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倾城的举动有些出乎凌飞的预想,这女人还真是大胆。也是,以前就能看出她是这种性格,她比一般女人放肆大胆的多。放肆大胆的形容词是凌飞现在对洛倾城的形容,如果是在孤儿院事情以前,他会用放浪形骸来形容。

    见到凌子轩这模样,洛倾城黛眉一挑,微微仰起头,在凌飞侧颊轻吻一下:“只要凌飞有一点点在意人家,那就够了,我也愿意一生等待他。”

    那群佣人们除了卧槽心里再没其他感慨,这样的女人上哪找去?还甘愿做小,简直了!世家子弟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女人。世家子弟大家都心照不宣,能力强就可以拥有许多男人或是女人,如何调解内部矛盾就是世家子弟自己的事。大部分都是找的拜金的,因为比较容易控制,后宫也容易建成。也有些是找小家族的男人女人,都是世家子弟,这方面的思想大家都有,排斥性比之外界要低。

    而洛倾城这样的,简直是极品!美得不似人间的人儿,却有这样的想法,太不可思议。

    凌飞侧目,洛倾城什么想法他当然知道,无非是为了气凌子轩。真有这种想法是不可能的,她洛倾城要想找男人这里可以排到凌家门口。不过说起来……洛倾城倒是巧妙化解了他的问题,虽然世家子弟这方面比较开放,可他在婚礼前夕还找女人,那就说不过去了,哪个家族都不可能接受。洛倾城愿意做小间接拔高魏柔嘉的地位,虽未直接解决,也让旁人思想上过得去。

    却不知,是洛倾城无意,还是有意?这女人极聪明,说是有意也没准……

    凌子轩情绪几欲迸发,依旧生生忍着,最后化作一声冷笑:“一对狗男女。”

    “是啊。”洛倾城娇声道,“他凶猛的就像小狼狗一样呢。”洛倾城双眸迷离痴痴望着凌飞的侧颊,说得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似的。

    娇艳欲滴的声音,还是这般勾人的话语,把旁边男性佣人说得血气翻滚。凌飞也是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女人还真敢说,真是一点不在意旁人的看法,从这点上来看,她很像自己,率性而为,从不在意他人什么看法。

    “每次都那么厉害,讨厌死了,经常早上都起不来。”洛倾城轻嗔着白了眼凌飞,娇滴滴地羞怯模样,让周围差点控制不住。

    凌子轩脸色铁青,觉得脑门一片绿油油,剧烈的愤怒情绪生生压进心底。

    啪啪啪!

    凌子轩朗声而笑,鼓起掌来:“能把这么不要脸的事情说得这么坦然,我祝你们biǎo zi配狗,天长地久。”

    说罢凌子轩站起来,这个地方他还怎么待下去。他有心利用言论让凌飞在魏家彻底受人厌恶,佣人口中宣传开,凌飞以后就算进了魏家,也受千夫所指,日子难过。然而,情况完全不是自己想象的发展,因为洛倾城的话,这些人反而有点崇拜凌飞的迹象……

    “怎么,你这就打算走了?”看到凌子轩欲要离开的脚步,凌飞却道。

    凌子轩略一停顿,没有管凌飞,直接走。洛倾城却是眉眼中都出现笑意,虽然凌子轩很镇静,可她也能感受到他的愤怒,真是让人愉悦的事呢。

    “险些害了我可爱的未婚妻,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松放你离开?”凌飞继续道。

    凌子轩嗤了一声,朝着门口而去。

    凌飞冷笑,单手搂紧洛倾城,一只脚猛地踢向茶几上一只杯子。铛地一声杯子直射而去,目标不偏不倚就是凌子轩的后脑勺。

    砰!

    杯子准确无误砸在凌子轩后脑勺,过大的力道让摔在地上的杯子直接摔得稀碎。凌子轩一个踉跄往前,险些摔倒。凌子轩闷哼一声,回眸冷眼看向凌飞,眼神阴翳:“你这是在找死!”

    凌飞嗤笑一声:“来。”

    凌子轩盯着凌飞,那阴鸷的眼神仿佛利刃,然而凌飞面不改其色。

    周围低声议论,估计凌子轩要动手了,凌子轩的凶名他们也是有所耳闻。背后站着凌家、袁家两大家族的他,论身份尊贵凌子衿凌百里都比不上,嚣张跋扈惯了,谁能在他手底下讨得了好?这姑爷胆子未免太大。

    洛倾城也是忍不住看了眼凌飞,他是疯了吗?从凌子轩的话中能知道,凌飞只是庶出的凌家子弟,和凌子轩的身份地位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今天,我记下了。”凌子轩神色平静得吓人,眼神杀机毕露。

    出乎洛倾城预料的是,凌子轩竟然说出这番话。和刚刚的压抑情绪一样,凌子轩还在控制自己,她有些不能理解,凌子轩竟然忍了?

    旁边的人也是神色怪异,从没听说过凌子轩是这种好脾气啊?这姑爷,似乎不是他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原以为只是凌家不受重视的庶子,可他竟然能让凌子轩顾忌,这……

    而凌飞却是眉头不着痕迹皱了皱,如果说凌子轩愤怒地冲向他,他会很开心,证明凌子轩充其量是个被情绪左右的废物。可在受了那么多刺激愤怒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这样的人才是威胁。

    凌子轩面沉如水,不顾手掌的伤,不在意脑后的剧痛,缓缓一步步走出魏家客厅。周围的佣人纷纷退让,噤若寒蝉,不敢作声,看着凌子轩离开。

    “算是个人物。”凌飞低声呢喃,能够掌控自己情绪的人,必是不简单的人物。可对他来说不是好事,他在凌家最大的麻烦不是一个草包,对他威胁很大!

    凌子轩并不是一个像莫问天凌子衿他们这样多智若妖的人,可他有凌子衿莫问天都及不上的背景,加之这情绪上的掌控能力,决定了他的威胁不会比莫问天凌子衿差。

    “你还知道啊!”洛倾城松开抱着凌飞的手,白了他一眼,“现在怎么办?”

    “无碍,随他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凌飞并不在意。

    “谁说你了,我说我,现在不仅你麻烦,我也陷入dà má烦。”洛倾城娇声道。

    “和我无关。”凌飞淡淡道,和洛倾城算不上什么亲密关系。

    “呀。”洛倾城娇嗔,“你说什么呀,都把人家那样了还说这话,你这是拔吊无情吗?”

    凌飞嘴角一抽,这个女人真的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一点都不在乎形象是吗?

    “坏死了你,人家不管,你一定要保护好人家。”洛倾城又一把抱住凌飞,凌飞手臂深深陷入洛倾城饱满的沟壑中,“不然人家可不会放过你的。”

    这样的诱惑谁能抵挡,这个洛倾城说她是妖精一点不为过。即便凌飞铁石心肠,这刻都有些发颤。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外头传来一道空灵的声音,恍若空谷中轻啼的百灵鸟。

    凌飞抬头看外头,秦妙心正娉娉婷婷走来。身上披上了一件外套,掩住她尤带着湿润的衣服,头发还是有些许凌乱之感,这凌乱后的美感让秦妙心空谷幽兰般的气质变得格外不同。

    洛倾城看到秦妙心一瞬间眸中闪过惊艳,惊艳的不是容貌,她不认为自己比秦妙心差多少。她惊艳的是秦妙心的气质,那股钟天地之灵的空谷幽兰气质,给人一股空灵之感,秦妙心好似大自然孕育而生的精灵。

    这一瞬间洛倾城便知道了眼前之人一定是秦妙心!她下意识松开凌飞的手臂。

    秦妙心自然看到洛倾城的动作,不过她没多少特殊反应,这种事在世家中太常见,早已司空见惯。当然,世家中也有忠于一人的那种世家子弟,只不过数量极少而已。

    “怎么地上还有血?”秦妙心不由得对凌飞问道。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