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在燕京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不能算是世家,也能算是顶尖豪门,一脚迈入世家之列。世家与豪门有差别,两者论体量世家更大,可也不是绝对,少数豪门很多时候资产超过世家也是有的。但是,那样的豪门也不一定会成为世家。

    成为世家的重要条件是你能在任何风浪下挺立,很多豪门家族的族长是首富榜前列之人,可碰上危急家族的资产瞬间消弭大半,伤筋动骨乃至覆灭也有可能。可对于世家而言,这样的情况永远不可能出现,无论什么金融危机,无论什么不可抗力,世家都不会动摇分毫,依旧挺立。

    这就是世家与豪门的区别!

    而世家与世家之间也有区别,能够在金融风暴中挺立的世家也只能算是普通世家,强大的世家是经历战乱也能活下来的家族。那样的家族在华夏寥寥无几,很多被称之为隐世世家……其中,凌家莫家这样的家族得另说。

    凌家莫家这样的家族在世家中权势强大,能够称之为强大世家,可他们并非是那种于战乱前就是世家的家族。类似凌家莫家这样的家族很多,他们有别于传统世家,他们是新生代世家。新生代世家与传统世家的区别是,新生代世家乃是建国之后出现的强大家族!依托于形势、势力、zhèng quán而生,发展速度极其恐怖,数十年的时间就到达传统世家数百年积累的程度。

    这样的新生代世家可望而不可求,因为这些都是战乱中活下来且立下赫赫战功的民族英雄建立。

    现如今,燕京大部分世家都是新生代世家,战争抹杀了难以存活下来的普通传统世家。剩下的那些传统世家个个都是无比恐怖的巨擘存在,例如……燕云二家!例如,世家子弟口中的**世家!

    魏家作为新生代世家中最顶尖豪门,乃至跨入世家之列的豪门,他们的名望在燕京极盛。今日魏柔嘉的婚礼自然引得无数人前来,当然,更重要的是,凌家是联姻的另一方!尤其是盛传凌文敬尤其在意这桩婚事,更让今日的订婚万众瞩目。

    正午时分将至,魏家门口停了无数豪车座驾。一个个经常能在新闻中见到的人物陆陆续续出现在魏家门口,攀谈欢笑着走进魏家。

    这场婚礼有多少人是真的关心?当然是寥寥无几。一个普普通通的凌家庶子和魏家不受待见的孩子的订婚礼,谁会在意?他们过来主要是为了交际,这场婚礼虽然无关紧要,但确实能来不少有权有势的人物,那些人物是大部分人原意前来的重要原因。

    如果是莫问天燕京四美这种燕京赫赫有名的人物成婚才可能让他们真的在意,否则谁愿意搭理?

    结交、巴结、合作、攀枝、附和……抱着种种念头的一众人来到这场婚礼。

    唐娉婉和唐仲英也来了,唐娉婉身着白色晚礼服,素发高挽,手戴镂空白纱,高贵典雅,一走进大厅便引得无数人瞩目。论容貌唐娉婉或许差燕京四美一丝,可论气质,不逊于她们,甚至因为她冰冷般的高贵气质反而加分,比之燕京四美分毫不差。

    燕京四美在燕京广为流转,世家子弟大部分都见过她们,可唐娉婉常年在新城,世家子弟少有得见之机,现在看到唐娉婉,为之倾倒。

    “这是哪家的女儿,以前从来没见过!”有公子哥惊叹。

    “比起燕京四美也不差吧!”

    “论容貌好像差一丝,可加上她的气质,完全不输于她们!”

    “好像是唐仲英家的女儿?我曾听闻唐家女儿美若天仙,今日得见,果然非虚啊!”

    唐娉婉进来受到无数人的赞誉,她面不改色,这般瞩目她没有任何意外,无论在什么样的地方她永远都会有这样的评价。唐娉婉视线一直在大厅四处扫视着,看着这绮美的布景,华丽的装修,整个大厅充斥幸福的味道。这样的地方,哪个女孩不憧憬?能和自己心爱的人走进这样的地方让所有人见证他们的幸福,此生无憾。

    唐娉婉扫了一圈心中沉吟,凌家人似乎没来多少,她昨晚恶补了燕京这边的功课。凌家莫家等家族算是有了不错的了解,这里面凌家之人来得很少。

    唐娉婉望向台上,那位凌家家主凌文敬正与魏家老大老二在谈笑,而作为本次婚礼正主魏柔嘉的父亲的魏忠勇却只是干站在旁边配笑着。魏老爷子则是坐在旁边不远处,那清亮的眸子时不时闪烁精光,无人知道他在思考着什么。

    确实来得很少,凌文敬这一辈的人,只有凌文敬一人到场,下一代子弟来的人只有寥寥几个。凌飞在凌家现状就是如此,举家皆敌,没有人原意和他靠近,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婚礼,来现场的凌家人也仅仅只有数人而已……

    会场内喧闹异常,所有人都在攀谈,找自己想要找的对象聊着。

    时间缓缓流逝,突然一声钟响,会场内静了静。有人看时间,两点!

    咚——

    沉闷的钟声再响一声。

    咚——

    第三声钟声,传遍会场。

    众人看向门外,一男一女出现在门口。男女穿着礼服婚纱,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美丽大方。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女方坐在轮椅之上,男人正在轮椅后推着轮椅。

    唐娉婉凝眸,那不是凌飞又是谁……

    凌飞推着魏柔嘉的轮椅往大厅正中央走去,魏柔嘉坐在轮椅上,她那双美丽灵动的眼睛不时打量四处,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眼前形形色色的人让她觉得很新奇。

    两人进来,那些交谈窃窃私语全都停下,这是给新人的尊重。虽说这两人的婚礼对于他们无足轻重,可毕竟是这样的场合,该有必要的尊重。

    中间让出一条路,凌飞推着魏柔嘉走向台。他的目光偶一瞥旁边,看到唐娉婉,凌飞目光歉然很快收回视线,四周稍稍打量,并没有见到什么认识的人。原以为秦妙心和魏柔嘉关系那么好会来,这会儿也没见到。或许是洛倾城母亲的病情?

    看向前方,前方凌飞一眼便看到台上的凌文敬,两人目光交汇,凌文敬笑容淡淡,深邃的眼神让人思考猜不出其所思所想。

    一旁的魏老爷子对着魏柔嘉在笑,魏家老大老二也是欢笑着,至少表面是在笑着。魏忠勇也在笑,咧嘴笑,好像是对于女儿嫁给一个凌飞这也的如意郎君非常满意。

    凌飞推着魏柔嘉上台,在台上停下。

    魏柔嘉轻轻道:“爷爷。”

    魏老爷子笑容深深:“还真得谢谢凌飞,柔嘉的眼睛都治好了。”

    “毕竟是我的妻子。”凌飞淡笑。

    “以后,柔嘉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好好待她。”魏老爷子淡笑道,“柔嘉性子弱,你不能欺负她。”

    “自然。”凌飞点头。

    魏忠勇笑道:“我很感动,柔嘉的未来能有一个这么好的丈夫陪她走下去。”

    凌文敬也缓缓开口:“凌飞,未来柔嘉就是你的妻子,你要好好照顾她,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

    “当然。”

    这几人都在说着理所当然的废话,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却很是美好。

    说了几句话凌文敬便道:“差不多,仪式可以开始了。”订婚礼有固定的仪式,即将开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