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程方才的举动别说新大的学生,连燕大学生都看不过去,素质太低了!这样的人简直是在败坏燕大的名誉,拉低燕大整体素质。现在方程被教训,他们不仅没有丝毫不忿,反而还很开心呢。

    燕大学生会代表那边都看在看凌飞,凌飞的表现太过恐怖,他甚至都没有上台,光靠几句话就让实力明明远落后于楚俊河的江别亦实现大反转。这样的举动,就好像是一位武学高人随意指点几句,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子就打败了江湖高手的感觉。

    凌飞这个人,太恐怖!

    楚俊河默然无语,面对江别亦也都输了,何况是对上凌飞,那个深不可测的人,自己赢的概率很低很低……

    田文君苦笑不已,自己揽的什么苦差事啊。

    整场的目光几乎都汇聚于凌飞身上,化腐朽为神奇,武学造诣超凡脱俗,几句话也能让局面翻转,或许真如他刚开始所说,蹂躏一个遍都很轻松。

    凌飞伸了个懒腰:“会长,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有点事。”

    “你怎么成天有事,都找不到你人。”林韵兮埋怨道,“去吧去吧。”

    凌飞摆摆手,转身离开,给众人留下一个背影。燕大学生纷纷让出路来,看向凌飞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尊重。强者值得被尊重,不论你是哪方面强。

    直到凌飞的身影消失于眼前,林韵兮才转头道:“去把江别亦拉回来,再打要出事了。”

    地上的方程都不能说是鼻青脸肿了,完全成了猪头,再打下去得出事。虽然燕大学生也默契得不管他,林韵兮却不能没分寸。

    ……

    凌飞回到二环的家里,继续研究安若曦的药方,而洛倾城已经不在,可能是去找秦妙心吧。对于她母亲的事情洛倾城格外上心,秦妙心也很在意,一拍即合。

    凌飞想了想给安家打了个电话,找安神医聊了几句,关于这三个问题方面的事。

    “唔,刚好,我们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安神医道,“这是难点,需要慎重考虑。”

    关于这三个关键问题,两人讨论了许久才放下电话。凌飞沉吟,安神医也有些束手无策,他这边也没头绪,看来需要更多的试验了,这样才能发现问题。

    想到就开始做,凌飞陷入试验中。

    接下来几天,凌飞完全进入试验状态,一直持续到订婚前夜……

    这几天凌飞除了药方的事什么也不顾,一门心思沉进去,两耳不闻窗外事。洛倾城的勾引也不管她,眼皮子抬都不抬一下。不过也就是刚开始洛倾城会诱惑他,后面几天洛倾城似乎是因为她母亲病情的原因变得沉默了一些,不再主动做些什么。

    今天,凌飞要去一趟魏家,不去不行,因为明天就是他和魏柔嘉订婚的日子。订婚之事他准备去,唯有深入棋局才能po jiě此局,凌文敬的威胁如芒在背,不可小觑。

    凌文敬乃是凌家家主,此人筹谋必然深远,能让他亲自布局,所图为何,凌飞心中有了一定的猜测,却不知凌文敬会以什么样的手段来实施。

    驱车前往魏家,今天凌飞要去做的事情是给魏柔嘉治病,距离上次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他可以再次施救。除此之外,他还需要准备明日未婚夫的一些事情。

    来到魏家,上上下下透着喜庆的氛围,可这喜庆的氛围却有些诡异。魏家呈现两极分化,一部分人喜庆张灯结彩,却另有一部分人冷眼旁观,连装饰品都懒得挂。以魏忠勇住的房子为分界,周围全都没人张灯结彩,只有魏忠勇所在房子以及中间房子公共大厅处在忙活。

    这其中里自然缘由不少,首先就是魏忠勇的地位,他在魏家什么都不算,没人看得起,这次他攀凌家的亲让很多人鄙夷。另一个是魏家老大老二不待见他,有老大老二的威势在,下面的人哪敢对魏忠勇有任何示好的行径?全都加入行列排挤魏忠勇。

    魏忠勇在魏家的地位就和凌飞相似,当然,只是相似,处境可比凌飞好太多。至少魏家老爷子愿意向着魏忠勇,且对魏柔嘉很疼爱。奈何老爷子老了,大权在旁,很多时候他的话也不是那么好用。

    凌飞一进来很明显感觉到这股氛围,之前每次来魏家老大老二的人根本就不愿意搭理他,迎接都欠奉。现在因为毕竟要订婚,该准备的必须得准备,他们才不情不愿都出来忙活,也就造成现在这股诡异气氛。

    “哈哈哈,凌飞,你来了。”

    凌飞刚刚到客厅魏忠勇就迎着他过来,笑声阵阵:“你说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来呢,我还想让你看看柔嘉的腿呢,已经好了!虽然走得不是很麻利,只要多走走和普通人就没区别了!”毕竟残疾多年,初愈的腿不会和正常人一样走得顺畅,就好像刚刚学走路似的。

    “真得谢谢你和妙心啊。”魏忠勇感叹着,“这孩子从小就多灾多难,身体那样就不说了,她妈妈也在很小的时候就走了……”说着魏忠勇神色黯然。

    “不过好在你和妙心治好了她的腿,还能治好她的眼睛,她能和普通人一样活着,我就很开心了。”魏忠勇目光温柔,能看出他慈父的模样。

    凌飞颔首:“今天我过来就是给她治眼睛,如果不出意外,她应该会治好,明天就能看清这个世界。”

    魏忠勇喜形于色:“那就太好不过,明天也就是你们的订婚宴,刚刚好啊!”

    “我们走,现在就去,不耽搁时间了。”凌飞道。

    “好!”

    凌飞和魏忠勇来到魏柔嘉房间,她正在兰兰的搀扶下练习着走路,贝齿咬着樱唇,一步一步,艰难却又满心喜悦。能够亲脚踏在地上,她是如此的快乐。

    “啊?凌先生。”兰兰看到凌飞唤道。

    魏柔嘉闻言抬起头,露出一个美美的笑容,她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却听得清动静。弱化的眼睛让她有超凡的听觉,远比常人厉害得多。

    凌飞淡笑:“先坐下,今天我来治疗你的眼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晚上你就能看清楚这个世界。”

    魏柔嘉忍不住欣喜:“真的吗!”

    “当然。”凌飞道,“准备一下开始吧,明天是订婚宴,很多事情要处理,尽快来。”

    “嗯嗯。”魏柔嘉点着头。

    魏柔嘉自己小心翼翼地坐在床上躺下,有了腿的借力,她都不用兰兰帮忙了。兰兰在一旁看得眼眶发红,魏柔嘉能有今天真是让人想不到,绝望中生出了希望,这是何等奇迹。

    “那我们开始了。”凌飞道。

    魏忠勇点点头站在一旁,看着凌飞心提了起来,最好希望能成功,凌飞也说过,这种东西都是有概率的,不一定成,即便几率再大也有失败的可能。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