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高柔嘉扶到床上,头部对着凌飞的方向,凌飞拿起柔软的枕头垫在高柔嘉的脖子下,让她的脑袋尽凌飞眼前。

    凌飞眸光凝实,食中二指并起化作剑诀模样,提神凝气,开始了!

    ……

    秦家门口的人实在太多,洛倾城之前也来看过,可根本进不了,今天完全不是问题。门内走出来的一位年轻人打量了一圈之后看到最外头的凌子轩,眼前一亮:“凌少啊,你怎么来了,请进请进。”

    门口那么多人,能让年轻人说请的,只有眼前这位凌家备选继承者之一的凌子轩!

    凌子轩对洛倾城一笑:“走吧宝贝儿。”

    洛倾城魅惑而笑,笑倾人国:“嗯。”这一笑当真六宫粉黛无颜色,美得不可方物,把周围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洛倾城和凌子轩走入秦家,门外一群人看得干瞪眼,却又没办法,凌子轩和他们确实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世家和世家也是有差别的……

    两人在前头年轻人的带领下,在一间客厅停下,年轻人带两人进来后才说道:“两位,请坐一下,我会立刻安排专人过来。”

    年轻人离开,客厅只剩洛倾城凌子轩两人。

    “倾城,有我在他们肯定会给你妈妈医治。”凌子轩笑道。

    洛倾城道:“我知道,可是,她的病情很怪,估计很多人都没办法,可能只有秦妙心有办法。”病情找很多人看过,没有一个能解决,正因为没有办法才来燕京找秦妙心。

    “你放心,如果他们真没办法,我替你找秦妙心。”凌子轩道,“秦妙心给我个面子还是有的。”

    等了良久,门外传来阴恻恻的一阵笑声。

    凌子轩听到这声音眉头皱起,秦病瑜?是这个家伙来医治不成?

    ……

    外头的魏忠勇着急等待着,这一刻他就感觉自己像是二十年前在妻子门口等待魏柔嘉出生时一模一样,一样的心中焦急,一样的心中又带着几分喜意。

    而房间内的凌飞满头是汗,明心手是最耗费心里的治疗手段,哪怕实力再强,用出来也不轻松。

    凌飞眸光凝实,最后了!他手指连点,最终汇集于魏柔嘉的百会穴,一声几不可闻的噗声。好像有什么被捅破似的,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呼……”凌飞长舒口气,收手。望着魏柔嘉,他心中期待,能否复原?他也不知道成功了没,只是按明心手上所教授的方式进行治疗。

    “感觉怎么样?”凌飞轻呼口气对一直闭目的魏柔嘉道。

    “麻痒痒的。”魏柔嘉轻声应道,“刚开始有点疼,现在头顶很舒服。”

    “……”凌飞脑门冒汗,“我不是问你感受,我问你现在觉得眼睛怎么样。”

    “眼睛?治疗完了吗?”魏柔嘉讶异道。

    “嗯,你试着睁开眼睛。”

    魏柔嘉心中满怀无限希望,缓缓睁开眼。

    “唔?”魏柔嘉挣开一丝又眯了眯眼,伸手挡在眼前,又试着缓缓睁眼。她心中无限激动,因为,她感受到了光线!

    魏柔嘉这个举动让凌飞露出一抹笑容,能感受到光线的刺眼,这证明了一切。

    “原来,世界是这么明亮啊!”魏柔嘉喜难自矜,一个重新感受到光明的人,是有多么开心,根本想象不到。或许比中了几千万的彩票还让人激动吧?

    魏柔嘉是一个很安静,很沉着的女孩子,生活习性让她性子很慢,什么事都引起不了她的波澜。可此刻也抑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内心,重回光明的那股快乐难以言语。

    “世界原来都是白色的吗?”魏柔嘉又道。

    “嗯?”凌飞面色一顿,一扫房间,房间里的装修是蓝色格调,什么白色?

    凌飞好似想到了什么道:“等一下,你是不是只感受到光线,看不到东西?”

    魏柔嘉的笑容也僵住,她也察觉到了什么:“我的手,为什么也是白色的?不对,为什么什么都是白色的?”

    凌飞眉头紧锁:“你先别急,看来这次的治疗并不算特别成功,我疏通了你脑内堵塞的经脉,可还是有些地方没有打通,导致了现在的状况。可以感受到光线,却看不清景象。”

    魏柔嘉笑容缓缓消失,紧紧咬着嘴唇,剧烈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在可以感受光明的前夕,又陷入永夜,心绪的起伏是最大的折磨。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魏柔嘉面容苦涩。

    “你不用着急,我说过了,这并不影响下一次的治疗。虽然现在没能治好你的眼睛,可至少也算是治好一半,你能感受到光明。下一次,有很大概率将你治愈。”凌飞道。

    魏柔嘉微微平复心情,勉强挤出个笑容:“是啊,还有下次机会。我都看不见这么多年了,也不在乎再等一段时间。”

    “你能这么想就好。”凌飞道,“嗯,再过几天我们就要订婚,就在订婚前夕给你进行一次治疗。”

    魏柔嘉心头一跳,订婚……这件事提起来她都觉得羞涩,凌飞当面说出来,让她脸色泛红。不过,她心里并不是特别的排斥,她对凌飞没有什么坏感觉。

    魏柔嘉身体原因,她从小就很少接触人,更别说男人。只接触家里的人,恋爱什么的都是兰兰姐口中知道,兰兰姐念的书中知晓。对于情情爱爱她没什么概念,加上从小就知道要被联姻的命运,她对于结婚的对象想得更多的不是爱,而是讨不讨厌。

    魏柔嘉知道自己的命运逃不过联姻,不求找一个自己爱的,但至少是自己不讨厌就可以。凌飞符合这样的要求……而且,爱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奢侈不是么?她没有资格追寻爱的脚步,能做的只有卑微抓紧爱的尾巴。

    “如果顺利,下一次你就可以痊愈。”凌飞笑道,他自己心中也是略微沉吟,时间真的快到了呢,可凌文敬的计划他还是没法确定。

    难道说要将计就计一番?只有彻底入局,才能破局?到目前为止因为他一直游离于局外,并不算彻底入局,等订婚开始,才能算彻底进入局中……

    凌文敬城府极深,绝不可小觑。

    门外的魏忠勇听到里面的聊天声,急忙道:“凌飞,治好了吗?”着急起来,客套的凌飞贤婿都不说了。

    “好了,进来吧。”凌飞道。

    魏忠勇急忙推门而入,急匆匆问道:“怎么样?”两眼只直勾勾看着凌飞。

    凌飞没说话魏柔嘉先开了口:“爸爸,有效果,虽然我现在还看不见,可已经能感觉到光线了,凌飞刚刚说了,再来一次很可能就会治好。”魏柔嘉自然报喜不报忧,说出来的话不会让父亲担心。

    “是吗?”魏忠勇有些小小的失落,很快调整过来,虽然没有预料中那样直接能看见,但至少证明确实是有机会治愈。这已经很奇迹,连秦妙心都没能治好呢!凌飞却有办法。

    “凌飞,真的太谢谢你了。”魏忠勇身为一个父亲,给凌飞深深鞠了一躬。

    凌飞淡笑:“等下回彻底治好再感谢吧,现在早了。”

    “哈哈,也是。”魏忠勇大笑,心中舒畅。

    “唔,不过凌飞贤侄,我还有件事想麻烦你。”

章节目录

兵王弃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梦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笔并收藏兵王弃少最新章节