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这么久?”凌子轩皱眉,“怎么回事?”

    旁边扫地的女佣人吓了一跳,低着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其实每回秦小姐来都很快的,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慢。”魏柔嘉的腿所有人看来都等同于残废,无药可救,因为每回秦妙心过来也只是问问情况,聊几句开些药方,从没有怎么治疗过。

    凌子轩心中一动,下人去通报了,她肯定知道是自己过来,可还是这么怠慢……难不成是因为秦病瑜的缘故?听说秦病瑜和秦妙心的关系好像还可以,虽然是竞争对手,可因为秦妙心是女人,所以关系还不错。会不会是因为秦病瑜和秦妙心也说了什么,所以秦妙心在避着自己?

    这一想凌子轩眉头皱得更深,还真的有可能!秦病瑜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虽说秦妙心个人主观意识极强,不会被秦病瑜左右,可毕竟两人是一家人,秦病瑜用一些什么手段让秦妙心不理会他,很简单!

    并且!凌子轩扫了眼客厅。秦妙心和魏柔嘉的关系听说挺不错,时常会来替魏柔嘉看看病,想来肯定知道作为魏柔嘉丈夫凌飞的事!如果了解凌飞肯定就知道自己,因此蓄意不理会他,怠慢他完全可以理解。

    凌子轩冷哼,如果真是因为这样,那洛倾城的事可就悬了,也就代表自己可能得不到这个尤物。他眼角余光扫着洛倾城,这个尤物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换作一般人他早拿下。估计她也是把这件事当做是筹码,谁能救她妈,谁就能拿下她。

    若是秦妙心不救,得不到洛倾城,那么……可能得用点手段了。凌子轩眯了眯眼,阴鸷的目光透着丝丝诡异。

    这个女人,他志在必得!如此尤物,只能由自己把玩,其他人都不配!

    “劳烦,来个人再去看看可否?”凌子轩对身旁的佣人道,神色温和,语气中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目光灼灼。

    佣人看了心头一跳,连忙称是。

    凌子轩视线偏移看向下一位佣人,他准备每隔一两分钟就让人过去,既然躲着我,那就得好好躲。一波又一波,希望你不嫌烦……

    ……

    凌飞看得眼花缭乱,以独特手法刺激穴位,细微之处的施用比之碧落明心手更加细节,差之分毫好都不可。秦妙心的手法从某种程度而言不下于碧落明心手,但是,对于使用者的要求并不高,不会像碧落明心手那般必须要实力强的人才能用诸如碧落手这样的绝技。

    即便要求不高,可对于普通人而言也是极费心力,秦妙心此刻背脊已经湿透,她双手还在飞速舞动。穴位这种东西很玄妙,在你扎下去之时会引发其他穴位的某种联系,而这种联系时间极为短暂,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扎在相对应的穴位上,这就导致了施针时眼花缭乱的场景。

    一般医者对于医术的研究并未深入,不明其理,医药世家研究人体数千年,其中造诣极其深厚。穴位扎下后下一针该以什么样的频率扎在哪里,都极有考究。将此摸透,便是一套针灸之法的出现。那一部部不世传的医书,以及不外传的医术手法,都是医药世家如此花费无数心力研究而出。

    往往越快速的施针之法就代表着对穴位研究的深度,足够深才足够细致,才足够快。当然,也不一定是绝对,医术之道深之又深,谁也无法说自己目前研究的就一定是对的,没有比这更好的。

    再看秦妙心施下的银针,最早扎下的银针针头已经泛起黑色,还缭绕着淡淡雾气,这是雪上篙排出的迹象。

    秦妙心眼疾手快,在银针针头的黑色蔓延至三分之一时立即拔出再施银针,接连三次之后才彻底收针。而其他穴位还在继续……

    秦妙心必须有极致的凝聚力在其上,一来她一定要保证自己的每一次施针没有失误,二来在收针基础上又得考虑到封住毒性不让其扩散,三来必须在短时间内继续施针保证施救节奏不停。这是一样细致而又繁琐的工程,所以才费心力,容不得丝毫马虎。

    “秦小姐在里面吗?下面那位客人……”

    外头突然传来叫声,秦妙心全神贯注的心弦似乎被拨了一下,她手一抖差点没扎错位置。如此紧绷的心弦,秦妙心难免受到影响!凌飞皱眉,冷眼望向门外,谁!

    门口守着的秦叔低喝一声:“现在谁也不能进去,小姐在医治。”

    “是。”佣人吓了一跳急忙离开。

    凌飞收回视线,看了眼秦妙心,她再次凝神继续施针,幸好没被影响。

    繁琐而又冗长的工程量,持续的时间也得很长,凌飞估计至少还得有半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才能医治完毕。看看秦妙心的衣服,几乎快湿透,兰兰不断给她擦汗也还止不住。凌飞忍不住担忧,秦妙心能撑半小时吗?

    正想着门口又传来声音。

    “请问秦小姐在里面吗?下面那位客人……”

    “禁止入内!”秦叔冷酷道,他神色也开始不耐。

    秦妙心手一颤,脸色泛白几分,还是凝神继续。凌飞眉头深皱,又是下面的客人,哪个混蛋!秦妙心若是连番被打断很可能再凝不起精神,这么细致的工作如果没有如此高度集中的注意力,很容易失误!一旦失误完蛋的可就是魏柔嘉。雪上篙这种剧毒即便残留一些,都能造成巨大损伤。

    而且,在秦妙心如此耗费心里的施救上,连番中断对于秦妙心而言也可能造成伤害!

    凌飞转身准备出去,可又转念一想,应该不会再上来人了吧?

    然而只是这么一想,没过一分钟又有人到。

    “您好,秦小姐在里面吗?下面那位客人……”

    “滚!”秦叔一声呵斥,他恼了!

    秦妙心因为秦叔这身呵斥身体一颤,险些绷不住。凌飞攥紧拳头就要冲出去,走到门口忍不住回眸看秦妙心,秦妙心苍白的面容,坚毅的表情,很可能坚持不住!他如果走了,万一出现意外魏柔嘉绝对完蛋,以秦妙心现在的状态来看肯定救不回魏柔嘉。

    他不走,出现意外还能补救,一走很可能完蛋!

    凌飞心中冰冷,下面那个家伙!

    凌飞望着秦妙心,手指在门上轻敲,算是示意秦叔,秦叔能不能理解他的意思他也不知道。可他没法出声,现在绝对不能再打扰秦妙心!

    秦叔似乎是听懂凌飞的意思,慢慢走到走廊尽头,想在那些人过来前截住。

    凌飞看不到外头的情况,只是走回秦妙心身边,看着咬牙坚持的她。秦妙心挥汗如雨,全身湿透,胸前隐现淡淡的蓝色bra痕迹,此刻凌飞早已没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眉头深皱。

    滴答滴答——

    凌飞低头看,秦妙心脚下一片汗液,像倒了一地的水似的。她的身体微微发颤,手臂都有些发抖的迹象,长长的睫毛上汗水滴落。但是,秦妙心的神情依旧坚毅,目光坚定,没有半分偏移。

    秦妙心在坚持,其实她已经到了极限!尤其是在被几次的打断又重新凝聚精神,让她险些缓不过来。但即便到了极限她也咬着牙坚持,不能松懈,一旦松懈自己的病人就将死在她眼前!

    望着秦妙心,凌飞心中忍不住欣赏,这样的医者,才配称之为医者吧!

    然而这时,外头又是一声。

    “秦小姐在里面吗?”

    秦妙心身体巨颤,几欲踉跄。凌飞凌厉的目光扫向门外,下面是哪个该死的混蛋!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