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你怎么样了?”凌飞轻声问道。

    秦妙心展颜一笑:“已经没事了,我常常修习家传强身健体的功夫,身体不至于太差。”

    “那就好,柔嘉还没醒吗?”凌飞问道。

    “估计还需要等上半天,我下来前检查了一遍,不出意外她的腿应该没问题。”秦妙心道,她还是在打量地上的血液以及到处都是茶杯碎屑。

    “那就好。”凌飞颔首。

    洛倾城好不容易看到了秦妙心,当然不会放过机会:“秦小姐您好。”

    “唔,您好。”秦妙心侧目。

    “我想请您帮我治一个病人可以吗?”洛倾城语气诚恳,往日魅惑众生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很是正经。只有那个人的事,才能让她正经。

    洛倾城看了眼凌飞:“治病,你找凌飞不就可以啊。”在她看来凌飞的医术并不比她差。

    洛倾城摇摇头:“他看过了,也没办法。”

    凌飞略作思索,之前他确实认为自己除了碧落手之外别无他法,可今天看了秦妙心的医治过程后心中有感,他仔细钻研一番未必一定需要碧落手也能救治。

    “是吗?”秦妙心侧目,“凌飞?”

    凌飞沉吟着颔首:“目前确实没有想到解决办法。”

    秦妙心想了想:“好,我们现在过去看看。”

    “现在?”洛倾城微愕,秦妙心干脆得让她惊讶。

    “病情不能拖,能快则快。”秦妙心轻声道。

    洛倾城怔了片刻便喜上心来,没想到这么轻松,她早前还废这么多周折,早知道凌飞认识秦妙心就让他帮忙了。可也是,如果今天没碰到凌飞哪会想到凌飞其实是凌家子弟,更不会认为他和秦妙心认识。

    “那我们现在就走?”洛倾城道。

    秦妙心前头走去,她不会拖着,这是她的行事准则,病人的病绝不能拖!每分每秒都代表着生命。对于病情严重的人来说,有可能就是你片刻的懈怠而失去生命,这种事她碰上过不止一次……虽然有些病并不需要这么赶,可现在秦妙心已经养成习惯。

    然而刚走到门口一旁的秦叔却上前对秦妙心说道:“小姐,家里临时有事,老先生让您尽快回去。”

    秦妙心一顿:“可是,这边我还有病人,要不……”

    “很紧急。”秦叔低声道。

    秦妙心为难,洛倾城抿嘴,怎么就赶这么巧呢?凌飞见状出声道:“你可以先回去,那个病我看过,不是几天内会就出状况,改天来也可。”

    洛倾城也知道不可能强行让人家秦妙心去,这样反而会产生对她的恶感。她微笑着道:“没事,秦小姐先回去吧,我们明天约时间也可以的。”

    “好,那就明天。”对于秦妙心来说病人很重要,既然要约时间她直接约了明天。

    “好!”洛倾城自然最乐意不过。

    两人交换了联系方式,洛倾城心中一喜,只要有电话号码,那肯定不会有问题。

    秦妙心跟着秦叔离开,秦叔离开之时又看了眼凌飞,眼中有一抹笑意。他知道了凌飞教训了凌子轩的事,下面那个一直派人打扰秦妙心的人他自然厌恶,凌飞做法他很满意。

    秦妙心离开,魏柔嘉又得休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凌飞自然是不可能在魏家呆着,准备离开。

    “把这里收拾一下。”凌飞以“半个主人”的姿态对佣人吩咐道。

    说完凌飞径直走出客厅,洛倾城跟了上去,一路跟着凌飞到门口。

    “坏蛋,待会儿送人家回去哦。”洛倾城娇滴滴地说道。

    凌飞斜了眼洛倾城;“凭什么?”

    “好坏呀你,白瞎刚刚人家帮你说话了。”洛倾城大为娇嗔,刚刚做小的言论就是为了帮凌飞解围,她不信凌飞不知道。

    “走吧。”

    “嘻嘻,果然还是心疼人家呢。”洛倾城欢快地上前,缠在凌飞身旁。

    看到凌飞的车洛倾城眉眼一动,这家伙为什么在新城看起来那么贫穷,在燕京在新城他的地位不都是一样的么?

    上车,凌飞驱车驶出魏家,魏家的保安看得直撇嘴,这女人果然是人尽可夫,刚刚凌子轩,现在又凌飞……

    “人家接下来该怎么办?”洛倾城嘟囔着,“我可不管,都是因为你人家才会得罪凌子轩的,如果你不管人家,人家就天天堵在魏家,说你始乱终弃。”

    凌飞微微侧目:“我们两个人了,说话能能不能正常一点,没别人。”

    洛倾城白了眼凌飞:“不解风情,多少人都希望我和他这么说话呢。”

    “那是他们。”凌飞淡淡道。

    “不,人家就爱这么说话,明明你也在暗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说一套做一套。表面正经,心里都龌蹉的很,我要是穿个兔女郎装在你面前,看你还装不装。”洛倾城嗔道。

    “……”这一点凌飞没法说不是,洛倾城如此勾人的身材,如果穿兔女郎装这么诱惑的衣服,说不想看是假的。

    “诶,说正事呢,回答我,你要怎么安排人家嘛,难道你忍心看自己的女人被凌子轩百般凌辱吗?”洛倾城瞬间带上哭腔,伤心欲绝,好似是凌飞对她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一般。

    “放心,他不会找你麻烦。”凌飞道。

    “你又不是他,怎么保证,不管,人家就要你保护人家。”洛倾城娇声道。

    凌飞扫了眼洛倾城:“怎么保护?天天在你身边吗?”

    洛倾城那双桃花眼半眯着,声线微微压低,带着一股极其成熟的勾人御姐范道:“如果是这样,那最好了,人家也希望你能天天陪在身边,白天……晚上……”

    凌飞眼皮子动都不动:“放心,凌子轩在没解决我之前,不会费心思去动你。从今天来看,他足够冷静,不受情绪侵扰的人不会做舍本逐末之事。”

    “你这个人真的是,不解风情,死木头。”洛倾城娇嗔不已,不过心中却是一松,凌飞的分析对她来说很关键。凌飞这个人就不会说假话,或者说不屑于说,和她说的这种话都不会假。

    车行一段路之后凌飞道:“你现在住哪?”

    洛倾城黛眉一挑,支着下巴柔情似水看着凌飞:“是不是想到人家的闺房看一看呀?人家很欢迎哦……”

    “当我没问。”凌飞冷淡道。

    “呀,你这个人是不是性冷淡,人家这么千娇百媚的大美女和你说这种话你也没反应。”洛倾城都快怀疑人生了,她都快把自己都诱惑到,凌飞还无动于衷。

    “……”凌飞。

    “不过。”洛倾城复又展颜一笑,“你这种禁欲系的感觉,让人家更加爱不释手了呢。唔……等等。”洛倾城略作思考,“你是真的禁欲系,还是因为你身体……”

    说着洛倾城视线移到凌飞的下体,带着深深的怀疑,除非是有毛病,否则正常人怎么抵得住自己的这般诱惑?

    凌飞脑门冒黑线:“我很正常。”

    洛倾城舔了舔嘴唇:“人家没试过,不知道呢。”这舔嘴唇的动作要多诱惑有多诱惑。

    “……”然而凌飞还是没给反应。

    洛倾城大为泄气,她洛大小姐什么时候碰过这种事,这么不受诱惑的人也有吗!

    “你住哪?再问一遍,不然我就把你扔路边。”凌飞淡淡道。

    “你个死人,坏死了,还要把人家扔路边。”洛倾城嘟囔,“奥斯丁酒店啦。”

    凌飞一顿,眉头微皱:“如果是奥斯丁酒店,我觉得你最好换个地方住。”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