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不想要的你的手,可以再试试。”凌飞冷漠道。

    看凌飞如此神色,凌子轩心中说不出的畅快。那个从小被他欺负到大的凌飞在从新城回来后以不可阻挡的大势让凌老爷子都为他法外开恩,这种巨大反差让他难以接受,此刻看到凌飞这样,难言的畅快!

    “生气了?难道真是我猜的那样?你喜欢我家宝贝?”凌子轩哈哈大笑,“那可不巧了,她现在是我的。”

    凌飞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洛倾城,站起来。”

    洛倾城神色挣扎,此刻的她才是最为苦恼的。尤其是刚刚知道了凌飞“喜欢她”,这股感觉更加复杂……

    “凌飞,你还想和我争不成?”凌子轩脸色嘲讽,“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我是凌家嫡子,你又算什么东西?不知道哪来的野种,也配和我争?洛倾城只要脑子不傻就知道选择谁。”

    洛倾城听到这里才算明白,原来凌飞的身份是这样。难怪凌飞那么优秀,难怪凌飞会在新城,估计是想脱离凌家这样的家族吧。

    凌飞斜了眼凌子轩不予理会,平静道:“洛倾城,如果你是因为要为你母亲治病的原因,大可不必如此。他请不来秦妙心的,而你母亲的病上次我也说过,非一般人能治。除了秦妙心只能找各大世家国手级人物,很可惜,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也不会为你花如此大的代价。”

    洛倾城身体一颤。

    凌子轩笑容仍在,却带着冰冷气息。

    “你的意思是你能?”凌子轩静了静搂着洛倾城的腰肢,却发现洛倾城有了些许抵抗的动作,他便搂得更紧。

    洛倾城紧绷着腰部的肌肉,想要挣开,这也使得凌子轩脸色变沉,这两人果然有情况!一句话就能让洛倾城动摇?他不相信,关系绝对比自己想象中要深!不过,洛倾城是我的!这般天下无二的尤物只能是我凌子轩私人所有,他凌飞一个杂种,算什么东西!也配和他争?

    “我让你把手放开,你是聋了么?”凌飞嗬地一声,随手从茶几上拈起茶杯,铛地一声敲碎,他手上就捏着嶙峋的茶杯碎片。

    洛倾城挣脱的越来越用力,只因凌飞的这番话。如果说凌子轩没有任何用处,她还需要如此委以虚蛇么?

    “别动!”凌子轩低喝一声。

    洛倾城停顿了一下,认真问道:“凌子轩,如果我要你帮我请国手治病,可以吗?”

    凌子轩稍一停顿,开什么玩笑,请一个国手治病要欠上一个多大的人情?洛倾城这种人还没有这样的资格!但是,当面他是不可能会这么说的,笑着道:“当然可以。”只要晚上弄到床上,以后有的是办法让她臣服。

    若是哄骗一般女人可以,但对于洛倾城来说,简直是个笑话。她阅人无数,最擅洞悉男人心,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凌子轩神色变化瞬间捕捉。他在骗人!

    本来洛倾城就更信得过凌飞,因为凌飞不是一个随便开玩笑的人,这种时候更不会骗人。凌子轩她才认识了几天,时间上就更信得过凌飞,此刻凌子轩的表情更加得到验证。

    洛倾城便想挣开,然而凌子轩搂得更紧,知道她的动作后更加不可能让她挣开。

    “疼,放开!”洛倾城忍不住叫出一声,凌子轩的手臂勒得她很疼。

    凌飞淡哼一声:“如果你耳朵没聋,我帮你一下。”

    说罢凌飞手中的茶杯碎片甩出,咻的一声朝着凌子轩耳朵飞去。凌子轩似有所感下意识伸手去挡,嶙峋的茶杯划过他的手掌。

    “嗯哼!”凌子轩闷哼一声,够硬气,倒是没有喊出来,血液飙出。洛倾城趁此时机急忙起身朝凌飞跑过来。

    洛倾城眉头直皱,这个该死的家伙!看起来斯斯文文对女人竟然如此粗鲁,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最不可饶恕的是,他竟然敢骗自己!

    洛倾城脑海闪过那个女人的脸,心中便一阵揪心的疼,她什么都可以不在意,唯独那个人她不能不在意!任何以那个人生命为玩笑的举动,都不可饶恕!

    “叫你放手,为什么不听?”凌飞淡淡道,“咎由自取。”

    凌子轩捂着手掌被拉开的一条长长伤口,心中怒火直燃,可仍旧保持绝对的冷静。目光扫过外头的佣人们,他嘴角牵起一丝诡异的弧度,倏地高喝一声:“好一对奸夫yin fu!凌飞,真没想到你和魏柔嘉即将结婚,还在外面乱搞,现在还带到魏家来,真是贼胆包天!”

    凌飞目光扫过外头,冷笑一声,真不是怂包,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想到反咬他一口。

    洛倾城暗道凌子轩确实不是省油的灯,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气急败坏,而凌子轩连痛都没哼一声,反而想到利用舆论力量反咬他们一口。这里是魏家,凌飞将会是魏家女婿,在这里闹出大动静,往后在魏家必定受千夫所指,凌飞往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当然,让婚事吹了是不可能的,凌子轩也知道大伯凌文敬在筹谋些什么,不可能会让这桩婚事因为这种事情吹了。

    然而出乎凌子轩意料的是,凌飞丝毫不在意,反而伸出手揽住洛倾城的腰肢:“那又如何?”

    洛倾城身体一颤,让凌飞触碰到的腰肢处有一股麻痒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自在。她心中泛起几分怪异,她的腰从来不会有这种感觉,方才凌子轩搂的时候也没有,可偏偏凌飞碰到就让她有些不自在,痒痒的,还有些麻麻地……

    门外的人都看了进来,神色怪怪的。

    凌子轩盯着凌飞搂着洛倾城的手,脸色变沉,心里有种很不爽的感觉,就好像是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抢走。小时候他从不把凌飞当做对手,对他很不屑,这种感觉延续到现在,洛倾城这等绝代尤物,他视为禁脔,却被自己不屑的人搂在怀里,那股感觉比被凌飞划了手掌还要难以接受。这种废物,凭什么可以搂他的女人!

    霸道,绝对的领地意识!从小娇生惯养,一切都是归他所有的凌子轩,这股意识格外强烈,此刻很明显地展现!

    洛倾城见到凌子轩如此神色,心中冷笑,一把搂住凌飞将头枕在他肩上:“是人家自愿的,人家肯定是不会和魏家姐姐争的,只要他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来看看人家,那就够了。”

    凌子轩一幅仿佛是被抢夺了交配权的公犬模样让洛倾城极为快意,她不介意让凌子轩脸色更难看,敢以那个人生命作为玩笑欺骗她,她不可能会原谅!

    卧槽!旁边的佣人心里都是这么想,眼前这位看起来比柔嘉小姐还要好看的女人竟然会有此惊人言论,这姑爷太幸福了吧!

    凌子轩也是呃住,随即脸色因为愤怒涨红,怒意森然!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