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上江别亦扎实的架势架起,以守势应对,并未主动进攻,和以前的他有所区别。以前的他更喜欢进攻,也和他比较冲的性格有关。而对面的曹潇云就直挺挺站立,单手附在身后,一副高人模样。

    凌飞看到这两人还是多看了眼江别亦,江别亦的根基更为扎实一些,马步有一定的功夫在。

    林韵兮看不懂谁强谁弱,就问九条凛:“九条同学,你觉得谁能赢?”

    “江别亦。”九条凛道。

    曹潇云看江别亦半天不动,主动进攻,江别亦不动如山,在曹潇云横踢而来之时江别亦终于有了动作。江别亦微微右移,不多不少腰部刚好和曹潇云的脚擦过。曹潇云右腿落地,脚下一跺力从脚起,腰部发力身体一旋化作回旋踢,左脚如利刃般切过江别亦的脖子。

    江别亦马步下蹲,曹潇云的腿从他上方划过,而下一刻曹潇云的右腿又直踹而来。江别亦眼前一亮,身体侧移曹潇云的脚刚好从他脑袋旁边穿过,他单手一拂四两拨千斤,将曹潇云的腿推开缷力。由于惯性太大,曹潇云无法后撤朝前扑了过去。

    江别亦抓准时机,曲肘撞击停不下来直冲而来的曹潇云。噗的一道闷声,曹潇云腹部狠狠挨了一下重击。曹潇云如虾一般弓着腰,江别亦没有留情,见状双手合握,重击曹潇云背部。

    曹潇云闷哼一声,趴倒在地,挣扎几番也没起来。

    场下瞬间喧闹开来,江别亦反应速度好快,出手速度好快!

    “这新城大学的看起来好像真有点东西。”

    “呸,趁人不备而已,刚刚肯定是潇云疏忽了!”

    “这家伙……”

    站在楚俊河身旁的方程刚刚还满脸不屑讥笑的模样,这会儿僵住:“怎么回事?”

    楚俊河微微皱眉,技巧!四两拨千斤的技巧,用得相当熟练。

    九条凛不由得看向凌飞:“上次你教他的?”

    凌飞也是含着笑意:“这小子学得挺快。”

    这招防守进攻的四两拨千斤技巧是他在机场对江别亦用过的,还说了点东西,没想到江别亦还真学会了。从现在的应用来看,用得还算熟练。最后的爆发是以江别亦自己擅长的进攻来做收尾,武学天赋还算可以。

    “你的一号徒弟啊。”林韵兮嬉笑,她这下开心了。

    凌飞淡笑:“不能算一号,唔,也能算一号吧。”

    “啊?”林韵兮问道,“什么意思?”

    凌飞淡笑不语,前一世他教了不知多少学生,杀手训练营、特工训练营、雇佣军训练营,一号当然算不上。如果说这一世,确实是一号,凌飞还没教过别人。

    燕大学生代表团也都有些傻眼,实力这么强吗?这一两招间就把人解决了?

    田文君笑眯眯的神色变淡几分,对楚俊河问道:“怎么样?能对付吗?”

    “没问题。”楚俊河淡笑。

    “你肯定是没问题,我问的是薛初阳。”田文君笑着道,看着已经急着跳上台的薛初阳道。

    楚俊河微微一笑:“初阳看似急性子,在战斗方面极有耐心。从刚刚那个江别亦的套路来看,他擅长的是防守反击,初阳对上他刚刚好。”

    “呵呵呵,那就好。”田文君笑道,如果连番输给江别亦那燕大的脸面就丢大了,这三人已经可以说是燕大最顶尖的力量。当然,这是以普通人的水平里来看……燕京大学卧虎藏龙,太多不知名却又实力强大的人在里面,他们都很低调,田文君也不敢打包票说这几个人就是燕大前三。

    两人对峙而立,薛初阳摆好架势不动如山,以防御姿态面对江别亦,而恰好江别亦也是这般。这一对峙急事一分钟,两人一动不动。

    “怎么都不动手啊?”林韵兮纳闷。

    “都想防守反击。”九条凛解释道。

    凌飞扫了几眼薛初阳的身体,在他绷紧的几块肌肉上打量,淡笑:“江别亦赢了。”

    九条凛侧目:“何以见得?”她的眼里并不差,可这一场她看不出什么。

    凌飞没有回答,心中却有数。从薛初阳的身体上凌飞分析出他以防守见长,那么想赢靠刚刚那一招是行不通的,必须要进攻。而进攻凌飞也曾教过江别亦一招,那时还是九条凛刚刚准备挑战他的时候。以江别亦的天赋来看,上次教他的应该也记着,那便没有输的道理。当然,如果忘了,那就算打凌飞脸了……

    江别亦在台上眉头微皱,他不打算防守了,果然一招不能吃遍天,那就来两招!他脚下猛躲地面,接着摩擦力如炮弹一般射出,速度惊人,双手化爪作擒拿之状朝薛初阳而来。

    楚俊河微微一笑:“看来胜负已分。”

    方程嗤笑着:“这群新大的学生狂得没边,让他们吃吃苦头也好。”

    薛初阳嘴角冷笑,等的就是你进攻。他双手一前一后,身体微微躬下,以一个巧妙的姿势做出完美的防御姿态,进可攻退可守,只要江别亦过来他将以完全熟悉的打法结束这场比赛。

    江别亦如同猛虎下山,虎爪凌厉如刀,直劈薛初阳面门而来。薛初阳一手作防守,一手准备进攻。这时,江别亦以手化爪擒住他的手腕,右臂倏地出现压下他的手肘,转身双手扣紧江别亦手腕和手肘呈现背着薛初阳的姿态。紧接着猛地双腿蹬直双手用力,薛初阳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一轻竟是整个人让江别亦抛了出去。

    “吼!”江别亦一声怪吼,全身力气都用了出来,薛初阳如同纸鸢一般抛飞出去,咚的一声摔在场外。

    楚俊河身旁方程本来还嗤笑的脸,这一刻凝固在脸上,怎么回事!场上又一次哗然开来,两次都是如此轻松就解决战斗,开什么玩笑!新大学生真的强成这样了吗!

    田文君面色一沉,看向楚俊河。楚俊河也深皱眉头,江别亦的实力不见得比薛初阳强多少,可他的技巧太过顶尖!精准,快速,劲道讲究。可以这么说,江别亦是以极其精妙的技巧取胜。

    九条凛眼前一亮:“这也是你教的?”她隐约在这招式上看到了凌飞的影子。

    凌飞微微一笑:“看来他还记着。”

    凌飞等同于承认的话语让身后新大的学生纷纷惊叹,真不愧是凌飞啊!

    是的,技巧,凌飞的招招式式都讲究技巧。为什么他能在实力比别人弱时还能赢?除了因为归一决的神奇,更因为他登峰造极的技巧,技巧在普通人群中用更能发挥其作用。

    场馆内喧哗之声此起彼伏,对于江别亦的实力惊叹不已。

    田文君沉着脸道:“俊河,看来你说的话也不是很准确。”

    楚俊河眉头微皱:“有点诡异,不过,他今天必输!”

    楚俊河不废话,翻身上台,他也起了战意。江别亦的两手技巧让他不得不正视眼前这个对手,比自己想象中要难缠。看他还有什么招式了,如果只有这两招,那他就等着输吧!

    方程面色难看至极,刚刚大言不惭地嘲讽这个,骂骂那个,没想到江别亦上来就啪啪给他打脸。

    “得意什么,现在楚河上来,你们全都得跪下!”方程狰狞着表情。

    “实力还可以,勉强够看。”楚俊河微微一笑。

    江别亦扫了眼张狂叫嚣的方程:“希望别让我失望,名头这么大的楚俊河只是个花架子。”

    楚俊河嘴角浮现一丝冰冷笑意,这小子……

    台下的方程因为江别亦这话怒了:“这话该是我说才对,一群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楚河上来你们全都得跪下!你,还有那个女人,还有那个什么凌飞,都得跪下叫爸爸。”

    江别亦不屑撇嘴:“挑战凌飞?如果你们燕大的实力都是这样,连我都挑战不过,就别想着挑战凌飞了,连我这两招都是他教的。”

    江别亦说出这句话,整个会场都静了静。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