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保安看着远处停着的车,想象着刚刚的画面,他喉咙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眼里说不出的痴迷。他不敢置信,世间还能有如此魅惑众生的人,一颦一笑都能让人心头浴火直燃。论容貌,比起秦小姐要差一丝,可那股勾人的韵味,太让人把持不住。

    “有钱人真特么的好,要什么女人都有。”保安心中郁郁,“这种极品妞,我们这种人这辈子只能看着……”

    此刻凌子轩和洛倾城坐在客厅内,客厅外不时有男性有人走过,或有意或无意视线往里面瞥。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位穿着性感的女人,白色v领打底衫露出深深沟壑,薄薄的外套也没把身材裹紧,任由傲人身姿供人欣赏。长长的黑色丝袜将细腻雪白的**掩住,却又透着勾人的味道。

    再看女人的那张脸,娇艳欲滴,拟比百花娇三分,桃李难与其争芳。一颦一笑都透着美艳至极的气息,回眸一笑便让人有股甘愿拜倒于她裙下的冲动,那些有意无意往里看的佣人们突然明白了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一笑倾人城,在笑倾人国,古人诚不欺我。

    “凌少,秦国手是来这里替人看病吗?”洛倾城问道。

    “是。”凌子轩嘴角浮着淡淡的讥讽,他没想到,秦妙心竟然是在魏家,那个小子未婚妻的家!

    “有意思,今天挺巧的。”凌子轩扫了眼四周,再过几天就是凌飞和魏家那个残废女人订婚的日子,到时他还真想过来看看凌飞的丑样,娶一个残废的女人,真是有趣。

    凌子轩的情绪状态有些诡异,洛倾城看着他笑问道:“怎么巧了?”

    “一个让人恶心的家伙,一个残废,一段无足轻重的联姻,加上漠不关心的偶遇,岂不有趣。”凌子轩道。

    洛倾城听得莫名,不能理解凌子轩的话,可她能听出凌子轩的语气,讥讽、不屑还有几分隐藏很深的愤怒!是因为他口中的那个恶心的家伙?

    凌子轩又看了眼洛倾城:“更有趣的是……呵呵呵。”洛倾城和凌飞还认识,在他的调查里,两人可能还有些关系,他在想,找个机会当着凌飞的面对洛倾城搂搂抱抱,亵玩她一番,那小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凌子轩的笑让洛倾城心中怪异,进了魏家凌子轩整个人都变得不对劲,什么情况?

    ……

    “出现感觉后,凌飞,你用明心手疏通她腿部经脉,剩下的就交给我。”秦妙心道。

    “好。”凌飞颔首。

    魏柔嘉俏脸浮上红霞,疏通腿部经脉?用什么什么手?这不就是变相说凌飞的手要在她腿上乱摸吗!虽然腿上不会有感觉,可书里说了,这是越俎!虽然自己会是他的妻子,可这不还没过门吗……

    但这回会儿,魏柔嘉也不可能会说拒绝的话来,相比于这些,她自然更希望自己的腿伤复原。能安安稳稳的踩在地上,这是她近二十年来的梦想!

    秦妙心自然是没多想,作为一个医者,男性**部位她也能很坦然的看。这是医者很正常的事,她不觉得有什么。

    “我们开始吧。”

    秦妙心将拳头大小瓷瓶提起,走到魏柔嘉身旁打开瓶盖。一股淡淡寒雾在瓶口蒸腾,凌飞凝眸,雪上篙是极寒之毒他在医术中看过,却未真正见到,现在一见果然非同一般。春季时节还能凝成实质寒气,可见一斑。

    “喝下它。”秦妙心道。

    “嗯。”魏柔嘉将药灌了下去,袅袅寒烟由她口鼻中蒸腾而出,面部渐渐变得煞白,眉脚都有些结霜的迹象一般。

    兰兰在一旁看得心头直跳,真不会有问题吗?即便是秦妙心,她也在担心。

    “你腿部郁结阳火,堵塞经脉,或者换句话说,腿部经脉充斥着阳火。想要将阳火自腿部清出,是一项极其浩大的工程,极难做到。所以,我以雪上嵩的极寒中和你腿部阳火,阴阳相和予以化解,而后利用凌飞的明心手疏通郁结多年的经脉,再以我秦家梦乙神针施展阳火炙将残毒清除,腿部可治愈!”秦妙心不知道魏柔嘉能不能听得懂,可她需要说。

    凌飞听得一顿,眼前一亮,这方法他确实没想到。片刻陷入沉吟,他思考起己身,似乎自己太过于依赖碧落明心手了。诸多疾病碧落明心手以非常理的方式治愈,让他忽视了治病最重要的对症下治。比如魏柔嘉的腿,他想到的只是利用碧落明心手强大的能力,却未思考病理,该由问题何处入手。

    可以这么解释,碧落明心手过于强大的功效让凌飞忽视了医术上的精进,碧落明心手像是个万能药,凌飞治病时给人一吃就好,忽略了该去思考如何开药方。而秦妙心的做法就是开药方,因为她没有万能药。

    凌飞本身的医术也很强,秦妙心这样的方法他如果真的去研究也会想到,只是因为习惯有碧落明心手,就让他难免“懒”下来。用个不大贴切的比喻,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凌飞依靠碧落明心手太过“安乐”,难有进步。

    “看来,要有些改变了……”万能药虽好,可对于凌飞的医术提高精进不如秦妙心的开药方。若想医术有所进步,不可太依赖万能药。

    秦妙心不知道自己的做法给凌飞带来了什么样的思考,她凝视着魏柔嘉,心中平静如水,保持着最冷静的心态以面对一切突发事故,医者的内心一定是平静且强大的!

    魏柔嘉面若冰霜,贝齿战战,一股寒气由咽喉而起寒至五脏六腑,接而扩散四肢百骸,她这才明白秦妙心为什么说她自然而然就有感觉。因为那股感觉已经朝全身扩散开来,

    “妙心、姐姐……冷,冷……”魏柔嘉艰难说道。

    “凌飞!”秦妙冷静道,“快。”

    凌飞收回思绪,走到魏柔嘉身前,没什么害羞掀起她的裙子露出一双白皙如玉的双腿,双腿笔直纤细,若是没有残疾,这双měi tui必然让无数人惊叹。

    裙子直接往上掀起,因为腿部任何穴位都要点到,魏柔嘉这双腿一定要所有经脉都疏通,否则毒素排除不清问题就大了。裙子掀起,露出浅蓝色的小内内,这一刻房间四个人都顾不上害羞。兰兰在替魏柔嘉着急,魏柔嘉已经全身冰冻一般哪还能注意这些,秦妙心更是不可能在意,这只是医治而已。

    凌飞面沉如水,双手化作幻影一般飞速点在魏柔嘉腿部各处穴位,速度快得惊人,只留下道道残影。秦妙心盯着秦明的手在看,脑中一幅幅画面不断闪烁,似有所悟。

    “好玄妙的指法!”秦妙心心中暗叹,“对于穴位的研究理解极深,不愧是易不全前辈的毕生绝学。真不明白,失传多年为什么会在凌飞的手上。唔,是不是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

    凌飞将魏柔嘉掀了过去,将背后部分的经脉也全部打通。渡劫手比之明心手更加玄妙,可耗费的心力更大,凌飞额间已经冒汗。

    噗噗——

    最后一下,凌飞双手点在魏柔嘉两只脚底涌泉穴,似有两声说不出的什么东西破开声。

    “好了。”凌飞对秦妙心道,额头汗水密布。

    “接下来,交给我。”秦妙心五指夹着银针,施展秦家的梦乙神针。

    凌飞也在注视,和碧落明心手一样,梦乙神针是秦家不世传的玄妙医术!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