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凌家继承者是目前来说最简单的方法,不然就是杀上莫家杀了莫问天。可如果杀了莫问天估计莫家会疯狂,后果更恐怖,除非屠尽莫家之人才能解决,单单杀一个莫问天都解决不了问题。但是,问题是能杀得了莫问天吗?

    看看凌文敬身边的那些人就知道世家培养的人有多恐怖,既算是凌飞再强,面对一涌而出的十几个六星雇佣军实力的手下,也不可能在他们手下讨得了好。真别怀疑没有那么多人,世家底蕴远超想象。而且,据传莫问天本人实力也不弱……

    杀莫家之人的方法不现实,几乎不可能实现。最简单有效当然是成为凌家继承者,凌家的实力比莫家还强上一些,凌家保驾护航,莫家动不了凌飞。

    起初凌飞想成为凌家继承者只是因为闫正芳的话,他想要利用这个身份来更加畅快的报仇。当时他觉得很无所谓,就算不能当上凌家继承者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另有办法能报复凌家之人。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凌飞有了必须要成为凌家继承者的理由,莫家这座大山,是压力的根源,他必须以此保护新城的亲友。

    一整晚的思考,凌飞对于目前自己所处位置做了极深的理解,下一步该怎么走,心中有数。

    “所以,局势很明朗了。”凌飞低语,第一步,入局,第二步,破局!这是目前需要做的。之后再考虑如何成为凌家继承者,稳定局势。

    ……

    “笃笃笃。”

    第二天一大早凌飞门就被敲响。

    “谁?”凌飞这一夜未睡,而是在修炼归一决。

    “我。”是九条凛的声音。

    “怎么了?”凌飞站了起来走过去。

    “切磋。”

    凌飞一笑:“你还真是好战分子。”说着打开门,看到身着运动套装腰间仍旧别着木刀的九条凛。九条凛或许也是发觉在燕京大学她穿道场服太扎眼,旁人目光异样,所以便换了运动套装。

    穿运动套装的九条凛别有一番风味,宽松的道场服无法展现她的身材,更加修身一些的运动套装展现她曼妙的曲线,她也是很有料的。

    “今天,可以吗?”九条凛问道,这些天凌飞时常很忙一直没空,今天算是逮住机会。

    “好。”今天确实闲来无事,和她切磋一番倒无不可。对于九条凛凌飞还是略有好感,之前唐娉婉被bǎng jià的那次如果没有九条凛,后果不堪设想,包括暗杀自己的时候也是。并且,对于九条凛的武者作风,凌飞也很欣赏。指点一下九条凛,他乐意之至。

    两人一同下楼,前往旁边的操场。林韵兮打着哈欠伸出头看了看两人,她揉着眼睛:“大早上的还真有兴致,搞不懂。唔……这才六点钟,这两个真是疯了,睡觉睡觉。”

    凌飞和九条凛来到操场,这会儿操场上零零星星一些人,人数很少。早上六点,确实比较早。

    九条凛和凌飞走到草坪中央,九条凛拉出木刀:“开始吧。”

    九条凛不废话,不矫情,直接开始。她没要凌飞用上武器什么的,她知道凌飞不用武器都很强,凌飞的实力比她强上一个层次。

    凌飞微微一笑:“你来进攻吧,我进攻你就没机会了。”

    九条凛眼睛一眯,笼罩在她身上的淡淡慵懒之气一笑而散,取而代之的是凌厉无比的气势!这几天她天天都是在燕京大学里到处开会,和林韵兮等人听讲座,偶尔去燕京大学的班里偷偷上上课,闲的很无聊,这下彻底爆发出来。

    凌飞眼前一亮:“好!”

    九条凛对于势的运用极为巧妙,是此中大家!从上回新城大学内的擂台赛足见一二,她为了将战斗力提升到巅峰,不断应战,让自己的势达到顶峰,依靠势来与凌飞做对决,以弥补身上的伤。如果说不是因为她身上有伤,再加上轮番车轮战,有如此势的她对上凌飞可不会像上回那么简单被击败。

    九条凛单手在刀背拂过,凌厉的势仿佛缠绕在木刀之上一般,长刀一卷横甩凌空,越发凌厉的气势在她身上汇聚。

    凌飞眯眼,柳生家的杀神一刀斩!那日他给九条凛演示过,以九条凛高强的剑道天赋,想来她已经融合为己用了吧?

    东樱尤擅势的运用,柳生家的绝学亦如此,杀神一刀斩就是一股凝聚气势所发的招式,以九条凛对于势的理解,很适合她使用!加上九条凛自己的理解变得更加适合她,这招,虽少了杀神一刀斩的霸道气势,却也多了九条凛自己的理解。

    “剑四!”九条凛轻声道,带着无匹气势的木刀斩下。

    看是木刀,在九条凛手中使出宛如神兵带着万钧之力斩下一般。气势迫人,刀锋慑人,木刀似要斩开万物一般。

    “来得好!”凌飞夸赞,九条凛的天赋果真惊人,的确彻底掌握,还融入自己的理解,这一刀不是杀神一刀斩是九条凛的剑四!

    木刀锁定凌飞,且速度极快,凌飞仅是刹那间的感叹已经来不及躲避,刀锋已至!凌飞食中二指相并,手中一枚硬币隐约出现在双指之间。

    铛!

    在木刀就要斩下瞬间,凌飞硬币甩出击中木刀,使得木刀凌厉的气势一顿。借此时机凌飞得以退步脱身,九条凛这一刀从凌飞身侧斩空。

    趁此时机凌飞重拳出击,直对九条凛面门。九条凛的下个动作并非回防,而是直面迎击,玉掌握拳轰击凌飞胸口,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方法。

    凌飞眉头一皱,偏移攻击轨道,跳了开来。这只是切磋,如果真的一拳打上去,他估计九条凛要重伤。

    九条凛顺势回身侧旋,藏刀身后,动作却未停止,双腿微微蹲下呈冲击之势,下一刻如同炮弹冲击,整个人高速冲出:“剑五!”

    “哦?”凌飞听到九条凛的话眉头一挑,刚刚那招是假动作?

    九条凛整个人冲上来,手背负身后,木刀不见踪迹。

    “藏刀术?”凌飞一笑,好久没见到这种技法了,亏九条凛能脑洞大开想到这种刀法。这种刀法在东樱几乎没见过,华夏才见过几个门派,皆不为主流。

    这招,应该是九条凛雷同恰巧想到,以东樱那边的固定思维跳脱而出想到这招,确实可以说脑洞大开。

    凌飞终于有了后撤的动作,藏刀术的优势很明显,那便是出招的位置无从预测,或许是左手刀或许是右手刀,且从何方向攻来也无法预测,能够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当然,缺点也明显,一击不杀,那就很难有第二次藏刀的机会。所以,一个修炼藏刀术的刀手在对战时能藏几刀成了评定他实力的方法。如此缺点明显的刀法自然不能成为主流,在华夏一直属于小众。

    无法预测攻击方向,凌飞只能后退,这是凌飞首次后退,九条凛的招数能逼得他如此已经相当厉害。

    冲到凌飞身旁九条凛以右手出刀,以诡异的角度刺来,凌飞微微一笑,屈指一弹。

    铛!

    在九条凛木刀刺来瞬间凌飞竟然是无误弹在木刀之上,木刀攻击方向偏移,凌飞另一只手已经擒住九条凛雪白修长的脖颈。

    “你输了。”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