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乒乒乓乓!

    一阵阵桌椅瓷器被砸的声音,凌子轩门外的佣人们里噤若寒蝉,一声不敢吭。今天这位大少不知道是哪里受了气,回来如此大发雷霆。凌子轩很少有这种情况,他的情绪一般控制得很好。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位美妇人,她仪度不凡,气质高贵,让人望而生畏。旁边的佣人一见到她,纷纷躬身。

    袁淑仪皱皱眉:“他怎么回事?”

    “不知道,凌先生一回来就这样了。”一位佣人道。

    袁淑仪推门进去。

    “说了让你们给我滚出去,听不懂吗?”凌子轩怒吼。

    “你是说我?”袁淑仪淡淡道。

    “唔。”凌子轩愣住,僵着身体转过来,“母亲。”

    袁淑仪扫了眼满地的玻璃碎屑,走到勉强能落座的沙发上坐下。

    “发生了什么事?”袁淑仪问道。

    凌子轩咬着牙,没说出来,在凌飞手底下吃了亏是多大的耻辱,面对袁淑仪他不好意思说出来。

    凌子轩不说袁淑仪也不准备继续问,凌子轩长大了,不可能什么事都要她来关心,她今天过来是有正事。

    “马上就是凌飞的订婚宴。”袁淑仪道了一句。

    凌子轩眸中闪过厉色,提到凌飞让他更愤怒。

    袁淑仪扫过凌子轩:“关于凌文敬的计划,你有什么想法?”

    凌子轩皱眉着摇头,凌文敬老谋深算他哪能猜透。

    袁淑仪心中暗叹,自家儿子确实是比凌子衿和凌百里差一筹,恐怕那两个都想明白了吧。不过,有她袁淑仪在,凌家终归还会属于凌子轩!

    “我得到了一些准确消息,印证了我的想法。”袁淑仪淡笑,“得到的答案比较有趣,可以适当推波助澜。”

    “什么答案?”凌子轩的确有些好奇,这位凌家家主亲自布局,是为了什么?想也知道图谋甚大。

    “你认为魏家有什么是凌文敬看得上眼的?”袁淑仪问道。

    凌子轩沉吟一番:“莫不是年前那块规划用地?”

    袁淑仪面色微沉,淡漠道:“凌子轩,作为凌家的继承人之一,你的眼界就这样了?”

    凌子轩一顿:“不是?”

    “这点东西我都看不上眼,更甭说凌文敬,他图谋极大!”袁淑仪道。

    凌子轩想了片刻猛地灵光一闪:“难道是?”

    袁淑仪心中暗叹,提醒几番才想到,想让他在这方面比得上凌子衿和凌百里是不可能了。

    “而这个计划的关键点在于——凌飞!”袁淑仪道。

    而后,袁淑仪详细和凌子轩说了凌文敬的计划。听完后凌子轩冷笑一声:“母亲,推波助澜的事何必劳烦您动手,我来即可……”

    ……

    出奇的,凌飞在家里做试验没看到洛倾城出来打扰他。凌飞还以为洛倾城肯定会来勾引他,看来这女人还算识相,知道他在做正事。

    一直到傍晚时分,门外传来门铃声。

    凌飞开门,外头是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应该是搬家公司之类的,他手里提着几个行李箱。

    “您好,请问这是洛倾城小姐的家吗?她让送来的东西已经寄到。”男人看了眼凌飞问道。

    “……是。”凌飞扫了眼几个行李箱,莫不是传说中的情趣内衣系列来了?

    “来啦,来啦。”洛倾城喊着从房间里出来。

    凌飞将东西提进来,带上门。门外的男人赶紧跑,这家怎么跟茅坑炸了似的,味道这么重。

    洛倾城看到两大箱的衣服送过来媚眼一挑:“亲爱的,人家的衣服可都是全都寄来咯,晚上就穿给你看。”

    “看来我得准备防狼喷雾。”凌飞在沙发上坐下,低头研究药方,随口道。

    洛倾城听到这话忍俊不禁:“要准备也该是人家准备才是吧。嘻,其实箱子里有哦,不过既然是亲爱的你,人家当然不会用的。人家只会穿你最想看的衣服出来,让你抱着人家亲亲摸摸。”

    “……”凌飞。这只妖精也不知道哪生出来的,勾死人不偿命。燕京四美凌飞见过三个,虽然都美得让人窒息,可真没有洛倾城这样魅惑众生的味道。这女人要是生在古时,就是祸国殃民的一代妖后没跑了。

    看凌飞硬憋着的样子,洛倾城大为满意,咯咯笑着走到行李箱旁。

    “哎呀,好重呢,能不能帮人家一下嘛。”洛倾城声音又变了,带着点小奶音,略带撒娇的模样,加上她天生勾人的嗓音,诱惑力一百级。

    凌飞眼皮子都不抬:“自己拖,有轮子。”这行李箱又不是没轮子,凌飞懒得管她。

    洛倾城倒是没再诱惑凌飞,娇声说了一句:“讨厌,人家不理你啦。”说完拉着东西进去。

    真的,凌飞这辈子基本没被人耍过,都是他耍别人。今天在洛倾城面前,他被“玩弄”了。

    凌飞深吸口气平复心情,他也是正常男人,不是石头,洛倾城这妖精放肆的勾引,谁抵挡得住?

    凌飞凝眸,将注意力放在药方上,对于安若曦药物的研究凌飞目前有三个难关,关于药性的冲突与融合。这三个问题是融合两种药方最大的问题,只有将这三个问题解决,那么这张药方算是研究出来了。还得找个世家和安神医聊一下,两人的研究相对照进境会更快。

    “嗡——”

    这时,凌飞手机震动,他打开一看是林韵兮的电话。

    “喂,会长,怎么了?”

    “你在哪呢?是不是又跑出去浪了。”林韵兮问道。

    “在外面,有事吗?”凌飞淡笑问道。

    “明天你要和燕京大学的同学切磋武艺的,忘了?”林韵兮道。

    凌飞一想,似乎是的。他忘了具体时间,原来就是明天啊。

    “明天早上十点,你、九条同学还有江别亦一定要到场!”林韵兮语气坚肯,“千万别给迟到了!”

    “好。”

    “唔……你今晚回来吗?”林韵兮问道。

    “应该不回。”研究最好别中断,凌飞不想回。

    “不行,你得回来。”林韵兮道,“你这个人太不稳定了,这会儿说回来,指不定明天又忘了。”

    凌飞失笑:“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决不食言,明天保证准时到场。”

    “我能信得过你吗?”

    “当然。”

    林韵兮那头停顿了一下,漫不经心似的问道:“是不是因为和任嫣然在一起,不舍得回来啊?”

    凌飞错愕,随即笑道:“你想什么呢?她今天开始工作了。”

    林韵兮心头顿时一松,语气都轻快了几分:“算了,勉强再信你一回,如果明天你敢迟到,让我们学校丢脸,你就等好吧你!”

    聊了几句林韵兮放下电话,看了眼旁边一直在注视她的九条凛,她一回眸九条凛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移开视线看起看书。林韵兮心中犯嘀咕,好像九条凛也喜欢凌飞的感觉。不过也不能完全确定,得试探一下……

    “九条同学。”

    “嗯?会长,有什么事吗?”九条凛抬起头。

    林韵兮趴在靠椅的椅背上,巴巴看着里九条凛:“你觉得凌飞这个人怎么样?”

    九条凛一顿,似是没想到林韵兮会问他这个问题:“他,很厉害。”

    “我不是说身手方面啦,我是问你觉得他的个性方面。”林韵兮道。

    九条凛想了想:“个性很鲜明。”

    “你这是评价小说里的人物吗?”林韵兮哭笑不得,这是什么回答嘛。

    九条凛又想了想:“虽然看起来很冷淡,很凶,可实际上挺温柔。”

    “温柔?”这个词用来形容凌飞,让林韵兮倒是沉吟了好一会儿,似乎对别人凌飞都是很冷淡,可对于她,算是挺温柔,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