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秦病瑜凌子轩皱眉,这个人和他很不对付!

    秦家年轻一代医术最顶尖的自然是秦妙心,往下数就是秦病瑜,所以在秦家的地位自然很高。秦家毕竟是医药世家,家族内的受宠方式和一般家族不一样,医术越高越受重视。要是和他比较的话,秦病瑜的地位不输他。

    秦病瑜和凌子轩有矛盾,矛盾也很简单,因为女人。两人都属于家族中势力不俗的人,自然都有其脾气,某次争风吃醋两人大打出手,从此结下梁子。秦病瑜是个色胚子,贪sè yu,凌子轩对这方面虽然不是那么纵情声色,可也不差,对女人他极有兴趣。燕京的圈子就那么大,结下梁子之后,因为女人又闹了很多次。

    现在是秦病瑜来替洛倾城治疗,让凌子轩暗道不好,且不说会不会好好帮忙治疗,关键是洛倾城太漂亮,这种女人他都动心更何况是秦病瑜这色中厉鬼,情况不妙!

    果不其然,秦病瑜走进来后看到洛倾城第一眼整个人愣住,眼中闪烁浓浓的异样之色,小腹竟是有几分膨胀起来的样子。洛倾城的美,是艳,是媚,是诱惑!没有任何一点表现,都能让人心头火起。

    “这位女士是?”秦病瑜一走进来就对洛倾城笑问道,看也不看凌子轩。

    “我叫洛倾城,你好。”洛倾城轻笑,明媚的笑容勾人心魄。

    凌子轩却是冷声道:“病瑜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件事请你帮忙。”

    “哟?凌大少爷也知道求人帮忙,说说看,我倒是很想听听。”秦病瑜阴笑,那阴绵之声让人听了心里很不舒服。

    凌子轩皱着眉头道:“我女朋友母亲患重病,昏迷好些年,想要让她醒过来不容易,这病你能治吗?”

    秦病瑜斜了眼凌子轩,嘿地一声转头看向洛倾城,严重那抹炙热更加浓郁:“治疗是没问题,只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凌子轩声音低沉。

    “让凌大少爷割爱……”

    ……

    “什么事?”凌飞问道。

    魏忠勇看着魏柔嘉的腿:“不知道柔嘉的腿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当年也是因为生病的缘故残疾。”

    “我试试看。”

    凌飞绕道床另一边,对魏柔嘉道:“让我看看,得罪了。”

    魏柔嘉有些害羞,她今天穿得是裙子,凌飞如果稍微拉开一点……可是她又想起扁鹊见蔡桓公那篇文章,切不可讳疾忌医啊。

    “嗯。”魏柔嘉害羞得声音低不可为,心中转念一想,他马上就是自己的丈夫,没关系的吧。

    凌飞将魏柔嘉的裙子一点点撸上去,这过程难免触碰她白皙细腻的肌肤。凌飞略微粗糙的手指每次触碰到自己的肌肤都不自觉往魏柔嘉脸上瞧,不过魏柔嘉没有一点感觉,因为她的双腿已经失去知觉。

    凌飞抓起脚踝,一手并指点在一处穴位上,凌飞问道:“有感觉吗?”

    “没有。”魏柔嘉道。

    凌飞又点在另一处:“这样呢?”

    “没有。”

    凌飞不断变换穴位,不断询问,魏柔嘉的回答都是没有。

    凌飞眉头微皱:“看起来有点麻烦,经脉尽皆堵塞,比眼睛要严重得多。”

    “可以治吗?”魏忠勇急忙问道。

    凌飞想了想:“可以是可以,但是,治愈的可能性很低,只能一试。”凌飞预估了一下,用渡劫手可能还不够必须得用碧落手方可。可现在他哪敢用,安若曦那边还没治疗呢。再者燕京局势复杂,他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让自己陷入重伤状态,绝对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只能一试么。”魏忠勇失落,勉强一笑,“没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劳烦试试看。”

    “嗯。”凌飞。

    魏柔嘉轻轻道:“其实我已经很满意了,只要能治好眼睛看见世界,我已经心满意足。人不能奢求太多,上天给我幸福的家庭,给了我那么好的爸爸、兰兰姐,现在还能让我眼睛复原,已经够了。”魏柔嘉的母亲在她儿时就去世……

    魏柔嘉是个懂得知足常乐的人,这样她就很满足。

    这样的人生态度是凌飞所欣赏的,他微微一笑:“虽然现在治不了,以后会有办法的。”

    “妙心姐姐也说过这话呢。”魏柔嘉露出笑容。

    “哦对了,想起一件事。”魏忠勇神色怪怪,“和凌飞你说的不一样,秦妙心她说的是腿比眼睛更好治。”

    凌飞思索片刻:“我们所学的医术方面不同,对她很简单的对我来说却不容易。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以去请她治腿,眼睛下次不出意外我就可治愈。”

    魏忠勇笑容更深,如果说魏柔嘉能够全都治愈,他会乐疯!

    在魏家又逗留了一会儿,夜已深,凌飞告辞离去。魏忠勇亲自送他到门外,望着他离开。魏忠勇在凌飞离去之后,神色变得复杂,目光幽幽……

    “如此,可以么……”

    魏柔嘉房间内兰兰很开心:“柔嘉,你马上就能看见了!”

    魏柔嘉眸中期许,白茫茫的世界在她看来是如此的多姿多彩。

    “嗯!我想看是否世界如同诗词中所说那么美好,绚丽。”魏柔嘉憧憬。

    “时间如果来得及,说不准还能看到凌飞的模样呢。”兰兰调笑道,“至少在结婚前能看到自家丈夫的样子。”

    魏柔嘉脸一红,讷讷低头。

    ……

    凌飞回到学校,心中思索着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订婚日已经很近很近,没剩几天,看来只能先订婚入局了。

    现在的凌飞处于一种很微秒的阶段,他为解决新城的亲朋好友的危机来到燕京寻求方法,方法不用找已经有,因为他发现他被凌文敬做局,是最重要那枚棋子,导致莫家不敢轻举妄动,才保新城众多亲友无恙。但,如果是棋子便无安全而言,现在他背负的新城方面并未彻底安全,身处燕京的他又陷入另一个险境。凌文敬亲自布局,绝不简单,图谋甚大!极可能危及他性命。

    若是凌飞出事,那么新城那边也会崩盘,莫家大肆报复,亲朋好友恐怕悬了。身处顶端的纪老书记和纪志国可能无碍,可其他诸如江北泷、展天啸一家、宿舍的好友、唐娉婉林韵兮周易水等和凌飞有关系的人都会遭殃!

    所以,想要解决问题必须先保得自身安全,才能稳定新城后方局势。可是,想要解决自身问题就必须破局,可一旦破局那么凌文敬赋予凌飞的这层保护就将消失,新城亲友又陷入之前的暴露阶段。之前莫问天能帮凌飞不是因为他原谅凌飞,只是因为想得到凌文敬的人情罢了。这层保护消失,莫问天必然不会轻饶凌飞。

    看看这段时间,因为莫问天而来找凌飞麻烦的人就知道莫问天此人的影响力。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别说莫问天一定会动手,既算他不动手,手下那些人都能让新城亲友受到重大威胁!

    所以,对凌飞而言,破局本身都是一种矛盾。破,新城危矣;不破,凌飞亦危矣。

    凌飞眉头紧锁,将事情想透,他才知道自己目前的局面有多危险。这个局,破不破都是一种危险。之前也没有想到这层,这会儿想到,他暗道不妙。

    思索良久凌飞灵光一闪,心中有了定计,凌家继承者!

    局一定要破,破后再重新构建稳定平衡即可。想要平衡莫家,让莫家不动手,那么他这边要的筹码就需要很高!

    凌家继承者!这个筹码够高了吧?只要成为了凌家继承者之一,他就能有相匹配莫问天的资格!问题迎刃而解。莫问天即使想动手,也得看看凌家脸色。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