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娉婉在台下凝视着凌飞,德高望重的一位世家前辈主持了这场订婚礼,高声宣读着祷告一般的誓词。那坚定而美丽的誓词听得让人心动,可台上的人却不是她。

    德高望重的前辈细腻深情的嗓音下,众多宾客的视线下,婚约在一对新人的“我愿意”三字下化作实质。接而新郎新娘交换着誓约,互相为对方戴上订婚戒指。

    一步步的流程走到最后,唐娉婉缓缓移开视线,如果不出意外还有最后的所谓誓约之吻!她实在无法再看。她理解谅解凌飞做这件事的决定,那是为了新城,为了大家,可她心里却难以过关,心爱的男人吻别人,她怎能看得过去。

    即便唐娉婉再成熟冷静,心中的苦楚依旧难消除……

    不过,台上德高望重的前辈似乎没有说誓约之吻这种话,对于保守的东方而言,对于还处于保守阶段的他那个时代的人而言,接吻什么的没什么必要性。

    唐娉婉等了半天也没听见说誓约之吻的事,抬起头看了看,发现那前辈已经下了台。她适才嘴角微微牵起一丝,没有就好……

    接下来的程序是敬酒,不过凌飞不愿意,而魏家老大老二也不想让凌飞和魏忠勇这样的人有机会接触到位高权重的人,默默地一拍即合,双方都没有进行敬酒。凌飞推着魏柔嘉在场上一处坐下吃饭,仅此而已。

    而场上这些人继续刚刚的程序,该干什么干什么,各自开始交际。这样的环境凌飞正常是不愿意呆着的,但今天情况很特殊,他必须呆着。

    坐在那儿和魏柔嘉聊着天,魏柔嘉对于眼见的一切都很好奇,凌飞一一给她解答,也算是无聊中寻乐趣吧。

    虽然凌飞和魏柔嘉未去敬酒,可还是有些人会主动过来。人分百类,不是说是所有世家子弟都是势利眼的人,过来给凌飞和魏柔嘉祝福的人也不少,他们大多怀着善意。

    魏柔嘉不喝酒,她的酒自然都由凌飞挡下。这种过程一直持续到入夜,宴会才结束,众人陆续离去,今日的订婚宴到此结束。

    凌飞远远看了眼唐娉婉,她盯着凌飞看了片刻转身离去,rén liu涌动凌飞也没法和她说些什么,只能看着她离去。凌飞知道今天唐娉婉的心情一定很差,却也没办法,这个局他必须入!

    魏柔嘉一直在看着凌飞,视线往人群中的唐娉婉看了一眼,轻声道:“凌飞,她是谁?”

    “嗯?”凌飞侧目。

    “你今天下午看了她好多回了。”魏柔嘉轻声问道,她视线几乎都在凌飞身上,凌飞一直朝着唐娉婉看她当然知道。

    凌飞一顿,魏柔嘉还挺细心,不过,这个问题他要怎么回答?

    凌飞没说话,魏柔嘉抿了抿嘴唇对身旁的兰兰道:“兰兰姐,我想和那个姐姐见一面。”

    兰兰始终在魏柔嘉身旁候着,凌飞很多事情是不方便的,她必须在场。她看了眼凌飞道:“好。”

    魏柔嘉要和唐娉婉见面?凌飞正欲说什么,凌文敬和魏忠勇走了过来。

    “我先走,今晚你就在这边住下。”凌文敬淡淡说了一句,也没等凌飞说什么转身就离开。

    凌飞微微沉吟,住这是么……

    “凌飞,晚上你还是住昨天的房间吧。”魏忠勇笑着道。

    “行。”凌飞同意下来。

    魏忠勇拍拍凌飞的肩膀:“这里我还有些事,你待会儿就自己回去吧。”

    魏忠勇离开魏家老大老二又走了过来,这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就不是很和蔼。看了眼凌飞和魏柔嘉直接离开,一句话都不说。能在台上给两人祝福无非是台下那么多人,要面子,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会管凌飞和魏柔嘉这无足轻重的两人。

    魏柔嘉本来脸上还有些欣喜的神色,在两人看都不看一眼离开后神色黯下。

    “走吧,我推你回去。”凌飞道。魏柔嘉在魏家同样不受待见,和他一样。

    “嗯。”魏柔嘉点点头,鼓起的小脸呼出口气。大伯二伯的性格她早就知道的,只是现在有眼睛看得更真切而已,没必要惆怅。

    推着魏柔嘉走了半路,凌飞倏地道:“她是我女朋友。”

    “啊?”魏柔嘉轻呼一声,偷偷看了眼凌飞咬住嘴唇,犹豫着道,“我是不是破坏了你们的感情?”

    和凌飞根本就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见都没见过几次,谈不上爱。魏柔嘉对凌飞更多的是不讨厌以及治好自己眼睛的感激。她从小知道自己的命运不受掌控,能嫁给凌飞这样自己感激、不讨厌的人是她的最高标准了。

    现在知道凌飞有女友,魏柔嘉心中说不出的感觉,酸楚么?或许有一些些,毕竟未来两人要永远在一起。更多还是歉疚,因为对凌飞的感激,魏柔嘉觉得自己破坏了凌飞的感情。

    凌飞微微一笑:“不碍事。”只要事情解决,一切迎刃而解。

    然而魏柔嘉听到这话却不是滋味,是啊,世家子弟有几个女人很正常。他那么优秀,而自己又那么普通,他会再要一个对世家子弟而言很正常。

    “我有一个要求。”魏柔嘉声音低低的。

    “什么?”凌飞侧目。

    “我可以同意,可你不要让她来家里好么。”魏柔嘉小心道,“我怕见到她。”唐娉婉气质冷冰冰地,给魏柔嘉一股不好相与的感觉。

    魏柔嘉的话让凌飞错愕片刻,这妮子意思是同意他在外面有女人是这样的意思吗?果然还真是世家子弟的想法。

    其实也不全是,虽说这种事在世家子弟当中确实司空见惯,一般像魏柔嘉这种势弱的,都无法阻拦丈夫在外拈花惹草。最重要的其实是,魏柔嘉和凌飞没感情基础,因为对凌飞的感激她认为自己破坏了凌飞和唐娉婉的感情。再加上世家子弟对于这方面想法上的开放,她便如此说道。

    身在世家,耳濡目染,有此言论也不算意外吧。

    “那你还说要见她?”凌飞不由得笑道。

    魏柔嘉轻声道:“我能看出来,你对那位姐姐很喜欢,我想见见她。”下午无数次往那边看,魏柔嘉是女人,对这种感觉最为敏感。

    “见就见吧。”凌飞也没什么意见,对他而言都是小事。

    推着魏柔嘉到房间,凌飞看见唐娉婉竟然就在房间里,兰兰的速度可有够快的……

    “婉儿。”凌飞唤道。

    魏柔嘉打量着眼前这位姐姐,心中暗道,冷冰冰的样子,这位姐姐是不是很凶呢?

    唐娉婉没回应凌飞,她也在打量眼前这位女孩,这个女孩子在凌飞的口中是个安静乐观的少女,命运多舛,母亲从小便离世,初见时眼睛和腿都有问题,在魏家处境也堪忧,是个让人怜惜的女孩。

    纯净透亮的眼睛轻轻眨动,面对自己还有些怯怯的模样,一下子就让唐娉婉把她同凌飞所说的形象相对应。唐娉婉一下午心里都憋着气,可看到这女孩怯怯的样,想到魏柔嘉的经历,那口气又不由得舒了出来,她也不忍心恨这样可怜的女孩。

    “姐姐,我想和你说说话。”魏柔嘉小声道。

    唐娉婉扫了眼房间里的兰兰和凌飞道:“你们先出去。”

    凌飞看了眼两人转身出去,兰兰心里犯着嘀咕也走出来,这个女人是谁啊?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