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条凛目光微异,凌飞这话的意思很深,尤其是他刚刚凑在江别亦耳边说了什么,更让人遐想。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凌飞指点了江别亦什么,所以江别亦才有信心再次站起来。

    不止九条凛想到这里,周围大部分的人都想到了这层,他们目光怪异看向凌飞。方才江别亦说凌飞指点了他两招,他就两招打败曹潇云和薛初阳,现在凌飞又指点一招,难道这一招还能打败楚俊河不成?刚刚大家也都看得很清楚,楚俊河压着江别亦在打。

    “我对你死不死是无所谓的,别待会儿把你打死了你家人来我们学校闹。”方程嗤笑,“不行就下去,非得撑着找打,怎么?是因为你师傅凌飞不敢上台就让你当替死鬼?刚刚他和你说话该不会就是想给你什么好处让你当替死鬼吧?”

    江别亦冷冷扫了眼方程,心绪波动,很想下去狠揍他一顿,可生生忍住。立直身形紧盯前头的楚俊河,声音低低地:“来。”

    楚俊河微微眯眼:“还能站起来,不错。但是,没有实质性的实力改变,技巧再强也无用。”他知道刚刚凌飞肯定是和江别亦说了些针对他的方法,他丝毫不惧。技巧再强也弥补不了实力的差距,不论速度、力量、瞬间爆发等等方面,江别亦相差甚远。

    “试过才知道。”江别亦攥紧拳头。

    “好,那我就让你输个明白。”楚俊河嘴角一牵,飞身而上,八极拳蓄势待发。

    江别亦和之前完全的防守姿态不同,他直接进攻,丝毫不考虑防守。楚俊河冷笑,那更好了,不防守直接解决他!

    楚俊河重拳轰击,江别亦硬刚着挨了一拳丝毫不躲避,可这一拳也换来他这一场下来第一次击中楚俊河的机会。他横起一腿踹在楚俊河右膝盖侧部,楚俊河挨了一下迅速后退,手上施展宽拳重击江别亦腹部。

    “嗯哼。”江别亦闷哼一声,反而迎着楚俊河的攻击,利用楚俊河攻击时来不及防御的间歇再一次一脚踹在楚俊河右膝侧部。

    “他这是在以命换命?”田文君皱眉,江别亦的打法就是,你可以随便打我,但我也要打回你一下,完全不防守。楚俊河进攻时疲于防守,江别亦就在你进攻时同样打你一下。

    楚俊河在和江别亦对轰三招之后也知道了江别亦的想法,可他还是冷笑,论力量他比江别亦更强,论身体素质江别亦也没法和他比,这种方法对他不管用!江别亦还是得输。

    九条凛视线一直在楚俊河的右膝侧部,他发现,江别亦每一次的攻击都在这个位置。

    两人对轰十几招,每一击都是拳拳到肉,砰又是一拳到肉,林韵兮眼皮子一跳,看到江别亦嘴角已经溢血。

    “凌飞,去让他们停下吧,这样下去不行。”林韵兮忙道,要是闹出更大的动静可就遭了。两学校之间的本意是交流切磋,可因为早先王弘毅的挑衅,再加上刚刚方程的嘲讽,两方的矛盾变得很大,打起来已经不是切磋。

    “不必着急。”凌飞缓缓道。

    “哈哈哈,小子,不行了吧?非想不开,何必呢?”方程大笑着。

    砰!

    又是一拳到肉,江别亦低吼一声,腿部横扫,若战斧一般劈过,踹在楚俊河的右膝侧部。

    咔擦!

    楚俊河本来游刃有余神色一变,右腿膝盖传来一阵剧痛。他还想进攻,却被江别亦拉开身位,他右脚掌刚刚踏下,脚下一软,整个人朝前栽去。

    燕大众多学生视线之下,看着楚俊河一头栽倒。

    江别亦趁此时机,吼了一声用尽全身气力踹在楚俊河的腰部。这一脚直接将楚俊河一百多斤的身体直接踹飞,凌空的楚俊河目眦欲裂,这一下扑倒他毫无防备,却让江别亦抓准了时机。此刻凌空,他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摔在台下。出擂台,就算输!

    整个会场静默片刻,随机爆发一阵阵吐槽。

    “不是吧?这都输了?”

    “刚刚不是压着打?怎么回事?”

    “楚俊河为什么突然摔倒了?擂台上有什么绊脚的东西吗?”

    “卧槽,这家伙运气太好了吧?楚俊河摔倒他直接把人踢下去了。”

    “他运气太好了吧?这都可以?”

    “不过,我怎么觉得和凌飞有关系?刚刚凌飞和他说了什么?”

    方程整个人都傻了,准备了一肚子嘲讽的话全都憋了回去,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脸色涨成绛紫色,刚刚他的语气是有多狂他现在就觉得有多丢人。嘲讽了一堆,跪下叫爸爸云云,现在三个人都在江别亦手上输了,他喉间哽住。

    新大这边却是欢呼,大声给江别亦叫好。

    “这是怎么回事?”林韵兮惊喜的同时也发问,“江别亦的运气这么好吗?”

    九条凛望着凌飞;“我不觉得是运气。”

    凌飞微微一笑:“楚俊河右脚膝盖有伤。”

    “哦!”林韵兮恍然大悟,“所以刚刚你就和江别亦说一直踢他右脚膝盖侧边对吧?难怪刚刚他一直攻击那个位置。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医生。”凌飞平静道。

    楚俊河神色难看,挣扎着站起来,燕大学生代表们纷纷上前扶他起来。

    “俊河,你怎么脚踩空了?”田文君不由吐槽道,“让他钻了空子。”

    楚俊河冷着脸,踩空了么?怎么可能!根本不是!

    江别亦喘着气,冷冷看了眼方程:“怎么,不哔哔了?嘴巴不是那么能,怎么不说话了?”

    “你!”方程话语卡在喉间,咬着牙道,“你不过是运气好而已,要不是俊河脚踩空,你还想赢?做梦吧你!”

    江别亦神色讥讽:“踩空?你去问问楚俊河,到底是不是踩空。”

    江别亦嗓门故意放大,周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都看向楚俊河。楚俊河阴沉着脸,虽然输得不服气,但他确实是输了,他楚俊河还不至于输不起。

    楚俊河攥紧拳头:“我膝盖受过伤,记忆久到我都忘了,你怎么会知道我这里有伤……嗯?”楚俊河说着猛地顿住,瞪大眼睛看向对面神情淡淡的凌飞,凌飞刚刚和江别亦说了什么,难道是……

    这里都是燕大的学生,每一个蠢货,听到楚俊河这话纷纷明白过来。

    “难道又是凌飞指点的!”

    “卧槽,不是吧,这也太变态了。明明江别亦和楚俊河实力相差那么大。”大家都看得出来,楚俊河完全是压着江别亦在打,没想到凌飞一两句话就让局面彻底扭转,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怪胎。

    “他只和江别亦说了几句话,竟然会这样,怎么可能。”

    “这个凌飞,到底是哪来的人,好恐怖!”

    “不可思议!”

    众人看向凌飞的目光惊异无比,凌飞的举动太过不可思议。

    江别亦盯着方程道:“还想挑战凌飞吗?”

    方程难堪至极,气急败坏道:“还不是因为凌飞帮你,对,你们还窜通来对付俊河,太卑鄙了,一个个上你们肯定屎都被打出来,还装什么装。”

    “妈的。”江别亦忍不了了,这家伙嘴贱的不是一点点。这会儿他已经毫无顾忌,翻身跳下台挥起拳头对着方程的脸狠狠来了拳。

    “啊!”江别亦速度太快,方程怎么可能躲得了,脸上高高肿起,把一拳干倒在地惨叫出声。

    江别亦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这嘴贱的玩意儿,骑在方程身上左右开弓,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左一拳右一拳,方程惨叫之声此起彼。而周围的燕大学生一个理会他的都没有,这种人,谁乐意管他?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