。但现在迟了,盆栽已经在房间中这么多天……该死!凌飞眼神看向唐娉婉,他现在还无法判断那是什么毒药。他身体异于常人,对于毒素有极强的抗性,可唐娉婉不行啊!

    其实凌飞从一早进这个房间就发现了盆栽的问题,可他没有行动,他一直想的是会在食物中对他动手,或是其他什么隐蔽的方式。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大大出乎预料,让凌飞防不胜防。

    “魏忠勇!”凌飞面色铁青,如果唐娉婉有半点闪失,他会杀了所有人陪葬!

    不错,就是魏忠勇!这件事凌飞在今晚开qiāng之时确认了自己所猜测的凌文敬所有计划,和魏忠勇串谋的计划!

    凌文敬和魏忠勇两人所谋划深层次的准备是什么凌飞不知,可大计划他能够清楚猜到!

    试想凌文敬这样的人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大动干戈亲自布局?说是魏家有某样他窥觊的物品?未免太小看凌文敬的眼界。凌文敬这样的人想要的东西只会有一样,魏家!

    是的,凌文敬要的是魏家整个家族!一个即将成为世家的顶尖豪门。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让凌文敬看得上眼。所以凌文敬与在魏家毫无地位的魏忠勇相密谋,两人计划谋夺魏家。

    魏忠勇此人凌飞也从唐岳宇口中得知他的不简单,他绝非寻常之人,一切都是他装的。一直到今天,凌飞完全相信唐岳宇的说法!

    想要谋夺魏家最大的威胁是什么?当然是如日中天的魏家老大老二,这两人能力见识手腕皆是顶尖。正面对上哪怕有魏忠勇帮忙也难以成功,所以凌文敬和魏忠勇就想了另外一个办法。办法很简单,说白了四个字——栽赃嫁祸!

    两人以凌飞和魏柔嘉的联姻为切入点,让两人成婚。成婚的目的很简单,让凌飞成为魏家的女婿,而凌飞又是凌家之人,这种微秒的身份让凌飞很特殊。如果说,凌飞以这种身份在魏家死了,会是什么结果?

    不错,凌文敬会以此大做文章!栽赃嫁祸在魏家老大老二身上,到时候配合魏忠勇在魏家做的手脚,证据会很充分,这二人逃不了干系!以有心算无心,一直把魏忠勇当草包的魏家老大老二绝对想不到魏忠勇在魏家埋下的暗手。

    这也就是为什么凌飞的房间刚好在魏家老大老二楼房的正对面,这是在为证据做服务!只要凌飞一死,在魏家老大老二那边扔个qiāng、弹壳、消音器什么的,再简单不过。

    凌飞一死,栽赃嫁祸,接下来的工作就好办多了。凌家比魏家强大太多,有名正言顺的借口进行威压,再加上魏忠勇内部搞乱,魏家老大老二很难摆脱指控。一位凌家弃子让魏家老大老二就此倒台入狱是不可能的,可凌文敬却能借此机会染指魏家,依靠早早在魏家公司内部的布局,凌文敬能够一举掌控魏家绝大部分话语权!

    只要掌控了魏家大部分,再有几年的安排布置,魏家连人带公司都得姓凌!这就是凌文敬的计划!

    一个即将成为世家的巨擘,跺跺脚燕京都会颤一颤的魏家,凌文敬妄图一口吃下!这就是凌家当代家主的野心。凌文敬此人,确有吞天之志!再以计划来看,环环相扣,让凌飞这样的人也只得入局,可想而知其可怕之处!

    凌文敬,凌家家主,盛名之下名副其实!

    计划围绕在凌飞身上,凌飞可能会是最大的变量,所以凌文敬才有所顾虑。凌飞在凌家的多次举动出乎他的预料,让他有难以掌控之感,可计划已经进行到这一步,覆水难收,凌文敬能做的只有不断加深计划,对凌飞的控制上更加用心。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