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飞当然不会知道保安心里有多少小心思,他只是单纯的在等秦妙心而已,怎么可能会特意记恨他,这种小人物连让凌飞记恨的资格都没有。

    没等多久,前头来了一辆车,从远处凌飞就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秦妙心。驾驶座上坐着的是一个中年男人,气势凛然,一双丹凤眼,一眯之间就有煞人的气势,看到他凌飞就知道此人不俗。

    车子在凌飞的车旁停下。

    “凌飞?”秦妙心在副驾驶座对凌飞唤道。

    “进去吧。”凌飞看到人已到,驱车进去,秦妙心的车子也跟上。

    停好车,两人下车,这位中年男人也跟下来,跟在凌飞身后。

    “有几成把握?”凌飞直接问道。

    秦妙心想了想:“看你的碧落明心手,如果使用效果比我想象中的好,足有**成。”

    “那她一定会痊愈了。”凌飞淡笑。

    “哦?”秦妙心侧目。

    “明心手的效果只会比你想象中更好。”凌飞道,他今天准备用渡劫手,对他来说负担挺大,可也是为了魏柔嘉。

    秦妙心轻轻一笑:“那这样最好。”

    走了几步凌飞问道:“你为什么有我电话?”

    秦妙心侧目:“你认为你现在在燕京无人知晓吗?”

    凌飞心中一动,之前或许是,但在凌家晚宴之后恐怕不是了。以秦妙心这种人要找到他电话,再容易不过。

    凌飞本想走到客厅让人通报,秦妙心却先行一步带着凌飞往魏柔嘉的房间而去,凌飞心想,应该是秦妙心之前就和魏柔嘉说过吧。

    来到魏柔嘉门口,发现魏柔嘉坐在轮椅上,迎着敞开窗口照下的阳光,她眨巴着眼睛似在感受阳光的抚慰。

    “是谁来了么?”魏柔嘉轻轻问道,她听到外头的动静。

    “柔嘉,是我。”秦妙心轻轻道。

    “妙心姐姐!”魏柔嘉甜笑道,“你来看柔嘉啦。”

    魏柔嘉对秦妙心相当有好感,她的病情一直都是秦妙心看的,什么药也都是秦妙心开的。秦妙心时常会来关注她的病情,接触得多她和秦妙心的感情变得很好。病人对于医生有一种莫名的依赖,再加上秦妙心是出了名的妙手仁心,那么好的人更加让魏柔嘉有好感。

    而秦妙心对魏柔嘉也是有好感,她对病人格外怜悯,看到他们受苦她觉得心中难受。魏柔嘉花季年华遭受这样的罪过,最为让她心疼,故而她尤为上心魏柔嘉的病情。除了魏柔嘉的病情之外,让她更上心的是安若曦……

    安若曦自然也让秦妙心治过,可惜她也束手无策。安若曦的病等若绝症,如此怪病前所未闻。安神医请了无数医药世家国手前来,没有一人有办法。

    “柔嘉,今天我来给你治病。”秦妙心道,“我想到了办法帮你治好腿上的病。”

    “啊?真的吗!”魏柔嘉欣喜,古井无波的内心波浪起伏。这几天她的意外让她幸福得没有实感,从眼睛到现在的腿。她即将从一个残废,变成一个正常人!

    “看你高兴地,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秦妙心露出笑容,看到魏柔嘉那么开心,她心里也很开心。医者父母心对于他人而言可能只是口头说说,可对于秦妙心而言,她是真的像关爱自己的孩子一样关爱他们,妙手仁心之名可不为虚。

    “太好了,凌飞说可以治好我的眼睛,现在还能治好我的腿,我,我……”魏柔嘉如何冷静的心态,此刻也难以自持。

    秦妙心讶异看了眼凌飞:“你能治好她的眼睛?”眼睛对于她来说很难治疗,方法是有,可容错率过低,一个不好可能就毁了魏柔嘉复原的希望,没想到凌飞竟然有办法治疗。她心中对凌飞的医术又一次进行评估,比自己想象中要厉害。

    “但我没办法治疗她的腿。”凌飞道。人都有侧重点,他某方面可能见长,可某方面也会有缺点。

    秦妙心颔首,她也了解是什么个情况。

    魏柔嘉耳朵一动:“凌飞?你也来了吗?”

    “嗯。”凌飞道。

    “今天我请凌飞过来帮忙,治疗你的腿还需要他的帮助。”秦妙心轻笑。

    “谢谢。”听到凌飞真的过来,魏柔嘉莫名有些害羞,声音都变低了一些。

    踏踏踏——

    这时传来动静,有人小跑着进来,在门口顿住。

    “秦小姐,凌先生。”兰兰唤道。

    魏柔嘉忙道:“兰兰姐,妙心姐姐是来给我治疗腿的呢!妙心姐姐说有办法治好我的腿。”

    兰兰神色一喜:“真的!”

    秦妙心微微一笑:“自然。兰兰,你进来得刚好,需要你打下手,秦叔叔,您先回避一下吧?”

    秦叔颔首:“是,小姐。”说罢将肩上背着的药箱递给秦妙心,转身离开,末了扫了眼凌飞。

    兰兰兴奋完一拍脑袋:“我差点忘了,刚刚有人在外面要来找秦小姐。”

    “找我?”秦妙心侧目,“跑到这里还找我?”她心中暗道,应该是某个有势力的人,否则应该找不到自己的行踪才是。

    “是的,好像说是凌家的一位,我没听太清楚。”兰兰说着看了眼凌飞。

    凌飞不为所动,凌家有什么情况他当然不会在意,全死光他估计只会唏嘘一下而已。

    秦妙心倏地心中一动,莫不是……她神色变淡。

    “先治疗柔嘉。”秦妙心道。

    “明白。”兰兰道,“那我要不要先下去通报一下?”

    “不用管,我来就是治病,谁不知道。”秦妙心直接道,“开始吧。”

    兰兰一想也是,秦妙心过来肯定是为了治病啊,难不成是为了聊天不成。来找她的人应该会明白,不必多提。

    秦妙心将药箱放下,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一握拳大小的瓷器瓶子放在一旁,又拿出一包银针,一样样工具摆过去,有些小手术的模样。当然,手术可不是西医的专利,华夏早在3000年前的周代,就有了专门的外科医生,当时称为“疡医”,使用一些简单的手术及外治疗法治疗疮疡及体表外伤,“外科”也因此而得名。

    秦妙心边整理药箱边和魏柔嘉说起治疗的程序:“柔嘉,待会儿你先把这瓶药喝下去。此药名为雪上篙,是一种极寒的毒药。”

    “啊?”兰兰惊叫出声,“这个,能治病?”

    魏柔嘉却是甜笑:“妙心姐姐说的,一定不会错。”她很信任秦妙心。

    秦妙心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兰兰也不解释,兰兰这也是因为关心魏柔嘉,她可以理解。

    旁边的凌飞却是眼前一亮,大致明白了秦妙心要怎么医治。他也是艺术超凡的医者,一听秦妙心要用雪上篙他便明白秦妙心大概如何施救。

    “柔嘉,待会儿喝了之后你可能会觉得全身发冷,不要怕,这是正常现象。”秦妙心细心吩咐着,“等到你感觉腿部有发寒的感觉,我们就可以开始医治。”

    “腿会有感觉吗?”柔嘉茫然,“我不知道腿有感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可能到时候无法准备告诉你。”

    因为双腿已经没有知觉快二十年,记事起就不知道腿有知觉是什么样,现在有了冰冷感恐怕也一时间难以反应过来。

    “放心,到时候你会自然而然有感觉的……”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